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新闻详情

传承乡贤文化  促推乡村振兴

2019-11-07 10:51作者:赵胜平

苗寨烟雨-龙胜华(1).jpg

苗寨风景美如画(龙胜华/摄)


靖州苗族乡贤文化历史悠久,是靖州苗族人民千百年来披荆斩棘、艰苦奋斗的历史结晶,也是苗族先辈的仁人志士前赴后继、不懈努力形成的文化根基,更是苗家人的精神源泉和文化软实力。在现今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如何促进乡村更好更快地发展上,苗族优秀乡贤文化能提供深厚的底气和精神动力。

一、苗族乡贤文化的渊源

乡贤文化有其产生和发展的过程,始于春秋战国时期的分封制,源于秦汉时代的郡县制,分封制以诸侯王位拥有封地,对封地治理具有分治的独立性特点,这是乡贤文化的社会溯源。郡县制是在国家大一统条件下,按照地域划分行政区域的治理模式,经济基础上形成了以一家一户为基本单位的小农社会,人们只满足于“麻麦遍地、猪羊满圈”的生活。在当时少数民族的人民生活在封闭的世界里,导致其内心深处产生了两种崇拜心理,一是对朝廷官员的敬畏产生对权力的崇拜心理;二是对大自然不可知力量的恐惧产生对神灵的崇拜心理。

在封建小农社会中,朝廷的管理是“皇权不下县”。当时,靖州的苗族先民在封闭的居住区域内,其治理方式都是依靠地方自治来维系,苗寨中的长辈、寨老就成了地方治理的首当人选,并在具体管理中享有绝对权威。这就在苗家人心目中形成了地方寨老就是其生存发展唯一依靠的内生冲动。但在历史的变迁中,由于战乱频发,苗家人的各种权利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其社会结构同时发生了变化,为了生存只有依附于有文化、有势力的大户人家,二者之间便形成一种相互信任的依附关系。这样以来,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更加凸显。在这一状态下,读书取仕、拓展财富、光祖耀宗成为当时社会主流意识和价值追求。

优秀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大同世界”和“积德行善”是苗族乡贤文化的源泉。以孔子思想“仁爱”为中心,推出了“崇德尚礼”作为为人处事、入仕施政的根本,体现出一种对地方负责、为民解难、为己发展的道德标准。孟子继承了孔子的思想,又提出“民为贵、君为轻”的思想。意思是说,百姓第一,君主在后,君主应以爱护人民为先,为政者要保护人民权利。这一理念在儒家思想体系中成为做人、入仕价值追求的最高境界。当时,只要有人为官退职返乡后,虽然离岗,其责任担当仍以“孔孟之道”的境界为标准,融入到苗寨乡村治理过程中,并发挥其独特的作用。

这就逐渐形成了“匹夫有责的担当意识,精忠报国的爱国情怀,崇德向善的社会风尚,孝悌忠信的荣辱观念,求同存异的处事方法,以文教化的教育思想”等为内容的乡贤文化。这些乡贤文化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苗家人的思维模式和生活习惯,在靖州苗乡人们心中逐渐形成了“以儒治乡、以道养身、以佛养心”的内在精神逻辑。

二、乡贤文化缺失的现象

在如今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澎湃大潮下,社会早已打破了以往城乡平衡的格局。城市的生活环境、经济收入、教育资源以及体面的工作,使乡村中的优秀人才流向城市,留在城市,使原本可以引领乡村文化进步的乡贤人群,多数都变成了“城里人”。乡贤群体的逐渐消失,使乡贤失去了传承,文化失去了引领。乡村的凝聚力逐渐在减弱,乡愁也在渐渐淡去。

最能体现的是乡村的治理越来越困难。如今有的村寨出现一些让人见怪不怪的消极现象,如:修桥铺路,本是造福乡民的好事,但是往往无人牵头;贫弱乡邻,无人问津;公共基础设施建成,无人爱护;邻里纠纷,无人帮其解决;红白喜事,无人帮着操持。很多公益活动都变成了金钱交易,失去了亲情、乡情,也就失去了向心力,故乡也不再是亲情乡情的温暖港湾。在传统乡村秩序受到冲击、乡情纽带越来越松弛的情况下,如何让乡村重拾邻里温情,让乡愁的“风筝”不断线,让乡邻走得再远也不至于形同陌路。其实,乡村一些乱象的出现就是“魂”的丢失,“魂”的丢失也就是源于对乡贤文化的遗失。因此,重塑乡贤文化,培育新的乡贤文化,发挥“新乡贤”的作用,是乡村振兴迫在眉睫的关键。

乡村振兴不仅是经济振兴、生态振兴、社会振兴,更是文化的振兴。乡贤文化又是乡村文化的核心内容,乡贤文化在乡村治理中具有强大的软实力,在促进乡村发展过程中能发挥重要的作用。现今,乡村面临的人才的缺失、产业的空虚、精神文化的匮乏、淳风良俗的流失等现象和困难,筑牢和发挥乡贤文化的作用就显得越来越重要。

三、培育新乡贤,促推乡村振兴

十九大报告对乡村振兴战略提出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20字总要求,实现这一目标要求,需要方方面面的的力量来推动乡村文明和乡村发展,为乡村振兴注入活力。

要实现乡村振兴战略,人是最关键的因素,当前乡村不仅需要能人来带动产业,更需要贤德之人来引领文化。人从何处来?传承、弘扬、培育乡贤文化,要从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中汲取经验和智慧,将历代来乡贤的贤德与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有机结合起来,促进乡村文明,推动乡村发展。

(一)构建好乡贤沟通平台

过去,乡贤是对有作为的官员,有崇高威望、为社会、为地方做出重大贡献的社会贤达,在其去世之后予的一种褒奖。如今,乡贤指的是退休返乡的官员和教师,耕读居家的贤人志士,德高望重的基层干部,有口皆碑的模范人物,反哺乡村的业界精英,以及愿为乡村发展建设建言献策、出钱出力的先进典型。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乡贤们身体力行,充分发挥了价值引领作用,并形成了独特的乡贤文化。

“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告老还乡、叶落归根、回报乡梓”。千百年来,多少从故土走出的社会精英,或入仕,或求学,或经商,都被这深深的乡愁所牵引,重回故乡,用自己的人生经历为乡亲作点贡献,成为多少游子的梦想。

当前,城镇化浪潮滚滚向前,多少乡愁又被水泥森林所尘封,乡愁情愫需要我们去唤醒,贤德之人需要我们去凝聚。在乡村振兴中,要做到各村寨的规划建设不搞千村一面,不以城市审美建设美丽乡村,要充分体现村寨的特点,保留村寨的风貌和乡土味道,让人们真正实现“看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就需要我们去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各村寨要积极开展形式多样的乡贤联谊活动,搭建乡贤网络交流互动平台,吸引和凝聚本土本乡在外创业的各方面人士,最大限度赢得在外贤达人士对家乡的关注和支持。他们的嘉言懿行来垂范乡里,为村寨孕育文明乡风,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村寨深深扎根。同时,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吸引和凝聚乡贤们,用他们的学识专长、创业经验反哺乡村,建设美丽村寨。

(二)培育“新乡贤”,提升乡村治理

新农村建设中,要注重培育和关爱“新乡贤”的机制完善,在乡村治理上可通过组建村寨乡贤理事会等社会组织的形式,为乡贤搭建投身乡村建设和引领乡风良俗的平台,为乡贤参与村寨建设、传承和弘扬乡村文明提供舞台。 

在乡村振兴中如何培育的“新乡贤”?“新乡贤”与传统乡贤相比,“新乡贤”身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代。“新乡贤”既是继承了传统乡贤的家国情怀和担当精神传承者,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者,因此,“新乡贤”应该是热心助人的模范。他们的古道热肠、平和优雅、淡定从容,他们乐善好施、为人正直,为乡村文明增添仁厚的气息。

“新乡贤”应该是现代文明的引领者。他们德高望重,见多识广,学问渊博,既具备优雅的素养和厚重的道德养成,对农村的年轻一代起到一种无形的文明鼓励和道德感染,乡民见贤思齐,修身齐家,靠拢文明,让乡村文明和道德发展不断向前,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村寨落地开花。

“新乡贤”应该是矛盾的调解员。在多元价值观的冲击下,村寨会经常出现一些矛盾纠葛、利益纠纷、情绪压抑等,给乡村振兴带来“不顺畅”和“阻碍”。解决这些问题,除了借助法治通道外,让那些德高望重、有一定影响力和社会阅历的“新乡贤”,进行公平公正、换位思考进行去疏导,是一个更有效、更重要的解决途径。

(三)弘扬乡贤文化,形成乡村文明新风

在乡村振兴中,要结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好乡贤文化,引导居住在村寨的“新乡贤”把现代价值观传递给乡民;引导在外的“新乡贤”通过各种方式关心和支持家乡发展。让每一位“新乡贤”成为连接传统与现代的桥梁,弥合社会分歧,化解社会矛盾,使乡贤成为乡民维系情感联络的纽带,让村民有村落的归属感和地方的荣誉感。

注重发挥“新乡贤”在文化中的引领作用,一方面向群众传播弘扬传统乡贤文化,倡导新乡贤理念,努力提升广大干部群众对乡贤文化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另一方面挖掘和整理好百姓心中优秀“乡贤”的人物和故事。颂传好“古贤”、挖掘好“今贤”、培育好“新贤”。

运用乡贤文化推进依法治乡,完善现代乡村治理。鼓励和支持新乡贤积极参与乡村公共建设和公益事业,邀请新乡贤参与乡村建设,传承和弘扬乡村文明,参与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推动乡村治理现代化,用乡贤智慧扮靓美丽乡村建设。同时还要借助乡贤理事会,成立以乡贤为主要成员的民间调解机构和法制工作室,用他们德治、善治的力量,开创群众办事、矛盾调解、信息咨询、致富求助“四不出村”的新模式,提升基层自我管理和服务的能力,促进乡村经济发展、社会和谐。同时成立乡贤红白理事会,制定出台《红白理事会章程》,明确婚丧事宜规定、办事程序、酒宴标准和奖惩办法。指导组织村民破除陋习,勤俭办事,逐步实现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提升。

因此,我们要正确发挥、运用和弘扬好乡贤文化所具有的的人文道德价值以及经济社会效益,不断挖掘和发挥乡贤文化的巨大潜力与积极作用,用乡贤文化引领乡村振兴。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