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新闻详情

花苗情缘

2019-10-13 08:13作者:黄少丽

微信图片_20190930152326.jpg

花苗少女(潘启斌/摄)


鸟儿欢唱,泉水叮咚蜘蛛在廊下辛勤地结它的网。

    晨雾萦绕在青山绿水间,薄薄的,软软的,轻轻地抚摸着整座花苗村寨。村寨吊脚木楼若隐若现,高耸挺立的鼓楼直入云雾间,暖心的风雨桥屹立于青山绿水间,传承着文化底蕴和希望曙光的兵书阁和文星桥数千年如一日般静默守候,绵延悠长的青青石板不畏严寒酷暑衔接在村头寨尾,供行人出入。在花苗村寨人迹之处石板路随处可见。鸟啼清脆,泉水叮咚,云雾缭绕,青山绿水,好不痛快。

晨雾渐退,一早外出劳作的花苗村民扛着锄头、背着背篓、挑着粪筐、担着柴火……陆续从田间、山林归来。不远处的兵书阁和文星桥,渐渐摆脱了晨雾的缠绕,露出了雄伟的容颜。兵书阁和文星桥坐落在寨前山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阁与桥紧密相连,融为一体。据载文星桥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后历经修葺形成今日建筑模样。听族里长辈说,文星桥与文天祥有着密切的联系,文天祥曾为我吴氏家族族谱写过跋,文星桥可以说是族人乃至周边地区对文曲星文天祥的纪念和敬仰,还有对文化的信奉。文星桥的建造与一般桥梁的建造有所不同,一般桥梁是建造在水的上方,而文星桥则是坐落于流水一旁,没有桥墩而是直接扎根土地,桥身则如长廊,好似它的功用不单单只是为了“搭板过河”,而是另有它途。一旁的兵书阁则是始建于清朝嘉庆年间,历经修葺逐而成于今日重檐六角攒尖葫芦顶阁楼模样,它修建于文星桥旁,如勇士般为文星桥阻隔风雨,相伴相依。兵书阁的构造可谓是集“亭、阁、殿”为一体,第一层明间正堂供着关圣帝位,第二层原设有村私塾,二、三层均建有走马廊,架设小木梯,可攀登直上,瞻瞩远方。兵书阁是较早为花苗子女提供学习的场所,可见花苗人民对知识教育的重视。兵书阁旁悠久绵长的青青石板,不知把多少花苗学子送出了山外。在花苗人眼里兵书阁和文星桥不仅仅是阁与桥那么简单,更是一种信奉的建构,可谓为一方之神,护佑一方安宁。

站在楼前的廊沿上,望着家门前不远处的兵书阁和文星桥,思绪还在蔓延,忽而被母亲的呼唤拉了回来。又是美好的一天,开启一天能量的早饭时间到了。我整理了下思绪,回应了母亲,下楼和家人一起吃早饭。

下楼,一股油茶的清香飘入鼻腔,吹动了胃蕾,离家多年对于吃货的我,最让人念念不忘的就是家乡的美食了。我们花苗一族也是以大米为主食,但尤好食酸味,剁辣椒、酸萝卜、酸蕨菜、酸豇豆、腌菜等,是花苗人餐桌上必备的开胃菜。那酸爽,每每回想都让人垂涎三尺。腌制酸菜除了素食,花苗人经过生活经验的积累,还腌制出一手别样的肉类腌制品,如腌猪肉、腌鸭肉、腌鱼等,这些肉类经过花苗人特殊的手艺加工,既保存了各种肉类的质感,又使酸辣等口味融入肉质。这些腌制出来的肉类,又根据腌制时间的长短和烹饪手法的不同,呈现出来的口味各有千秋。因此,在我们花苗,腌制品在各家可谓是百吃不厌。外出多年,虽吃过一些他乡的腌制酸菜,但还是我们花苗的酸菜最最爽口。除了腌酸制品,扣肉、红皮肉、炸酥鱼、炸乳鸡(鸭)脚等也是花苗人节庆、喜事餐桌上的常见菜。菜肴美味,米酒醇香。花苗一族素有自己酿酒的传统,从制作酒曲、发酵、蒸馏、勾兑、窖藏都有一套完整的工艺。自家酿酒自家喝,酒是花苗男人的好伙伴,劳累了一天,晚饭间喝几口米酒既可褪去一身的疲惫,又可活络筋骨。到了节庆、喜事更少不了米酒的暖场、酣畅。米酒醇香,苦酒甘甜,油茶清香。一碗油茶可让你瞬间品味到苗乡的另一番风味。加热油,放入米粒翻炒至香味溢出,迅速沏入凉水,煮沸,再加入……再加入什么?嘘……秘密,等哪天你到苗乡来做客我再亲自做给你吃吧!反正这儿的油茶是我吃过最最好吃的。

吃过早饭就得准备出发,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见我回乡工作,母亲特地又为我做了一身衣裳。苗族服饰有着独特的地方性和浓厚的文化底蕴,常见的有童装、便装、盛装,盛装又主要由苗帕和刺绣组成。而我们花苗一族则因妇女穿着的上衣比其他苗族分支刺绣更多,繁花似锦而得名。其服饰以夺目的色彩、繁复的装饰和耐人寻味的文化内涵著称。其中苗帕和刺绣构成的苗族服饰图案承载和传承了本民族文化,而这些图案大都具有一定的文字功能和传承的一些特定含义,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由于深居山林,受外界影响较小,至今我们花苗一族仍保持着古朴的遗风和原始的劳作方式,传承着纺织、刺绣、挑花等古老手工技艺和山歌传唱的风俗。每到佳节、喜庆之日,族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会穿上各自盛装,载歌载舞,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若不是改革开放、精准扶贫步伐的推进,族人恐怕会在山里继续过着“隐居式”的田园生活。改革开放、精准扶贫的春风,让花苗人民开拓了眼界,革新了前进的步伐,同时也给予了我们花苗一族向外界展示本族传承的历史文化、民风民俗的机会

今日有贵客到访,负责接待工作的我,穿着母亲新为我做的衣裳,出门右拐,照例往屋旁的古井走去。这口古井静静地躺在寨旁,一躺就是上百年,甘甜的乳汁不知哺育了多少花苗儿女。每次出门依着奶奶的嘱咐,我都会打上一两瓶井水带在身旁伴我出行。这样无论路途有多远,有多累,喝上一口古井之水,瞬间就能回到家乡的怀抱。

不觉,车已渐渐驶出村寨,路旁的桂花树若隐若现。起初进出村寨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泥巴石子路,出行很不方便,人们想到镇上赶集都只能提着篮子、挑着担子,步行前往。交通不便,致使寨子里的农产品不便运出,寨外的物品、日用百货也不便运入,渐渐的人们也就过起了半封闭式的自给自足的生活。许多外出打工求学的年轻人也大都选择留在了外边,留下老人孩子在家守望,村寨的景象日渐萧条。随着改革开放步伐地推进,国家各项惠民政策顺应民意而来,花苗人民积极响应,撸起袖子干起来。可是由于地处偏僻、生产技术、文化水平等因素的影响,村寨经济发展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外边,渐渐地被戴上了贫困的帽子。庆幸的是,我们又迎来了精准扶贫的福音,扶贫工作队一来到村里,就先把进村的泥巴石子路进行了修理,这才有了如今宽敞平坦的水泥路。路顺畅了,生活、工作也就方便了许多。村寨的基础建设也得到了改善,由原来的“脏乱差”变成了如今的“清静美”。花苗人民投入生活、生产的积极性也得到了提高。一些在外闯荡的花苗子女(比如我)闻讯也陆续赶回了家乡,希望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大伙儿一起努力,把我们花苗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一起脱贫致富奔小康。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扶贫工作队经过认真考察,因地制宜,积极带动花苗村民一起办起了总面积300余亩的镇级扶贫产业园。园内种植瓜果种类繁多,如三月苞、百香果、八月瓜、西瓜、李子、杨梅、樱桃、黑老虎等,虽目前果木为前期苗木,但相信今后这里定会瓜果成群,满园飘香,因而我们把它叫做“四季果园”。除了初步形成的“四季果园”产业园,核桃园、板栗园,生态鱼、生态猪、生态山羊养殖基地和山鸡、土鸭等养殖基地都在原有规模上得到了发展壮大。同时,腊肉、辣酱、腌制类食品、干鱼、干笋、茶油、核桃油等深加工类的产业规模和销量也得到了扩大和提高。依托县溪镇恭城书院、通道转兵纪念馆,花界的红军长征路,红军长征文化园(杜鹃草堂),再结合花苗浓郁的民风民俗和国家级保护文物兵书阁、文星桥等,发展红色旅游。不仅弘扬了长征精神,同时也可向游客展示花苗独具特色的民俗风情、历史古迹和秀丽的生态自然景观。形成了集“吃住行游购娱”为一体的综合性旅游路线,极大地推动和带动了周边乃至全镇第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

在党和政府的帮扶下,花苗人民的生活越来越有优越感和归属感,百姓的脸上也都洋溢着幸福美满的笑容,人与人之间的谈吐都多了几分生气。在外务工求学归来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大家都积极投入到村寨建设、生产工作中并且都积极认真地配合村领导班子和扶贫工作队的工作,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打赢脱贫攻坚战,幸幸福福奔小康!


作者简介:黄少丽,女,湖南省通道县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毕业,曾出版散文集《追梦的孩子》,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