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略论杨再思与苗侗款约
2017-12-13 12:20作者:刘开靖

据杨非然先生从各种“谱”“志”考证,五代十国时期“飞山蛮”人杨再思(公元890-957),在唐末五代的乱世中,通过“款”组织以“德”治理“峒”区,逐步形成了以靖州城西的神奇“飞山”为政治、军事、经济中心的各溪峒“苗蛮”民族集团,并被奉为“十峒首领”。在古诚州“峒”区,厉行德治,摒弃世俗,与世无争,力敌外侵,保境安民,发扬祖德,以“民为贵”,造福于民。使当时的诚州摆脱战乱,开创了诚州“十峒”区域的和谐社会。从而,赢得了诚州百姓的无限感激和崇敬,一致尊称杨再思为“飞山太公”或“杨太公”。

在湘黔边境少数民族区域,历史上很长一段时期,用“款约”进行区域自治,形成了历史上苗侗区社会秩序长期呈现安定团结的稳定局面,一个“没有国王的王国”就是对于“苗侗款约”民族自治的最好诠释,并与这一地区的款组织及其议定的款约有着密切关系。

“苗侗款约”是湘黔边境苗侗等少数民族地区为了维护社会秩序,保障社会安宁,调整“款”区社会关系通过“款”制定的行为规则。长期以来,苗、侗民之间世代甘苦与共,亲密相处,除了民族的因素而外,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款”的联系,与款组织的长期存在,款词的长期发展流传是分不开的。这一区域的苗、侗民族,通过“款”组织制定各种类型的“款约”进行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调节,对湘黔桂边界及少数民族地区历史长期和谐稳定发展进程有积极的作用,并通过传承和发展,行成了符合自身民族特点的款规、款约。

△ 靖州飞山庙(陆顺祖/摄)

“相传,侗族款约为侗酋杨再思所立,有‘飞山宫主立大款’的传说。大凡讲款时,寨老、款首所讲的款约中,有‘当初六郎立款,宫主制约,订下六阴六阳,六六三十六条大款’。款约内容丰富多彩,包括成员行为规范、道德规范、家庭组织、民族起源、区域划分、宗教崇拜等各方面的内容,是侗族文化的百科全书”(来源—百度百科-侗款)。“侗族款约”2014年10月也通过黔东南州申报被列入第四批国家非遗文化遗产。这里侗族把杨再思称为“侗酋”为“侗款”创始人,黎平侗乡也把“款约”称为“十洞款约”,可见“款约”与“十峒首领”杨再思治理诚州“十峒”时期所形成的“款”制关系密切。

看过“五代乱世为何诚州不乱”一文,本人以为前述“侗族款约”应该只是湘黔桂渝少数民族地区流行的“款约”的一部分,单纯讲“侗族款约”有失公允。其实“款约”应包括苗族在内的并在湘黔桂川渝其他苗侗民族间流行的“款约”,其渊源与“十峒首领”杨再思的德治有关。其实,仔细梳理,黎平侗乡的“十洞款约”就是来源于“十峒首领”杨再思管理时期“合大款”形成的“款约”制度。

从历史上来看,杨再思统领“十峒”“合大款”时期没有“民族”的概念,只有十峒“款首”,在南宋末年朱辅著《溪蛮丛笑》中才把这一区域的“峒”“蛮”分为五种少数民族(苗、瑶、僚、仡伶、仡佬)给于区分,之前的古代文献里,对西南各少数民族统称为“蛮”、“峒蛮”(不限于现代的侗族)、“苗蛮”(不限于现代的苗族)、“荆蛮”或“南蛮”。寻根溯源,“蛮”“峒”在历史上应是区域概念,非指一个民族而言,现有的西南各省(直辖市、自治区)苗、侗、壮、瑶、水、土家、布依、仡佬等少数民族,都是从当年的“苗蛮”或“峒蛮”或“荆蛮”中分支繁衍而来,民族的分类也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为更好地贯彻党的民族政策才完善的。

一、杨再思对“苗侗款约”的贡献

“侗族款约为侗酋杨再思所立,有‘飞山宫主立大款’的传说。”来看,现流传的“款约”已经有千多年的历史,杨再思对“苗侗款约”的贡献在于:

(一)统一了“款”制。“十峒”之前,各峒各自为政,“款”形式基本是“盟约”的形态,具体形式只在苗侗民族口传而无文字记载可考,杨再思治理的“十峒”时期,通过“合大款”把“峒”区的融合起来,建立了统一的“款”组织制度。在“峒”区历史上建立的以地缘和亲缘为纽带的部落与部落、村寨与村寨、“峒”区与“峒”区之间通过盟誓与约法而建立起来的带有区域行政与军事防御性质的联盟,通过“合大款”建立起更完善的社会组织和社会制度。诚州时期的“飞山公”杨再思“将直隶飞山峒以外的各峒,按地利、人和调整为十峒(地辖今靖州、会同、通道、绥宁、黎平、锦屏、天柱、镇远等县),各峒设“长史”(亦称“款首”),由有威望的大姓吴、石、龙、潘、向等头人担任;建立“峒制”、“款约”,严明组织号令”。从此可以看出:经“合大款”使“十峒”区社会组织、“款”制结构得以规范和完善。

△ 杨再思塑像(陆顺祖/摄)

(二)完善了“款”组织架构。从现在流传于湘黔边境的“款”组织来看,一般由款首(头领)、款脚(传号令者)、款众(军)、款坪(合款地)、款牌、款约、款判等构成。如靖州县锹里的“锹里二十四寨”等,就属于款组织。按照规模来分 ,款组织分小款、大款和特大款。小款为以村寨为社区的内部管理组织,具有明显的血缘(族群)内涵,主要负责已经盟誓的款条款规的管理实施,规范房族内部、村寨内部的行为,排解内部纠纷,维护房族和村寨的秩序,确保族群的和谐相处。大款为村寨与村寨之间的结盟组织,往往以流域、山系为单位,系地缘单位。如“湘黔四十八寨”便是典型的大款。

特大款则是由数十个大款联合成、几乎涵盖全民族的组织,又叫“联合款”。特大款是苗侗族款组织的最高形式,有“头在古州,尾在柳州”之称,本人以为“十峒”就属于特大款。大款和联合款的款首由各大款的款首联合组成,没有首长,没有王者,只有“款首”合款议事。

(三)完善了“款约”类型。通过“合款”,使款约内容更加完善,从流传下来的“款约”来看,主要有以下种类:

1.约法款。规范“款”区内成员行为道德的约定,是“款”区内的“基本法”。一般的礼仪或道德要求,如提倡相互尊重、热情好客、和睦共处、避免纷争、禀公断案、依约行事、齐心合力等,对触犯者则以劝教为主。

2.族源款。介绍“款”区内起源的款规款词,如在锹里就有《楠木祭祖》。

3.款坪款。记述各个款组织的区划和村寨范围的款词,如《锹里二十四寨》、《中岭十八寨》等。

4.出征款。款组织集结款众抗御外来强暴,出征前的盟誓款词。内容主要是鼓舞士气,号召款众团结互助,保护村寨,英勇抗敌。

5.英雄款。颂扬、缅怀侗族历史英雄人物记述英雄的功绩和战斗历程的款词,具有很强的传记色彩。著名的英雄款词有流行于湘黔苗侗区的《吴勉王款》《杨家将款》等。

6.创世款。介绍天地、人类由来的款词,如现行歌鼟的《开天立地歌》、《寻根之歌》等等,应属创世款之列,是叙述世间万物和人类起源的款词。

7.习俗款。介绍民族各种风俗习惯来历的款词,如《苗家十二皮》、《贺新屋款》等。

8.请神款。进行合款仪式活动时,要邀请诸神来参与合款活动,并作佐证以助款的神威。如每到合款活动时,先请神助,保证合款顺利。

9.祭祀款。一是悼念词,对族人长者逝世时举行丧葬仪式念颂的款词,内容主要是表达对亡者的悼念及对亲属的安慰,祝愿死者在另世"天堂"得到幸福。二是神祭款又叫送神款,是神祭活动结束时请各位神灵自回到自己的神位上去,请求永远保护村寨,同时也哀告款众牢记祖先规章约法、道德风尚,以求和谐和繁荣昌盛。

△ 中岭婚俗碑(陆顺祖/摄)

(四)确立了“款约”的“属性”。“款约”的实行从现在的视角来看,款组织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有鲜明的公共属性,这些属性主要体现在群众参与性、广泛民主性、执“约”严肃性。

群众参与性:它的立法(合款)、司法(执行款约)是要通过“款”区内村寨群众来商定、盟誓施行的,可以说是群众公约。例如:严禁放火烧山、封山育林的禁山款约,就是由小款区每户一人参加的款众大会议定的,对违“约”者的处罚条例。

广泛民主性:这有三层意思,一是款首头人由款众民主选举德高望重、办事公正、有经验、有才能的人担任;二是对那些邢恶刁诈,为非作歹的不法分子,触犯了款规约法,由款众民主审议处理;三是款首头人不脱离生产,误工报酬,由款众民主评定付给;并接受款众的监督,不允许滥用权力谋取私利。

“约”严肃性:苗侗款所制订的各种法规,都是经过以与合款的款首款众们庄严宣誓的盟约,在执行中相当严格,一丝不苟,并三令五声,不许逾越。对于诬陷妄讼行为,也要严加重处。对款首头人犯规,也依款惩处,不得徇私枉法。如:清康熙十六年(1678)靖州锹里黄柏万财寨潘梅台父子勾引茶塘关的防兵入寨,索取财物,欺压良民。众款得知,依款规将潘梅台父子在双江鹅风口款场沉塘溺水(来源-锹人款约)。

二、“苗侗款约”的历史记载

“十峒”时期,峒区是否已经有属于“峒民”的文字,尚无资料可考。据口传的《苗族古歌》记载,历史上原先苗族是有自己民族文字的,因苗族先民因逃避战争和朝廷的追杀,为防止民族文化迁徙秘密暴露于敌人,不得不将文字焚烧,当仅有的那些为数不多的文化人去世后,文字也随之丢失,留下的可能只有那写在衣服上(服饰特征)的文字。居住湘黔边境的苗侗少数民族,因没有文字,所“合款”形成的“款约”“款词”多以语言进行口口相传并执行,大多没有直观的文字记载,直到汉语言文字的融入,才逐步开始将合款的“款约”刻于石碑上,将石碑立于苗侗寨中、路口或“款场”,如锹里“牛筋岭款场款碑”。碑刻“款约”的出现,使“款词”记载得以完整,从而避免了“款约”执行的盲目性,也就是使“款约”的执行更有依据。如:现存最早的记录款约的“三锹人”(苗族的一个分支)款碑,为黎平县大稼乡碑嗟村“翁九塘”中沉水碑,乾隆十四年(1749)立。其文如下:

尝思朝廷有国法,锹里有里规。兹余三锹自先祖流离颠沛于斯,迄今已近百年,为铭记先祖之习俗,故三锹各寨里长约集,宰牲鸡而誓志,饮血酒以盟心。计照规约于后:

务须击鼓同响,吹笙共鸣,同舟共济,痛痒相关——家有事,阖里齐援。

男女婚姻务须从父从母,愿规结亲,不准扒亲赖亲。水各水,油各油,不准油来拌水,亦不准水去拌油,倘男不愿女,罚银三十三,若女不愿男,罚银六十六。

倘遇外来之侮,阖里应齐心以击,尤对客家与苗家,更应合力以抗之。

恐嗣后无凭,刻有坐卧碑各一块,永远存照。

大清乾隆己已年孟春谷旦日立

这款碑应为“三锹人”的“里规”碑,属于“约法款”,因“先祖流离颠沛于斯,迄今已近百年”,“为铭记先祖之习俗”而立,合款形式是“各寨里长约集,宰牲鸡而誓志,饮血酒以盟心”。约定了“各寨里长(款首)”“合款”的三项内容:一是“一家有事,阖里齐援”;二是对于婚姻关系的约定,就是“从父从母愿规结亲”且“水各水,油各油”;三是“合力抗侮”。并有时间落款,应该是一款详实的“款约”记载。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约集”的地点。

△ 牛筋岭款碑(龙本亮/摄)

从合款的内容来看,有的款约是单一的,如:如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牛筋岭款碑载;“……唯有等不法匪徒,串入苗峒,任意盗窃,或以重利盘剥,至良民生计萧条;或乘秋收之际,任意越界,横捞茶子、核桃等,殊可痛恨……如果成群结党肆害无忌,即照盗贼例格杀勿论。”(法规款)

有的款碑把“款约”几个的内容放在一起,也能突显“款约”所具有的特性,如上述款碑:就体现了“苗侗款约”的凝聚力(同舟共济)、亲和力(油各油、水各水)与制约力(合力抗侮)几项内容。

三、苗侗款约的文化传承

从现有的文献资料看,专家学者研究“侗族款约”的文章比较多,对“侗款”的基本定义为:款组织为了规范成员的行为,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规定,是为“款约”,学术界称之为“习惯法”。而研究“苗族款约”的学者不多,本人以为:严格意义上的“款约”应该是从峒首杨再思“飞山宫合大款”开始完善、规范并发展的,因为从“飞山宫合大款”以后开始才真正成为一种相对规范的“飞山蛮”(苗侗区)民众的行为规范。在湘黔边境苗族村寨流行使用的“款约”,从小款(村寨)、大款(锹里二十四寨)、规定合款款场、违反“款规”的惩戒等“款”制与“侗族款约”有高度的一致性,都是在“飞山合大款”以后得到更规范流行和传播的。从目前认知的角度来看,本人以为“款约”应该讲“苗侗款约”更合适些,在侗族村寨的称“侗款”,在苗族村寨的称“苗款”,其实都是“十峒款制”后相传下来的“款约”制度,我们讲“款约”时不应单纯将“款约”归于哪一个民族,况且“款”制形成时的“十峒”区域是没有民族概念的。

△ 锦屏约法碑(潘中和/摄)

作者认为,在锹里地区流行的特有的“苗族歌鼟”,应该是“苗族款约”的精炼升华版,它不再停留在合款上,而是以“锹人”苗家特有的形式“歌鼟”来叙事说理,从开天立地起源、人情往来、新娘哭嫁、饮酒对歌.....“悠悠田坝是元贞”(数寨歌)等(把它叫做款词也应该可以),都带有苗族“款”的印记。如:“先开平茶四乡所,后开靖州四鼓楼”(茶棚起源款)“七月十四岩湾场,九月大戊赶塘黄。”(歌场款)这些都是得到锹里苗族认同的歌鼟“款约”形式,只不过是用“歌”来表现“款词”而已。

历史上“苗侗款约”形成、发展、变化到完善的历史,不仅是湘黔边境区域民族自治制度的演变历史,也是一部多民族融合的历史,虽然“款约”制度随着社会的进步已经不再使用,但在历史上起到的稳定民族社会、促进民族团结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作者简介 刘开靖  湖南靖州县现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靖州县支行

主要参考文献资料

1、陆湘之 龙家贵:《锹人款约》

2、杨非然:《五代乱世诚州为何不乱》—飞山文化探析

3、黄沙:“侗族款约”入选国家非遗名录—黔东南文明网

4、百度百科:侗款

5、注释:苗族古歌——苗族古代先民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创造出来的历史史诗。它的内容包罗万象,从宇宙的诞生、人类和物种的起源、开天辟地、初民时期的滔天洪水,到苗族的大迁徙、苗族的古代社会制度和日常生产生活等,无所不包,成为苗族古代神话的总汇。苗族古歌古词神话大多在鼓社祭、婚丧活动、亲友聚会和节日等场合演唱,演唱者多为中老年人、巫师、歌手等。酒席是演唱古歌的重要场合。苗族的古歌古词神话是一个民族的心灵记忆,是苗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和“经典”,具有史学、民族学、哲学、人类学等多方面价值。(很多内容与《苗族歌鼟》的记载是一致的)


上一篇:  青云寺与曹洞宗
下一篇:  锹里龙头宴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