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新闻详情

浅谈《百梅诗》之三百年沧桑

2019-11-13 18:06作者:陆湘之


钱邦芑(1599—1673),字开少。原籍浙江嘉善(今嘉兴),徙居丹徒(今江苏镇江)。明末清初的诗文家和学者。明清鼎革之际退隐余庆,逃禅出家,不仕新朝,以全志节。永历帝入滇,再度出山任职;永历帝亡缅,僧居云南鸡足山;永历帝覆亡,为僧以终,圆寂于南岳。一生坎坷流离,隐居乡野,著书讲学,由仕而僧,成为名躁一时的“大错和尚”,有大量的诗文传世。对钱邦芑的诗文的探索与研究,后人著述颇丰,并且有相当的研究成果面世。在这些著述中,多集中在贵州余庆和云南鸡足山隐居与逃禅过程的研究以及流寓湖湘、旅次宝庆的经历等。而对于在大错于康熙初年出黔入湘的第一站,在黔湘交界的黎平靖州的四乡河畔盘桓年余,与当地文人胡学望相友唱和而写下的整整一百首歌咏梅花的《百梅诗》却语焉不详,甚至在全国范围内几乎还是一片空白。

20150613_174726.jpg

四乡河畔荷花开(陆顺祖/摄)


四乡河是湖南靖州县境内的第二大河流,流域包括今渠阳镇南部,藕团乡、平茶镇、新厂镇以及通道县的播阳镇等,流域面积近700平方公里。它是湘黔边境少有的河谷地带,土地平坦肥沃,为靖黎边区粮食主产区。也是新厂斗篷坡新石器时代遗址,遗址距今已有4000—5000年,从遗址出土的大量陶器、石器、玉器等生产、生活用具和礼器艺术品,为研究早期文化提供了有价值的实物标本和重要线索。笔者在编纂乡志和研究少数民族“锹人”的形成以及演化过程所进行的田野调查中,非常有幸地接触和了解了一些关于大错和尚在四乡河流域的传闻,经过多方寻找,于云南图书馆得到大错的《百梅诗》影印本,《百梅诗》湘黔边境沉寂消失近百年后,又重现于成诗的故地。笔者在对诗集原文及成诗时代背景作简单整理后,以飨读者。

导致《百梅诗》在成诗故地与学界沉寂百年无人问津,究其原因,不外乎几点。其一,靖黎边境尤其是四乡河境,历来隶属复杂,犬牙交错,宋元时期属湖广,明朝贵州设省之后,朝廷在贵州东部边境设立边六卫,其中在黎平府的南北两处设五开卫和铜鼓两卫,四乡河流域分属靖州卫和五开卫,而军事上五开卫受靖州卫节制。雍正朝之后撤销卫所制度,五开卫、铜鼓卫分设开泰县和锦屏县。新中国成立后的1955年8月28日,国务院将贵州省锦屏县的平茶、善里、新四、营寨4个乡划归湖南靖县,其中善里、新四、营寨3个乡就属于当时五开卫下面的平屯所(四乡所)辖地。隶属变更后,许多人事在靖州、黎平双边的志书中并未载之。民国至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靖州黎平均未修志,在八九十年代修的县志中,靖州出于多种原因,并未对原属黎平的人事予以录遗,而黎平这边更是出于人事随属地的原则也继续登录,故而这一地带的历史文化几乎成了“真空”。其二,认识有误区,清代末期后,兵燹祸事连连,这一地区的文化、经济、社会遭受重创,再加上文革时期政治运动,农田水利建设等,古庙、古城堡、碑刻等文物载体被破坏,许多文物荡然无存,许多人都认为这里历为荒蛮之地,落后之乡,而曾经浓郁的耕读之风、文土挺生的经历和荣耀,就掩埋于历史的尘埃之中。

康熙元年(1662),吴三桂绞杀永历帝,明祚灭亡。精神支柱轰然崩塌,大错这位忠孝节烈的孤臣,反清复明的希望已最后破灭。而身入老境,思乡之情日炽。秩序稍定后,他便由滇返黔,行至贵州境,与吴三桂的长子吴应熊途中相遇,钱邦芑对绞死永历帝的“平西王”吴三桂恨入骨髓,打算以死相向,追随永历帝而去。便刻意嘲讽汉奸父子,吴应熊将之抓回昆明。执之以见吴三桂,三桂笑曰:“是欲辱我以求死所耳,吾儿正堕其计矣”!命亟释之。钱开少在黔中驻锡不久,便决意返回丹徒故家,探望故人。其间有好友吴中藩在《六月廿二日,钱开少将归京口,以书来别》记载此事,诗云:“无可奈何惟欠死,纵云归去叹零丁,持来寸楮犹余洞,欲寄相思何处龄。”大约是康熙二年(1663)年的早秋时节,开少到达四乡河畔,寄寓于平屯所(又称四乡所)的胡学望家中,随后挂锡于青云寺。

抑或是长途羁旅的跋涉,身心的疲备,需要时日的休憩;抑或是四乡文人诗友胡学望等超凡的人品学识以及不俗的岐黄之术,使他从生理到心理得到医治和慰藉;亦或是青云寺悠扬的梵音,佛祖的召唤,使得这位“江左大儒”在此作短暂的停留,盘桓一载有余,在青云寺等以茶代酒,亦师亦友,笔墨添趣,吟诗作对,畅谈禅机、禅理。教授后昆,琢育人才。

青云寺,在佛界独领风骚200余年,缘于开寺高僧——愿如和尚崇高的道行和宗风。明末,青年愿如弃儒从其叔剃落,昄依法门,参福建鼓山永觉和尚、天童山密和尚、永觉和尚传其鼓山系28世曹洞宗法脉。明末鼎革,愿如欲间道由靖州入贵州黎平,往云南鸡足山顶礼高师。因时局动乱道路阻碍,愿如滞留靖州龙井庵,1645年正式结坛传教弘法。之后辗转于谬冲观音山、平茶中华山。1647年4月,扶筇选胜来到青云山,被种种瑞相吸引,曰:“是吾终焉之地”,遂在此结茆而居,开刹青云,弘宗说法。愿如的到来,带来了禅宗曹洞宗缜密的纲宗、恢弘的教义和无量的慈悲。宗通说通,定慧圆融,续焰结灯,往来于边夷之地,说禅说戒,有如醍醐灌顶,使民众看到了佛法无边,除天诸苦,具足安乐的希望。十几年间,高僧大法,文人硕儒,修禅赋诗,紧随其左右,青云寺香火隆盛,成为曹洞宗扬宗弘法的又一祖庭。

然而,神交已久却一直未能谋面的一代宗师——愿如在大错到来之前,于顺治十八年(1661)七月十五日圆寂。不能促膝相晤,面谈佛法禅机,这令大错异常悲寂。但青云寺门徒们仍继承愿如法脉,依遵佛嘱,一如既往地弘扬宗法,以宏博的宗旨、湛深的教义,智周万物的思致,广大圆融的说理,陶冶和教化边陲之地民俗民风和世道人心。同时将佛法因果分明的理念、慈悲为怀的思想,同儒家文化中的礼乐经世致用,道家的乐于自然等结合起来的宗风,与大错的理念十分契合和投机,又令他的心中感到丝丝蔚藉,于是在青云寺颂佛谈经、读诗作文,甚为投机,因缘促合,成就了文坛中一段不朽的佳话。

托物言情,是古代文人的常用手法。明末的庚寅年(1651)大错读书于渚江之江峰阁,作《秋柳诗四十首》,自写身世之感,凄惋动人。而这一回,在四乡河畔,青云寺上,大错和诗友胡学望则相友唱和,以梅入诗,以梅状景,以梅抒情,以梅言志,用七言律诗的体裁将梅花的坚韧不拔、不屈不挠、凌寒飘香、不与百花争艳、不以无人不芳、铁骨冰心、淡泊名利,从梅花的色、香、形、韵、时等方面渲染和描写得淋漓尽致。其缘起至今在四乡河畔的村庄里仍留下动人的故事,只是岁月将故事中的主人模糊,演变成“先生”和“和尚”。

DSC_0182(1).jpg

四乡河之青云寺(龙本亮/摄)


一天,先生到青云寺看望在青云寺和尚,时值酷秋,和尚在啜用冷水甜酒糟,先生笑着说:“和尚,和尚,你犯戒了,可知酒糟是酒吗?”和尚答:“岂不闻,无酒不成礼仪乎?”先生走进僧寮,见其卧具甚艳,道:“此处堪比温柔乡也。”和尚又答:“无色路断人稀”。先生又见桌上搭链有银子数锭,说:“和尚,你也爱钱乎!”和尚又回答说:“无钱难倒英雄汉,无钱哪有今日青云庵之雄乎!”故露出愠色,先生一见连忙拱手相揖,“师父莫气!恕我谬用昔酒气财之典也。”和尚大笑:“哪里哪里,言语相戏也,我岂小人哉!”二人边走边聊,行到井边,井边一株梅花,叶繁叶茂,和尚云:“人之气节,当若梅花,在昔我曾以秋柳为题,作诗四十首,今我二人以梅为题,我唱你和,各作一百首,如何?”先生慨然应允。之后,一唱一和,三日一首,年余,和尚著成《百梅诗》,先生胡学望也择录其优辑录成《和钱开少百梅诗四十首》一经传出,争相抄读,几至洛阳纸贵。

大错和尚是一位忠臣,一名高僧,一个文人,他颇工诗文,有着“江左大儒”之称;他博览百家之书,通晓儒释道三教经典,深得中国文化的精髓。在《百梅诗》中,除了通常的艺术表现手法来状物写景,感悟抒发外,更多的是隐逸和禅理的结合融入,使梅诗的意境和写作表现手法上呈现出另外一番天地。

隐逸不是逃避厌世,不是与世无争的消极颓废,而是另外一种方式的进取与抗争。从表面上来看似寄情与山水,实际上是言志入怀的入世。禅的理论基础为心性本静,解脱途径为见性成佛,讲究“顿悟”和“自省”。早在唐宋时期,禅与日常生活融为一体,生活处处充满着禅意,陆游的咏梅诗中,禅意浓郁。《百梅诗》同样如此,禅对诗的影响不在于以禅入诗,单纯将佛禅义引入诗中,而在于以禅助诗。以禅喻诗,从而达到般若观照、超然旷达、顿悟自性、物我两忘的意境。将梅花与禅进行巧妙地结合,表现了自证自悟的心性历程,在国破家亡的背景下,虽难不馁,淡泊守志,充分表达了作为忠臣仕子、作为文人的理念和节操。所以说《百梅诗》是四乡河畔所产生的宝贵精神财富,是满腹惆怅、无恨感慨,亦隐亦禅的关于梅花的千古绝唱。

《百梅诗》和胡学望的《和钱开少百梅诗四十首》一经成书后,名噪一时,乃至于后世100多年间广为流传。据光绪《黎平府志》载:“幼余不知诗,得《百梅唱和》于友人处,问其为大错、小牙二公作,虽前后残漶,而存者十七,嗣为俗子攫云。乾隆乙巳年,友素岩、诒我小牙和稿,又得唱稿于黔,合而读之。喟然叹曰:嗟乎!此两先生古谊也,夫诗不漫作而作梅,梅不仅咏,而咏百,盖必有梅花之丰韵骨干,而又值夫迟暮当其抑塞,是以嵚崎磊砢之气,无所发滤。乃适有梅焉,足以畅之;又适有诗焉足以赓之。于是两人相视以自写其意于荒山寂寞之滨,寄其志于冰肌玉骨之表,霜葩雪树精神见焉,诗之古郁奇傲,因其极所逼肖者,夫岂藉草而吟花者耶。唱诗清挺,和诗深析。三日和之,每首一意。所以防叠复而尽意志。仰也梅耶!诗耶!抑即其人耶!古韵寒香,吾盖于梅花见两先生矣。世有知者,应旷世相感也夫”!足见《百梅诗》浑脱超绝,不仅脍灸于当时,亦必传之后世的魅力和影响。

进入咸丰年间后,烽火兵燹,社会动乱,四乡所胡氏家族逐渐衰落,《百梅诗》在四乡河境散轶无寻达百年之久,此次有幸回到故乡,而胡学望的《和钱开少百梅诗》则自今搜寻无果,相信终有一日,历经沧桑的二部诗集能完璧归赵、珠联璧合,重现于中华大地。

在完成《百梅诗》后不久,65岁的钱开少于康熙三年(1664)离黔东归,长期寓迹于湖湘,终未实现回归故里的愿望,开少卓锡于衡山诸佛寺。康熙十二年(1673)受宝庆(今邵阳)太守李益阳之聘,纂辑《宝庆府志》,半年后病逝,终年74岁,葬于南岳衡山。

传说大错和尚东归啟程时,胡学望和一众僧人相送,见一僧人抱一南瓜进院,大错笑着对胡学望口占一偈:“靖州栽蔸瓜,牵藤到姚家,姚家①打个蓓②,四乡所结个瓜”,众人一时不解其意。或许是巧合,之后100多年间,四乡河流域文教昭融,四乡所胡氏家族更是科甲联绵,人才辈出,为方圆百里之翘楚。(注:①姚家:现靖州县新厂镇姚家村,与四乡所相隔数里。②打个蓓:土语,指南瓜藤开了一朵花。)

靖州旧志序云:“昔魏文靖以言事徙渠阳,而鹤山讲学之风,澈于异溪飞寨间,靖俗不变,嗟乎!移风易俗岂不存乎其哉!”自魏公以降,文教渐被,为边徼之渊薮,代代相延,光伟未艾。明清鼎革之际,一代名臣,一代名僧,钱邦芑、大错和尚和于康熙二年,出滇入黔楚交界之四乡所,挂锡青云寺,与愿如和尚高足及当地硕儒胡学望等相友唱和,留下颇具禅风的一百首吟咏梅花之《百梅诗》,风靡一时。

然世事迁变,数百年后《百梅诗》在靖黎等地无存。二○一三年,余受遣派,担纲修编《藕团乡志》,得闻旧事,遂悉心搜罗,五年无果。二○一八年秋,友人相助,从云南图书馆发来《大错遗集》之《梅柳诗合刻一卷》之电子版,序诗俱全。余欣喜交加,《百梅诗》完璧归赵,重回故地,实乃四乡之幸,靖州之幸,文坛之幸,禅界之幸也。未敢独贪,稍作整理与有缘者共享。


大错和尚百梅诗》六首

(一)

破笠瘦筇寻几遍,帘高揭到山村。冻烟十里春无力,空影一湾云有痕。

玉燕飞来衣渐化,冰蚕脱去茧犹存。梨花为待东风暖,铅粉相思欲断魂。

(二)

蓝田移种是何年,阆苑飞来第一仙。春暖梦遗珠玉佩,月明人映水晶帘。

抚弦变调音多怨,得句推窗情可怜。梨有寒香浣残雪,随风吹醒杏花天。

(三)

修柯周匝隐茅芦,绿萼清疏画不如。山野原无肉食相,市朝曾有绝交书。

诗情缥缈春风外,酒兴沉寂夜雨初。花谱几番寻旧事,寿阳一案可删除。

(四)

山坞重重飞霰匀,短篱茅屋绝嚣尘。老枝曾傲连朝雪,嫩蕊葱偷隔岁春。

桂萼含香称史,梨花传粉是陪臣。东风摇落休惆怅,硕果青青有子仁

(五)

新腊冰风失花候,何人何处费幽寻。抱琴入寺石苔静,策蹇过溪风雪深。

忽买浊醪来野店,或携杖步高岑。谁知铁笛传春信,明月一声湘水阴

(六)

千树飞香战白龙,鹿胎斑落晓霜浓。腊鬚似翦金似簇,紫疑传贝封

玉暖蓝田云影随,珠明银浦月华重。不知梦返罗浮后,雪压蛾眉第


作者简介:陆湘之,苗族,靖州县藕团乡人,民间文字工作者。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