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留得善心在人间
2018-03-07 16:09作者:龙家贵

——苗寨母亲的回忆

IMG20171223134609.jpg

楠木山苗寨(陆顺祖/摄)


我的母亲金梅1936年9月出生在湖南靖州西部锹里一个叫“展榴”的偏远苗寨。她自幼就失去父亲,是外婆把他们兄弟姐妹7人拉扯大,当时生活的艰辛,是无法想象的。

她嫁给我父亲,定居楠木山苗寨后,又是聚少离多。父亲是改革开放前的人民公社干部,当时工资很低,养活家人很艰难。母亲作为“半边户”吃尽了苦头。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每年5、6月间,家粮了。母亲只得东借西借,直到“新米”出来。借粮还粮,还粮借粮,如此周而复始,过了一年又一年。

母亲没有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她非常明白事理。母亲待人真诚热情,性格开朗,喜欢与人交谈,愿意帮助他人,村民们信赖的人。谁有什么心事,都喜欢与她讲,她总能帮人解开疙瘩,理顺关系。

母亲乐善好施,大集体时期,尽管我家的日子过紧巴巴的,但母亲经常救济比我家生活更困难的人。那时我们大队6队有个叫“过未”和2队有个叫“过干牛”的人,两人家境十分困难,时常在外乞讨,每次到我们家门口,母亲总是留他们吃饭。后来竟成了习惯,每到吃饭时,常来。我很有意见,邻居们也好心劝母亲:“自家都没饭吃,不要留他们吃了”。母亲总是一笑了之,下次来照样留他们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楠木山苗寨家家户户都穷,谁家办点喜事或有人生了大病,往往都要找左邻右舍借钱、借粮。有些人往往是“口甜心硬手紧”,口上说得好,就是不肯借。母亲则是另类:“嘴硬心软手松”,有人来借钱粮,她总是说“我家也困难,钱没有,口粮也不够吃。”当上门来的人失望地准备离开时,母亲的心就软了:谁家没困难呢,他是实在没办法,才找上门来开口啊。于是生活再困难,日子再紧巴,也要借点给人家,钱1元、2元、5元……,米1碗、1升……手头紧时少借点,手头稍松时多借点。若借东西的人不按时还,不守信用母亲会念唠叨、甚至上门讨要,有时还争得面赤耳红。但争归争,即使不还旧账,借东西的人有新困难再次上门来,母亲还是照给他,尽量满足别人的要求。

上世纪80年代,寨里有一个叫喜姣的小姑娘,几岁时就去世常年在外,喜姣一个人在家怕过夜。母亲将小姑娘接来我家吃住,教她做家务、农活怎样为人处事。喜姣长大后,到福建打工,在当地成家立业,小有名气。每次回老家楠木山都要来看望我母,每打工的老乡回家,喜姣总要带些钱物来给10月,喜姣得知我母亲病危,便急匆匆从福建专程赶回来看望。

母亲还常怀感恩之心。每大年三十守夜时,母亲都要给我们讲述邻乡的好:“1975年6月某某给我们家借了几十斤谷子,1988年我家建房屋时某某、某某等20多人各帮了几天工,某某给我们家送了几回菜,某某给我们家送了木炭,某某在娘生病时送了一只鸡、几个鸡蛋,某某帮我扛了几次柴,担了几次担子……”她要求我们子女记得,不要忘记人家的恩情,人家有困难时,一定要伸手帮助

由于善良,母亲的人缘极好。在母亲一个人留守楠木山苗寨的日子里,包括“过未”的两个儿子在内的乡亲们都常来帮忙。送菜、枞菌、野果,帮着担水、扛柴……

2017年下半年,母亲患肺癌卧病在床时,家家户户来看望母亲病危时,他们上门夜夜值守;母亲离世时,许多乡亲从福建、广东、广西等千里之外的打工之地专程赶回来,帮忙料理后事。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人。如今母亲虽然远离我们去,但她的美德与善举长留人间,教育我们兄弟姐妹及后代怎样为人处事,是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