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论飞山大款
2018-12-07 10:06作者:杨桂兰  陆湘之

一、前言

款约作为湘黔桂滇等区域苗侗瑶等少数民族以及汉族地区社会历史上建立的,以地缘和亲缘为纽带的部落与部落、村寨与村寨、社区与社区之间,通过盟誓与约法而建立起来的行政与军事防御性质的联盟,是少数民族社会古老的社会组织和社会制度。学术界将这种组织和制度称之为习惯法。对于款约的研究,近几十年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其中,侗族款约已于近年列入了湖南省和国家级非遗项目名录。尽管如此,客观地说,款约的研究仍有很多深层次的东西值得深度挖掘和论证。譬如:款约的历史渊源、起源地、相关重要人物和标志性历史事件;款约的超越族群和民族的应用性;款约的流传地域及其特征和价值等。

为溯本求源,靖州苗学研究会在20175月成立课题组,组织精干力量进行广泛调查和挖掘,取得一定成果。款约起源于五代十国末期,其标志为杨再思所创立的“飞山大款”。“飞山大款”是不断发展和完善起来的村寨自治以及寨与寨之间联盟的古老社会组织和管理体系,飞山大款是所有不同地域和不同民族、不同族群款约的源头,它是根本大法,无可置疑的具有创始性和统领性。

因内容较多,为便于阅读和了解,在发表时作了节录和缩写。


IMG_3297.JPG

靖州飞山宫祭款约祖师杨再思(潘中和/摄)


二、靖州的地理概况

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位于湖南省怀化市西南部,土地面积2210平方公里,人口27万,其中苗族侗族占人口总数的74.%,是以苗侗为主体民族的民族自治地方,也是周边地区苗侗等少数民族族群的祖地和迁徙源。

明《洪武靖州志》载:飞山在州西十里,崇山冈迤逦,屏立突出双峰,望之如席帽,四面陡绝,上有平地,夷人保险之所。靖州册川载史传者惟此而已。亦见于皇朝《方舆记》双谓之胜山。旧时置堡,屯兵其上,相传其山飞来。

以靖州飞山为中心的湘西南、黔东南、桂北等广大地区,为五代十国时期少数民族族群——“飞山蛮的活动区域。靖州等地处于云贵高原边缘,海拔从1000多米降到400米左右,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境内有沅水、酉水、清水江、渠水、都柳江等河流,年平均气温15-16℃,降水量1060-1600毫米左右,四季分明,冬暖夏凉,动植物资源丰富,境内民族以苗侗汉为主体,苗族语言为汉藏语系苗瑶语族分支,大部分为黔东方言区,中间又夹杂有部分酸汤话,侗族语言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侗水语支,以靖州分界分南、北两大方言区。另外,汉族语言以西南官话为主。

湘西南、黔东南、桂西北界邻地区,地处中纬度南沿的亚热带,云贵高原东部斜坡边缘,境内多为山地,冈岭重复,地势陡峭险峻,山地面积非常广阔。境内属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性气候,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溪河密布。境内木材资源丰富。明清时期,木商经济闻名全国。长期以来,该区域为典型的南方稻作区。

早在唐末五代时期,在靖州飞山一带形成了以杨再思等为首的飞山蛮民族集团,繁衍生息,经过历史上不断的人口迁徙和民族大融合飞山蛮不断裂变和分化成不同的民族和族群,并向周边地区迁徙和扩展,由于这些族群共同生活在相同的时空背景下,有着共同的生存基础和利益,其文化和习态等也就有了共同的相通和延续。

靖州自古就是州府所在地,也是西南少数民族(苗侗)迁徙中转站和发源地之一。以前由于交通不便,历代王朝难以实际掌握,而在较长时间内实行羁縻政策,正是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空间,从而产生了文化多元性和保留了原生态文化。

飞山大款以靖州为中心,包括今黔东南,湘西南,桂北等区域,北到洪江、怀化、辰溪、沅陵、东到绥宁、城步、武冈、新宁南抵广西龙胜、三江、临桂、西至贵州黎平、锦屏、天柱、榕江、石阡、黄平、西北达湖北恩施、重庆的秀山、酉阳等地、涉及面积70多万平方公里,涉及人口近1000万。

三、飞山大款的历史渊源和基本内容

靖州历史悠久,从斗篷坡新石器遗址发掘成果中得到证实,早在4000-4500年前,土著居民就在此居住和繁衍,并产生了相当程度的农耕文明。西商和西周时期,为荆州西南要腹之地。春秋战国属楚,秦属于黔中郡,西汉为武陵郡镡成县地,三国西晋因之。东晋至南朝为武陵郡舞阳县地,隋为沅陵郡龙标县地。唐为叙州郎溪县地。唐代中期,杨氏自称诚州、徽州。五代后周末年,十峒酋长杨再思据地自称诚州。宋元丰四年(1081)朝庭正式置诚州,这是封建王朝直接统治诚州之始。崇宁二年(1103)改为靖州,靖州之名肇始于此。

唐代末期,王室衰微,天下纷争,藩镇割据,湘西南叙州(治所今黔阳)南部形成了以飞山命名的民族集团---“飞山蛮,《资治通鉴·唐纪》中记载:唐昭宗乾宁二年(895),以蒋勋与邓继崇起兵连飞山蛮,梅山蛮,寇湘潭,据邵州。这是关于飞山蛮在正史中最早的记载。后梁乾七年间杨再思率领飞山族群,依附于楚,被封为诚州刺使,经过一定时间的休养生息飞山蛮势力逐渐兴盛,势力范围日益扩大,创建了五溪十峒。杨再思将直隶飞山峒以外的各峒,按地域、人和等因素调整为十峒,分别为古州、湖耳、中林、亮寨、龙里、新化、欧阳、八舟、潭溪、洪州,以其十子与部族分镇滇黔,各峒设长史(亦称款首),由有威望和治理能力的大姓吴、石、龙、潘、向、杨等头人担任,建立了以地缘和亲缘为纽带的部落之间,村寨之间的联盟,是为(飞山)大款的社会组织和社会制度。有飞山宫主大款的传说。这种组织和制度,被后人尊崇为飞山大款

是约束管理之意,作为一种联盟性社会组织、军事组织和社会制度、地方法律体系在宋代历史典箱中有所记载,朱辅《溪蛮从笑·门款》中曰彼此歃血誓约,缓急相援,名门款。周去非《岭外代答》史有款塞之语........故日款也。南宋洪迈《容斋随笔》载靖州之地,其风俗与中州异,男丁受田于酋长,不输租而服其役,有罪则听其所裁,谓之草断。各有门款,门款者,犹言伍籍也。借牛彩于邻洞者,谓之拽门款。宋人李诵在《受降台记》中载:淳煦三年(1176)靖州中洞姚民敖举行起义,环地百里合为一款,抗故官军。这是至今发现有关组织的最早记载。之后的元代《宋史》有辰、沅、靖州之地,多接溪峒,其居内地者,谓之省民熟户。山瑶、峒丁及居外为捍蔽。其初,区处详密,立法行事,悉有定制。明代刘钦著《渠阳边防考》中说:不相兼统......徒以盟诅要约,终无法制相縻等相关记载。清代黎兆勋《上何观察事宜略》中有纠合三十三锹苗匪为害……”中关于款组织三十三锹的记录。清代徐家干《苗疆闻见录》中有专门条目关于对四脚牛款的详尽记载:地名四脚牛初不知其何义,即执苗人问之。凡地方有事须合众会议者,则屠牛分四脚传之以为之约,因即以四脚牛名。曰水口、曰南江、曰古邦、曰高岩,号称四脚首寨,余各随所近者附之。主其寨者皆称曰头公而首寨头公尤见尊大。牛传毕至,相应如响

飞山大款在建立之前,十峒地区为羁縻区域,这种以夷治夷的制度,为飞山大款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自治的基础。飞山大款最初的基本核心为奉唐为正朔,支持国家统一,反对分裂,以人民为本安定团结发展生产。杨再思建立峒制和飞山大款,严明组织号令,加强民族大团结,形成强大的民族自治力量,大力发展以稻作为主的农业生产,提高生产力,实行轻徭薄赋,革除苛捐杂税,抑制豪强势力,废除苛政,建立宽简法制,稳定社会秩序等措施,而这些规定和措施均以款约的形式推广开来,并很快为大众接受和执行,使诚州和周边地区摆脱战乱,经济繁荣、秩序井然。杨再思被后世尊崇为飞山太公杨太公,所创造的款约制度并称为飞山大款,由于杨再思卓越的治理能力,良好的亲民、爱民品德和作风赢得广大溪峒人民的尊崇和景仰。在他逝世后,经过历代朝廷和民间的造神,杨再思先后六次被朝廷册封为侯和王,在民间更是将杨再思上升为神灵,被人称为飞山太公飞山宫以祀之。千百年来,飞山宫”“飞山庙遍及湘黔桂等广大地区,甚至延伸到东南亚一带。

北宋,南宋两朝三百余年,中央封建王朝加紧对飞山蛮地区的开发和经营,从而促使这一区域的封建制度进一步确立,这一时期在这些地区出现了土司制度,在以苗侗为主体民族的少数民族的区域中,飞山大款的制度成为了国家治理和民族自治并行的双轨治理方法。元代,基本袭宋治制,土司制度发展到极盛时期,以血缘为基础,以地域为纽带的款组织也得到进一步生存和发展。

飞山大款到了明代,已经开始受到封建官府的利用,出现了土流并治的政治局面。明代初年,朱元璋以武力征服飞山蛮后,一方面驻兵镇抚,一面恢复元制土流并治的政治制度,即利用款组织来为其巩固政权服务。据史载明成化八年(1472)八月十五日,湖南布政史动库银七百三十两作为设费用,在湘西南和黔东南交界处设立七款,进行苗防。同时又大力实行屯垦制度,拔军下屯”“拔军下寨移民就宽乡。受汉文化和汉族先进生产生活方式的影响,使款组织的规模,活动范围及自治权利都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清代,土司先后归附,清政府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推行改土归流的政策,开辟苗疆,编户入籍,加强苗防款约制度进一步受到影响,在靖州锹里苗区,每次合款,都事先要取得靖州府和零溪巡检司的批文。

但是在地处边远村寨仍然实行有款无官的政治制度,官府对苗侗地区的内部治理,并未实行严格的干预和控制,即使到了清朝末年,保甲团练制度的实施,款组织的自治和自卫性质并没有因此而全部改变。民国时期保甲制度逐渐取代了款组织的部分功能,组织在一定程度上被淡化,但合款仍然在很多偏远村寨保持和进行。

以靖州为中心的湘黔桂边界苗侗等少数民族地区,在历史上没有形成自己独立的政权,没有统一的政治制度来作为全民族和整个部落、族群遵循的准则,也没有专门的专政机构和专职的管理人员,但千百年来,该地区长期处于良性的运行状态,鲜有因内部矛盾无法调解而导致的社会混乱情况发生,长期保持着良好的社会生产和生活秩序,得益于飞山大款的发韧和其精神灵魂的延续

随着新中国社会主义基层政权的建立,款约亦被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所取代,款组织也被各级人民政府和村民自治组织取而代之。但是飞山大款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一种调解机制和手段,以新的变迁形式继承和保留下来,并在一定范围内发挥着作用。

(一)飞山大款的主要内容

1.村寨。村寨是在血缘关系基础上建立起的地缘组织,有比较稳定的地域范围。房族是基础,家庭是村寨的细胞,村寨间隔距离一般为五至十里甚至几十里,有几户、十几户、几十户,最大的村寨几百户、上千户。

2.大款。势力范围甚至包括上万平公里的广大地域,在侗族款词中有这样的表述:“从前我们做大款,头在靖州,尾在古州(柳州)”。

3.款。款是寨与寨之间的联盟组织,也是一种民间自治的地缘性组织,这种款组织形成的基础是地缘上联系紧密,族源上相同或相近,语言上、生产生活方式、宗教信仰等相同或相近。

款一般分为小、中、大三种,款的低层组织为村寨,几个毗邻村寨之间的联盟叫小款和中款。款的最高组织是由几十或上百个村寨组成的联盟组织叫大款,如“锹里二十四寨”“湘黔四十八寨”“中岭十八寨”等,“三十三锹”“四脚牛”“二十一爪半”等。款不受行政区划限制,每款都设有款首。

4.款首。款首为款组织的头领。小款首由有关村寨的头人推选。大款首则由相关小款首推选。款首人选要求公道正派,有办事能力。款首没有特殊权利和经济待遇,不世袭。对于不称职者,可以随时改选和撤换。清代“改土归流”实施后,款首多由寨老、峒长、岗长、寨长等人担任。当地的生员、秀才、监生作为核心人物列席或“顾问”参加合款或议事。

5.款脚。款脚是负责传送号令、看守公共建筑的人。一般来说,这类人群居无定所,衣物、食物由大家捐给,大多由无产无业、老实听话的独身男子充当,社会地位较低下。

6.款丁。款丁是款组织的武装力量。平时务农,有事为丁,没有固定编制,也没有固定的经济待遇。款丁都是村寨内部的青壮年男子。

7.款师。由熟悉本民族、本地域历史情况、古规古理,具有相当宗教背景和能力的中老年男子担任,负责记录、保管、保存,宣讲款约款辞,并按照典仪规制进行各类祭祀活动,款师是款约文化活动和民族文化的传播者。

8.款场(坪)。款场是款组织集会议事的公共场所。靖州飞山为总款场和起源地,具有不可撼动的神圣地位,其它主要款场有靖州牛筋岭款场、城步真良桥头款场、黎平“四脚牛”款场、车江月寨款场、广西三江芭团款场、芷江款场等。

9.款辞。款辞是“合款”的内容和规章制度。在明代中期以前,大多数地区的款辞多表现于口头语,比较直白。明代中期后,受汉文化的影响,款辞多用汉文来进行,有很强的节奏感、有韵律,大量使用对偶和排比、比喻等。在靖州、城步、通道、广西三江、融水、黎平等县苗族侗族存在和保留着大量的款书。

10.合款。所谓合款,就是小款或者若干个小款组成的中大款的款首的单独议事,或者召集款众们共同议事、执行某一项特殊事情或行动。合款通常三年一次,遇有重大事情可提前。合款之前,在一些地方各款首带一包各寨的原土至款场,聚土为堆,焚香化纸。由主持者(款首或大款首)站在款坪中央举行祭祀礼,分别用苗侗汉三种语言念款坪辞等,有的地方只念一种语言。然后依据古理古规,或讲或唱,或讲唱结合,阐明合款内容,强调其重要性和必要性,参加者表达各自的观点和态度,与会人员走向款坪中央或者老款碑旁,或表示赞成支持,或表示异议、补充、修正,意见统一后,大家举手赞成,或端起酒杯将鸡血酒一饮而尽,表示合款结束,如合大款则要杀牛,饮牛血酒,重大款约要立碑为证。

11.款约。款组织为了规范成员的行为,通过合款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规定,是为款约。款约内容丰富多彩,包括行为规范、道德规范、家庭组织、民族起源、宗教崇拜、习俗礼仪等,为西南少数民族社会文化的百科全书,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约法款:规范款众成员的行为道德。约法款包括阴、阳、厚、薄几个部分。

族源款:介绍族群村寨的起源的款词,如《楠木祭祖》。

款场款:记述款组织的来历、区域和村寨范围的款词,如《牛筋岭款词》。

习俗款:介绍各种风俗习惯来历的款辞,如《十二皮》。

请神款:进行合款仪式活动时,要邀请各路款神来参与合款活动,以佐证款事的威严。

祭祀款:一是吊祭族人长者逝世时举行丧葬仪式念颂的款词。二是神祭,在神祭活动结束时请各位神灵回到各自的位置上,请求他们永远保护村寨等的款辞。

此外,还有出征款、英雄款、创世款等。

(二)款约的表现形式和执行方式

1.款约的表现形式:

载体:口头语、无字碑、碑刻规约、款约书籍。

内容:六面(东南西北、上、下)阴规、六面阳规、六面威规。

功能:保护私人和公共生产资料,制裁偷盗;惩处抢劫、杀人放火等行为;保护山林、水源、土地和公共财物;规制乱伦、离婚和其它伦理道德。

2.款约执行方式。款约面前人人平等;处罚手段多样化(包括生命刑、惩戒刑、鸣锣喊寨、赔偿财物、赔礼道歉、罚酒罚肉等);亲属或村寨惩罚刑(包括亲属不能回避和包庇,开出寨籍、流放等)。

3.款约的职能。对内维护社会生产生活秩序,解决民事纠纷规范道德行为;对外主要是反对外通,维护氏族部落,或民族的尊严和利益,反抗封建压迫和剥削等。


702103112425717801.jpg

靖州藕团牛筋岭古款场(潘中和/摄)


四、相关历史事件

杨再思建立峒制、立款约,有“飞山宫主立大款”传说。后梁开平四年(910),以杨再思为首的十州峒杨姓和其它姓头人,在城步真良桥头款坪杀黄牛进行合款达成“十二可”和“十二令”条款。

南宋绍熙三年(1192),1000多名来自城步、靖州、绥宁、新宁、龙胜、三江、资源等72个村寨的苗侗民代表聚于城步大州鸭婆田,制定了款规款约达成“六合”、“谋计”七条“礼仪”十四条,制订了“三十四把天公秤”“二十八把公平尺”“三十六把公平伞”“一十六项不可犯”。

宋淳煦三年(1176),靖州中洞里苗民姚民敖举行起义,“环地百里合为一款,抗敌官军”,这是正史对于款组织的最早记载。

明朝成化八年(1472)八月十五日,湖南布政司动用俸银730两作设“款”费用,分别在辰州、沅州、靖州、远口等设七款“以夷制夷”。

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靖州锹里之上锹、中锹分别在牛筋岭双江鹅风口、岩田等立款,支持毗邻贵州苗寨苗民起义。

清康熙十六年,靖州黄柏六户之万才寨潘梅台父子勾结茶塘关守兵入寨,向锹民索取财物,欺压良民,众款得知,依款规将潘梅台父子在款中沉塘溺决。

清雍正年间,黎平苗侗族在贵州黎平东江月寨召开大款会,99位乡老参加,主要制订改革婚姻制度,破除“定姓结亲”旧态,立“破姓开亲”新规。

清乾隆元年(1736),靖州上锹滥泥冲寨龙起美勾结贵州亮寨司盗贼,盗走高坡张家耕牛,锹里二十四寨众款将龙起美押解至牛筋岭款场予以斩首。

清乾隆五年(1740)绥宁苗族首领粟贤宇采取“合款”方式联合城步县,广西宁县等数万个村寨苗瑶侗民众起义。

乾隆二十二年(1757)贵州黎平府十三寨款首聚集竹坪侗寨进行合款,竖《禁款碑》。

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靖州锹里二十四寨头人分别在牛筋岭总款场以及岩板田、楠木山分款场合款禁止“舅霸姑婚”。

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靖州苗侗民在牛筋岭款场立《万世永赖》碑,禁止不法滥民进入锹里地区抢掠,同年立《必偃草风》款约执行纪事碑。

民国四年(1915)靖州上锹塘保、滥泥冲立芦笙场款碑。

民国二十五年(1936)3月,靖县三锹乡乡长龙安礼召集各寨头人到牛筋岭开会,在禁止“舅霸姑婚”基础上制定5条有关改良婚姻习俗的款规。

五、飞山大款主要特征和重要价值

(一)主要特征

1.创始性。飞山大款是中国少数民族特别是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社会治理体制和方式的一种独创,开启了内部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调节、自我监督的崭新模式,形成了国家治理与民主治理相结合的双轨制,是中国民主制度的活化石。这在世界人类历史上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创举。

2.延续时间长,传播空间广阔。从“飞山宫主立大款”以来,历经宋元明清民国各个历史时期,随着朝代更迭,社会意识形态以及不同社会制度的变迁,“飞山大款”以其合理性功能性不断延续和完善,显示了其强大的生命力和适应性,其影响范围包括湘西南、黔东南、桂西北等数十个县市,甚至随着人口的迁徙和文化的传播,影响到重庆、四川、云南等少数民族地区,为其所接受和流传。

3.内容丰富。“飞山大款”既是立法组织,又是执法机构,既是一种内部的法权组织,又是一种抵御外侮的军事组织,功能齐全完备,款约内容丰富,涉及和涵盖生产生活的全部,表现形式既有统一性,又有多样性,充分体现了不同地域不同族群的个性差别和文化差异。

4.民主性、平等性、权威性。“飞山大款”是所有款众集体参与的组织,每个款众都有知情权和参与权,款组织在运行中没有演化成统治机构和官僚组织,合款所制订各种款约,都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必须无条件的遵守和执行,清光绪《靖州乡土志》曰:“其款禁皆严,峒无偷盗,秉性横直皇古之民也。”

5.统领性和稳定性以及适应性。“飞山大款”沿续和传承上千年,历经不同朝代、不同社会制度、不同的地区、不同意识形态的更迭和变迁,大款的内容和形式呈现出多样性,但是“飞山大款”的基本核心一直未变,“飞山大款”成为众多习惯法的根本大法,具有不可撼动的神圣地位,成为了一种文化和精神象征,具有很强的适应性。

由于历史原因,少数民族形成大分散,小寨居的大环境,苗侗瑶等民族往往结寨而居,但在一个款内,仍外于杂居状态。各民族、各族群在经济、法律、文化、生产生活习惯上存在着共同性,有共同的生存基础和共同的民族利益,存在着相互交流,互相支持、和睦相处的民族关系,在民族文化上相互融合,因此,款约形式基本保持飞山大款的主要特征,不同地区的款约在内部还存在相同和相仿,其表现形式存在着多样性和差异性。

(二)主要价值

1.历史价值和社会价值。“飞山大款”发祥于五代十国时期,历经千余年,经过历朝历代的丰富和发展,构成一套久经检验的功能完备完整的法律制度和民族自治体系,是苗侗瑶包括部分憷居的汉族在内少数民族地区生产、生活管理的履行社会组织职能的政治、军事、经济上的一种保证,是人民安居乐业的保障。弥补了政府管理的不足和缺位,净化了社会风气,凸显了价值观念,昭示了规章的权威性和强化了民众的敬畏之心,维系了良好的道德风尚,起到良好的化导作用。同时使少数民族内部的生活规则,生活习俗,民族文化传统得到很好的保留和传承,延续和保留了文化的多样性和多元性。

2.文化价值。“飞山大款”也是一种优秀的古老的文化现象,受不同朝代政治、军事、经济以及不同地域、不同族群的生产生活方式文化背景的陶塑和影响下,“飞山大款”文化异彩纷呈,重点体现在文学性和艺术性等方面。款约款辞既有原态性、口语性、俗语性,又呈现汉文文学化。大多款词音韵和谐、节奏铿锵朗朗上口,有强烈的韵律感,起兴、联想、比喻、排比、拟人、夸张、对偶手法的运用,款辞更具鼓动性和音韵美的效果,尤其是在某些边远山区,直接保留和传承了原生态的款约和合款仪式典礼,这些都是极其富有文化价值和传统意义的。

3.当代价值。“飞山大款”在今天仍然有着重要的当代价值。

①有助于苗侗等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小康社会的实现;

有利于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

有利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落实;

有利于完善村民自治工作的进行,形成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自治方式,减少司法成本,推动基层民主建设;

有助于乡村振兴工作,培育乡村社会的新乡贤精英。


2-讲款  俞其荣摄.jpg

三江县独峒乡岜团村民讲款(俞其荣/摄)


六、结语

   对于飞山大款的研究,仍存在滞后和不足,本文旨在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专家和学者赐教和指正。

附录:

历代文献证明“飞山大款”的存在和连续性,“飞山”“飞山蛮”“款”的文字资料,历代有之,兹录主要者如下:

飞山《图经》在州北十五里,俗呼为胜山。比诸山为高峻,四面绝壁千仞,其颠甚平且广宽。今置飞山堡。群峰特秀,高逼霄汉。

 ----宋王象之撰《舆地纪胜》卷七十二中华书本2419页,1992年北京。

飞山在州西十里,崇山冈迤逦,屏立突出双峰,望之如席帽,四面陡绝,上有平地,夷人保险之所。靖州册川载史者,惟此而已。亦见于皇朝《方舆记》双谓之胜山。旧时曾置堡,屯兵其上,相传其山飞来。

                                          ----明《洪武靖州志》

云山,城南十五里,自麓至顶,盘磴而上,又十余里有七十一峰相会为七十二峰,一峰飞去靖州城外,遂成胜景。

----清吴从谦修,潘应斗、潘应星纂,康熙《武冈州志》卷之二《地理、山川》

蒋勋求为邵州刺史,刘建锋不许,勋乃与邓继崇起兵,连飞山、梅山蛮寇湘潭,据邵州,使其将申德昌屯定胜镇川扼潭人。

                           ----宋 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六

马王城《楚书》云:“马氏偏霸之初,飞山洞酋潘金盛遣其党杨承磊略武冈。马氏遣吕师周讨之”。

                            ----宋 司马光《资治通鉴》(后梁纪二)

诚、徽州、唐溪峒州,宋初杨氏居之号十峒首领,以其族姓散掌州峒。

----宋史《蛮夷传》

熙宁八年,有杨光富者,率其族姓二十三州洞归附。

----《宋史、诸蛮传、诚徽州》

彼此歃血为盟,缓急相援,名门款。

                                      ----宋  朱辅《溪蛮丛笑》

环地百里为一款,抗敌官军

----清康熙《直隶靖州志》  李诵《受降台记》

史有款塞之语,亦曰纳款,读者略之,盖未见其事尔。款者誓词也。今人谓中心之事为款,狱事以情实为款,蛮夷效顺,以其中心情实发为誓词,故曰款也。

                               ----宋 周去非《岭外代答、款塞》

乃诣帅纳款,其词曰:某等既充山职,今当约束男女,男行把棒,女行把麻,任从出入,不得生事……上山同路,下水同船……不用此款,并依山例。山例者,杀之也。他语甚鄙,不可记忆,聊记其所谓款者如此。

                                 ----宋 周去非《岭外代答、款塞》

靖州之地……其风俗复与中州异。……男丁受田于酋长,不输租而服其役,有罪则听其所裁,谓之草断。……各有门款,门款者,犹言伍籍也。借牛采于邻洞者,谓之拽门款。

                             ----南宋 洪迈《容斋随笔、渠阳蛮俗》

辰、沅、靖州之地,多接溪峒,其居内地者,谓之省民熟户。山瑶峒丁及居外为捍蔽。其初,区处详密,立法行事,悉有定制。

                                                ----元《宋史》

其曰峒蛮者……皆从古无大豪长,或千人团哗,百人合款,纷纷藉藉,不相兼统,……徒以盟诅要约,终无法制相縻。

                                      ----明 刘钦《渠阳边防考》

注:刘钦为明代靖州府属五开卫平茶所之百户长。平茶今属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辖。

东路为潭溪、铁炉、苗坡、平茶至马路口交靖州界,此路苗匪系草坪一带峒苗,纠合三十三锹苗匪为害……。

----清光绪《黎平府志·卷二地理志第二下》  黎兆勋《上何观察事宜策略》

注:“三十三锹”为明清时期靖州、黎平、锦屏、天柱等交界地区的苗款组织。

地名“四脚牛”初不知其何义。即执苗人问之。凡地方有事须合众会议者,则屠牛分四脚传之以为之约,因即以四脚牛名,曰水口、曰南江、曰古帮、曰高岩,号称四脚首寨。余各随所近者附之。主其寨者皆称曰“头公”。而首寨头公尤见尊大。牛传毕至,相应如响。

                                     ----清徐家干《苗疆闻见录》

三年椎牛祭天,曰吃牛牯脏,其款禁皆严,峒无偷盗,秉性横直,皇古之民也。

----清光绪《靖州乡土志》

“飞山宫主立大款”,“从前我们做大款,头在靖州,尾在古州”。

                                                ----款词手抄本

附:参考资料《洪武靖州志》、《靖州乡土志》、《黎平府志》、《岭外代答》、《资治通鉴》、《宋史、蛮夷传》、《靖州民族志》、《溪蛮丛笑》、《城步苗款》、邓敏文、吴浩著《没有国王的王国》、湖南少数民族古籍办公室编《侗款》等。恕不一一注明详细出处。

作者简介:杨桂兰,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正县级干部,湖南省苗学会常务理事,县苗学会会长。陆湘之,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苗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藕团乡文联主席,锹里文化研究民间学者。


下一篇:  杨二哥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