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新闻详情

年   味

2019-08-13 10:21作者:潘志珍

照片 203_副本_副本.jpg        兵书阁村肯溪苗寨花桥(陆顺祖/摄)


湘桂黔三省交界之地的通道县兵书阁村,聚居着南方苗族的一个分支,苗族同胞服饰彩锦装饰、颜色艳丽,因而统称为“花苗”,这里便是我魂牵梦萦的家乡。

春节将近,亲情呼唤,游子思归,心心念念的最是家乡浓浓的年味。

曾记得,每年腊月二十起,村里就陆续开始杀年猪,拉开了过年的序幕。凌晨天刚蒙蒙亮,家中大人就起床烧水杀猪,一时之间,此起彼伏、声嘶力竭、抑扬顿挫的猪叫声在村寨上空飘荡。几个裹在被窝里的孩子,听到猪叫声,仿佛看到了令人馋涎欲滴的“杀猪肉”,哪还顾得着严寒,一骨碌而起,吸拉着塌了后跟的解放鞋,冲向杀猪的地儿,盯着 “栅盆” 里的还在垂死挣扎的猪儿,吞咽着口水,想象着即将到来的美味。孩子们围在栅盆旁守着大人修理猪毛,一会儿帮着拉拉猪尾巴,一会又帮着扯几根猪毛,有时一不小心踢翻了装“猪漕血”的脸盆子,引得大人扯着竹条子嗔怒着要抽过来,孩子却嘻皮笑脸地笑着跳开了。

杀了猪,本家的房族亲戚都要聚在一起吃杀猪肉,也就是吃“刨汤”, 男女老少自然分桌,各聊各的话题,共同分享一年丰收的喜悦。吃“刨汤肉”是那年月孩子们最开心的事,几碗热腾腾的猪肉刚端上桌,几双蓄势待发的筷子齐刷刷伸向碗里的肉块,全然顾不得吃相,弄得脸上手上都是油。不一会儿,碗里的肉就象秋风扫落叶般一扫而空,大人们边骂着“饿唠鬼”边帮着再续上几碗。儿时家境贫寒,一年难得吃上几回肉食,唯有过年时才能满足肚子里沉睡了一年的“馋虫”,孩子们自是放开了肚子大吃特吃,有时吃过了头,吃出了“痧”,浑身没劲,难受极了。那时没钱买药,也不轻易用药,父母用瓷勺子,沾上水或酒,撩起孩子衣服,在背上自上而下使劲刮拉,刮出乌青乌青带着血色的“痧粒粒”,孩子痛着哇哇大叫,但第二天就一身轻松,又可以继续享受美味佳肴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苗乡群众的生活越来越好,家乡的“刨汤”文化却一直传承着,桌上的菜品越来越多、内容越来越丰富。  

苗乡人自古酷爱吃茶,早饭前吃茶,中午吃茶,客人来了吃茶,过年过节也吃茶。1934年中央红军路过家乡的花界山向贵州转移时,苗民曾用油茶款待红军,至今还流传着苗民油茶接待红军的佳话。

苗家过年吃茶有讲究,初一初二吃泡茶,寓示 “新年大发”;初三吃甜酒糟,寓示来年“幸福甜蜜”。苗家泡茶有油茶和侗米茶两种,油茶是用油炸发的糯米花团,侗米茶是用沙子炒爆的糯米花粒。两种茶的吃法各有特色,油茶用野生的节骨茶叶熬成的茶汤冲泡,按喜好加入各种菜肴佐料,口味浓郁香醇;侗米茶一般加糖或盐巴开水冲泡,口感清爽顺滑。因侗米茶的制作工艺较为复杂,近年很少有人制作了,油茶制作工艺相对简单,一直延续至今,仍是苗乡待客的必备茶点。甜酒糟是用糯米酒糟加糍粑或鸡蛋煮成,甜蜜爽口。离家多年,尝了多种茶点,最喜爱的还是家乡的糍粑泡茶,一碗吃下去,通体舒畅,唇齿留香,回味绵长。从正月初一开始,各家就开始相互请吃茶,皇族之间、邻里之间和亲戚之间都相互请吃茶,没有远近、亲疏之分。吃茶聊天,你来我往,欢声笑语,茶香和笑声在苗乡的空气中氤氲。吃下去的是茶,品出来的是情意,没有打不开的结,没有过不去的坎,总是呈现出一派欢乐祥和、团结和谐的世外桃园景象。苗乡的纯朴热善良和热情好客,吸引了八方来客。近年,在省扶贫工作队的帮扶下,家乡开发了山核桃油、苗岭腊肉等旅游商品,还建了旅游宾馆,逐渐成为通道县一条独具特色的民俗和红色旅游线路。

家乡的年味,就是家乡的人情味。离家二十余载,见过了大大小小的城市浮华,世事变迁,人情冷暖,因有故乡温情土壤的滋养,却始终保持着那份向善的本真和向上的心境。这种人情味,有如宽广宁静的港湾,始终张开温暖的怀抱,呼唤苗乡儿女心灵的回归;这种人情味,有如一盏盏明灯,永远照亮着苗乡儿女的行程,指引着苗乡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方向。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