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新闻详情

唱歌应讯赢官司

2019-03-04 10:34作者:陆湘之

IMG20180708124156.jpg

花园对歌(陆顺祖/摄)


民国二十八年(1939)秋一天,乡境内寨巴(今三桥村张家湾)青年刘贵畴等四名小伙应邀约到七星垴(今藕团村长岭界头)与正在此砍核桃山的康头寨四位苗家女青年唱山歌、玩山。对歌正酣之际,康头寨猎人蒋某等在此打猎,一声枪响,贵畴等四名男青年以为有人追撵,慌不择路逃散,贵畴在越涧时,腿碰上岩石,摔成重伤,血流不止。四位苗家女青年连忙叫起其他三位男青年,将贵畴寻到并搀扶至三江溪寨。待贵畴家人得信赶来,为时已晚,不治身亡。家人看伤,疑为康头猎人殴伤,两寨族人争执不休,寨巴刘姓族众状告至靖县县衙,要求抵命赔偿。县府派员前去勘验,初认无殴伤,寨巴族众不服,再告,时任靖县县长赵安畴(衡阳人)为慎重起见,除再度勘验查问情况外,又传讯四位女青年至县衙,问清事实,查明真相。

县长赵安畴乃博学之士,处事精明,公牍之余,访查旧志,对苗风苗俗早有听闻。见四位苗家姑娘身着苗服,一脸戚容,便心生怜悯,道:“久闻苗寨习俗,以歌会友,以歌求偶,今日公堂之上,本县愿得一闻”。四位女青年大秋、细秋、月兰、荷花在家早有准备,轻声相商几句,便清起嗓子,开口唱到:

“靖县衙门起的高,四面墙上铁皮包。

我们小人没犯事,望靠大人解个交。

传我姊妹上公堂,文武官员坐两旁。

姊妹攀花本无罪,世上哪有不成双。

言辞哀婉,曲调低回,整个大堂一片肃穆,连两班衙役都为之侧目动容。赵县长面露悯色,又问道:“锹里苗寨,男女喜欢唱歌,究竟有何乐趣?”

“我们锹家,山多田少,日子苦,靠唱歌来苦中求乐”,四位姑娘边答边唱:

“出门三脚唱山歌,清平世界欢乐多。

女唱男唱大家唱,唱得天和地也和。

哪有吃饭不吃菜,哪有天冷不加衣。

哪有天晴不落雨,哪有人间不唱歌。

刚唱罢,县长又发话问到:“既然唱歌是好事,为何又发生命案,请如实讲来!”

   “乌鸦头上叫三声,万里晴天起乌云。

猎人枪响人惊散,贵畴跌伤命归阴。

没有人来将他打,怪他命里没救星。

我们讲的是真话,望靠县长断分明。

四位姑娘依然用歌作答。唱毕,县长叫她们四姊妹站到一旁,然后又叫来寨巴三位男青年,讯问当时情况,四位姑娘所言与其它三位男青年基本相符。便对四位姑娘说:“苗家姑娘,勤劳纯朴,为人本分,所唱山歌,卓约流曼,果然不虚。本县请四位再唱几句,如何?”四位姑娘聚在一起,商量片刻,整理衣裳,到县长面前唱道:

“传我姊妹上公堂,县长断案真高强。

县长大人又大量,放我姊妹齐回乡。

唱毕,齐刷刷地朝着赵县长跪下去,赵安畴一看,满脸堆笑,上前扶起言道:“姑娘礼重了,礼重了,请站到一旁,听本县宣判”。接着,赵安畴县长和几个师爷小声商量一会后,全体肃立。高声宣读:“信义乡刘贵畴命案,经本县审理,现宣判如下:锹里苗寨,以歌会友,以歌求偶,人之大伦,不予禁止。贵畴命案,事出意外,亦为命之所系,当入土为安。双方勿再争执纠缠,特此宣判,就此结案。中华民国二十八年,靖县县长赵安畴。”

此案一结,轰动湘黔边界数县。

作者简介:陆湘之,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苗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藕团乡文联主席,锹里文化研究民间学者。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