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锹人款约
2017-12-11 08:48作者:陆湘之 龙家贵

锹人“款约”是锹里人(今苗侗等民族)为了维护社会秩序、保障社会安宁、调整锹里地区社会关系而以“款”制定的行为规则。

锹人款约已有上千年历史。南宋洪迈《容斋随笔·四笔·渠阳蛮俗》记载:“靖之地,各有门款,门款者,言五籍也。”

锹人“款”是锹人古代的一种社会组织,它将古代锹人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融为一体,其中包括组织机构、行为规范、移风易俗、伦理道德、宗教信仰、艺术表现等方面的内容。款的细胞是家庭,款的基础是房族,款的低层组织是村寨。款的中层组织是毗邻村寨之间的联盟组织,称小款。款的最高组织是由几十或上百个村寨组成的联盟组织,叫大款。比如“锹里二十四寨”、“中岭十八寨”、“湘黔四十八寨”、“三十三锹”都是大型款组织。其中在明清时代以牛筋岭为总款场的“三十三锹”款组织,其范围包括湘黔桂边界靖州、会同、绥宁、城步、通道、黎平、从江、锦屏、天柱、三江等县的广大疆域,其影响达数百年。大小款都有款首,由款众推选德高望重、办事公道的寨老或长者担任,他们平时不脱离生产,不计报酬。


△ 专家学者考察牛筋岭款场(龙本亮/摄)

“款”有款场。款场是款组织的款首们制订款约(合款)、依款议事、处置违反款约行为的场所。锹里的款场主要有:牛筋岭大款场(在今藕团老里村)、双江鹅风口款场(今三锹菜地村)、岩板田款场(今三锹地笋村)、官田款场(今大堡子岩湾村)、婆婆庙款场(今坳上新华村)、血草坡款场(今新厂炮团村)、谬冲款场(今新厂地交村)、黄柏屯款场(今德顺张鲁村)、定岑幹款场(今洪州归垒)等等。

所谓“合款”,其实就是小款或者几个小款组成的“大款”款首在一起议事,或者执行某一项特殊事情或行动。合款通常三年一次,遇有重大事情可提前。合款之前各款首将各寨原土一包带至款坪,聚土为堆,焚香化纸,由主持者(款首或大款首)站款坪中央行祭祀礼,念款坪辞;然后依据古理古规,或讲或唱,讲唱结合,阐明此次合款的内容,强调其重要性和必要性;参加者表达各自的观点和态度,与会代表走向款坪中央或者老款碑旁,或表示赞成支持或表示异议、补充、修正;意见统一后,大家举手赞成,或端起酒杯将鸡血酒一饮而尽,表示合款结束,依约恪行;如“合大款”则要杀牛、饮牛血酒,重大款约则立碑为证。

款约,是古代锹里人对外御敌,对内维护治安和维系道德风尚的法典。款约如同王法,触犯款规,轻者罚金,重者处死。大多数民众“只知款规,不晓王法”,《靖州乡土志》载:“款禁皆严,真自古之良民也”。早期的款约以口头方式来约定俗成,从明朝开始,出现了刻有汉字的竖岩“款碑”,这些“款碑”把民众议约的大事罗列成条,铭刻在石碑之上,规范着当地的社会生活。

                     △ 村民祭祀流芳万代碑(龙家贵/摄)

现存较早的“锹人”款碑为黎平县大稼乡碑嗟村“翁九塘”中沉水碑,乾隆十四年(1749)立。其文如下:

尝思朝廷有国法,锹里有里规。兹余三锹自先祖流离颠沛于斯,迄今已近百年,为铭记先祖之习俗,故三锹各寨里长约集,宰牲鸡而誓志,饮血酒以盟心。计照规约于后:

务须击鼓同响,吹笙共鸣,同舟共济,痛痒相关——家有事,阖里齐援。

男女婚姻务须从父从母,愿规结亲,不准扒亲赖亲。水各水,油各油,不准油来拌水,亦不准水去拌油,倘男不愿女,罚银三十三,若女不愿男,罚银六十六。

倘遇外来之侮,阖里应齐心以击,尤对客家与苗家,更应合力以抗之。

恐嗣后无凭,刻有坐卧碑各一块,永远存照。

                   大清乾隆己已年孟春谷旦日立

锹人款约内容十分广泛,归纳起来主要有反抗封建朝廷压迫、维护社会治安、维系道德风尚等几个方面。

反抗封建朝压迫的款约。如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境内和贵州毗邻地区的苗民起义,地方富户奏报京都,请朝廷派兵征剿。于是,黄柏“六户”在双江鹅风口款场立一款,三排半(今三锹乡小留村、凤冲为第一排,地背为第二排,地笋为第三排,水冲为半排)在岩板田款场立一款,上锹牛筋岭款场立一款,制定款约,盟誓共同抵抗官兵。再如清康熙十六年(1678)黄柏六户万财寨潘梅台父子勾引茶塘关的防兵入寨,索取财物,欺压良民。众款得知,依款规将潘梅台父子在双江鹅风口款场沉塘溺水。

维护社会治安的款约。如清乾隆元年(1736)年上锹滥泥冲龙起美勾引贵州锦屏县亮寨司的盗贼入寨,朝藏夜出,盗走高坡寨张家之牛。锹里二十四寨众款将龙起美捉拿到牛筋岭大款场依款规予以斩首。再如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牛筋岭款碑载;“……唯有等不法匪徒,串入苗峒,任意盗窃,或以重利盘剥,至良民生计萧条;或乘秋收之际,任意越界,横捞茶子、核桃等,殊可痛恨……如果成群结党肆害无忌,即照盗贼例格杀勿论。”

维系道德风尚的款约。如道光二十一年(1841)锹里24寨头人在牛筋岭总款场以及岩板田、楠木山等分款场合款禁止“舅霸姑婚”,并对订婚、过门的聘金、彩礼作出不准过高索取的规定,使舅霸姑婚之陋习得到控制。地背的“群村永赖”碑和楠木山的“流芳万代”碑都完整记载了禁止“舅霸姑婚”的内容。民国二十五年三月(1936),时任三锹乡长龙安礼召集各寨头人到牛筋岭款场开会,在“不许舅霸姑婚”的基础上,制定了5条有关改良婚姻习俗的款规。规定:“不许先奸后娶”、“办定婚礼酒饭后,一诺千金,不得翻悔”、“过门之女,不得回娘家坐花唱歌……”等等,赢得了锹里人的拥护。民国四年(1915),上锹高营、老里盘、塘保和滥泥冲等7寨,在芦笙界款场合款议约,制订维护芦笙场款约:“各寨不论贫富男女,齐赴笙场吹笙歌舞,如一寨不至者,罚款一两三钱……。各寨男女,务要公行正道,不得妄行戏豫,犯者罚款九两九钱”。此外,嘉靖三十年(1551)60苗归垒“芭岑幹”款约,对共同开发三省坡;道光十五年(1835)黄柏屯“千古不朽”款约对中岭十八寨婚俗,都有明确规定。

                    △ 地背群村永赖碑(县文物局提供)

大锹里地区社会秩序之所以长期呈现安定团结的稳定局面,苗侗等族人民之间能世代甘苦与共、亲密相处,与款组织的长期存在,款约的长期约束是分不开的。通过历朝历代的丰富和发展,款约构成了一套完整的锹人古老的习惯法律,它对湘黔桂边界的社会发展、和谐稳定有其积极作用:

一是利用款约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秩序。大锹里地区历史上曾实行政府与款约“双轨制”管理,实现了社会的长期安定团结。款约这种体制外的民间管理形式,能有效弥补政府管理的不足和缺位。

二是利用款约净化社会风气,维系了良好的道德风尚。

三是利用款约推行地方政府的政令,加强社会管理。清代中叶以后,靖州锹里每次合款,都事先取得靖州府的批复,昭示合款行动的合法性,也使州府的政令通过款约的方式得以施行。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