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抱塘•无限风光在抱塘
2017-11-09 07:54作者:游浩波

抱塘,一个不过6平方公里的苗族村寨,像一颗晶莹碧绿的绿宝石,镶嵌在清水江畔的山旮旯里,久蒙尘垢,远离繁华,无人眷顾它。宝石终要发光,一旦涤尘去垢,立见光华四射,玲珑剔透,人见人爱。又恰似一位锁在深闺的少女,崭露芳容,风华绝代,招惹得远近学者频繁光顾,遐迩游客纷至沓来。

迷人的自然风光

从清水江边的三门溪沿抱塘溪南进5公里,便到抱塘村口,抬望眼,一排参天古树径奔眼底而来!伫立红桥,纵目村貌,但见一秀水,清澈潺湲,绕村流淌;四面青山,碧绿苍翠,抱寨环峙。溪流不大,但终年不枯,穿山劈谷从深山涌出,犹如慈母的乳汁,世代哺育着全村的苗族儿女。青山不高,然四季常青,立地擎天由平地拔起,形同严父的胸怀,永远呵护着四野的自然生灵。走下溪,鱼翔浅底,蟹觑岩穴;登上山,兔奔灌丛,鸟语花间。进入山中,仔细观察,更是目不暇接:密密树林中,有青杠、枫树、麻栗、榉木、香樟、楠木等杂树;山湾坡垅上,有连绵千亩的茶油树、桐油树、板栗树等经济林木;当然,绿盖千山的是杉树,松涛万顷的是松林。杂树开野花,结野果,自然交替,四季不断。参天乔木下,遍布奇花异草,野菌蘑菇。丛林中,常隐匿着野兔、野猪、野羊、穿山甲、野鸡、锦鸡、竹鸡、画眉等飞禽走兽;林莽绝壁处,兴许还会窜出一两只虎豹来。

△ 抱塘寨景(姚学银/摄)

回身转目,镜头变幻:田园阡陌间,群楼拔地起——宗祠、窨子、木屋鳞次栉比,错落斗彩;村头寨背后,万竿参天翠——楠竹、苦竹、贵竹遮天蔽日,参差争青。朝立山巅,清风徐来,满目青山披锦绣;暮踱阡陌,香气氤氲,一望古寨笼烟霞。听常光顾抱塘者介绍,春临抱塘,万木争春,鸟语花香;夏游抱塘,熏风送爽,绿水添凉;秋访抱塘,枫丹谷黄,梨桔凝霜;冬走抱塘,米酒千觞,原味悠长。因有清水江和古驿道,抱塘五百年前就吸纳了荆楚文化和汉文化,村民善良淳朴,民俗风情浓郁。四月初十赶歌场,六月六日晒家谱,是四十八寨歌场重点活动之一。这片古老而年轻的土地,处处呈现的是五彩缤纷的画廊。

最具魅力的是那条绿水悠悠的抱塘溪,一泻几十里,两岸青山,四季春色;风雨桥横,过客不绝。倘稍加疏浚,开辟漂流,将是天下逍遥芳草地,人间娱乐杏花天。

抱塘——绿的山,绿的水,绿的村,绿的寨!万绿丛中一点红,一个天然大氧吧,深藏大山中。

鳞次栉比的窨子屋

在坌处、远口一带,民间素有“中寨的谷子,抱塘的窨子,三门溪的银子”之说。走进抱塘,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鳞次栉比的窨子屋,始信“抱塘的窨子”此言不虚。小小抱塘村,家不过百余户,人不足700口,世代农耕,兼营林业,山窝窝里怎么会冒出这么多窨子屋?细访查,醍醐灌顶,豁然贯通,且从头道来。

据粟多焕、吴庆奎、吴述斌三位老人介绍,抱塘起源于元代,距今已有700多年历史。最先迁居此地的是吴姓祖太公吴太伯(尚亨),从远口搬来。其次是粟姓,先祖粟子能于明嘉靖四年(1525),携文福、文兴二子从湖南会同迁来。第三是潘姓。之后李、刘、罗、龙、杜、覃、谢诸姓陆续迁此,最后达到10多姓。各姓人迁到抱塘后,散居于老寨坪、对岸寨、麻寨、对安田、枫木冲5个地方。地分散,姓不同,但奇怪,每天各家的牛放出去,总会自动聚集到抱塘来,啃吃这里的粽子叶。人们觉得蹊跷:这牛老聚到这个地方来,是不是这里的龙脉好,受神灵驱赶?于是请地理先生来看。地理先生架罗盘,观山形,然后煞有介事地说:“这抱塘地形是个金包鱼,吃剩有余,谁坐谁致富。”各户一听,怦然心动,谁不想发家致富?便争先恐后搬到抱塘,聚居成了一个大寨子。抱塘原先写“鲍”塘,因后山像个金包鱼。后人觉得鲍鱼之市,腥臭难闻,寨子四面青山环抱,不如“抱”字来得贴切,遂改“鲍”为“抱”。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天柱建县后,抱塘寨属归化乡二图,清代属由义里,民国属第五区坌处镇(乡),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属坌处镇(乡)。现有148户,628口人。

然而遥忆当年,现今的抱塘远逊昔日繁华。抱塘寨从明洪武年间兴起100多年后,达360余户,1000多口人,清康乾盛世达鼎盛时期,抱塘已形成了一个繁华的集市,长街短巷数百米,妇女下河不湿鞋。市面上有绸布店、豆腐店、百货店、小吃铺、屠夫摊、伙铺、客栈等店铺,琳琅满目,五彩缤纷。仅开客栈的就有粟用权、吴德泰、吴增武、吴远怀、粟周胜、吴远标6家,还有做丝烟、烟土、食盐、糖果等生意的若干。

△ 豆腐制作(吴厚征/摄)

是什么东西撑起这个世外桃源似的繁荣市面?是木材,是古驿道。清康乾时期,抱塘自产自销成材杉木面积达一万余亩,南来北往的木商,常住抱塘或三门溪,将采购的木材扎成子,从抱塘溪放出三门溪,然后扎成大排顺清水江放下洪江。这其中,抱塘人可获三笔收入:销售木材收入、客栈食宿收入、扎放子收入。如此年复年,月复月,日积月累,抱塘人的腰包逐渐鼓胀,仓廪渐渐充盈起来。有了原始积累,抱塘人雄心大发,购油山,买田地,趁农闲,做生意。东走花里到竹林,南经龙塘出靖州,西过中寨走锦屏,北出三门溪,顺水下远口,出湘楚。贩卖丝烟,倒腾布匹;贩运食盐。寒来暑往,斗转星移,抱塘形成了个从东到西、由南至北纵横270米、一色青石板铺墁的大驿站,商贾云集;抱塘至湖南靖县大堡子的羊肠路,变成了15公里的花阶宽驿道,马帮不绝。民国时期,赶邦洞牛场的牛客赶牛过抱塘,一天就过了340多头。驿站驿道让抱塘人大获实惠,来往客商食宿和生意利润收入都不菲。

于是清乾隆四年(1739),由木材和驿道造就的抱塘第一个富翁吴对廷,在抱塘悄然竖起了第一幢窨子屋。这幢窨子屋长5丈,宽5丈,进深5间,横对称3间半。中间一个大花园,两个天井。当年的吴对廷可谓家财万贯,富甲一方。他的田土上千亩,茶籽逾万担,油山坡连坡,木山跨湘黔。他家的金银堆成山,银洋金元宝要用谷仓装;他家的山林广无边,马从竹林龙塘放出去,一个月不收栏,都伤犯不到别家的禾苗。

木材和驿道造就的抱塘第二个富翁是粟满兰,他经营木材起家,到他儿子粟宏政时家道鸿兴,不仅田土、木山、油山多,在做木材生意的同时还兼做油(茶油、菜油、桐油)生意。他油生意做得很大,大量收购本地成品油外运,家里常存有上万斤成品油,储存在能装上千斤的几个庞大木桶里,装运时要架梯子上去舀。这种大木桶现还存有两个,足以为证。几年木材和油生意下来,粟宏政也富得流了油,于是紧步吴对廷后尘,在抱塘竖起了第二幢窨子屋。

有人带头,群起效尤。随着木业的日益兴旺和生意的日益兴隆,抱塘的富户如雨后春笋,蓬勃滋生,从乾隆至嘉庆年间,窨子屋一幢接一幢拔地而起,最后达到了20幢。

在修建窨子屋的同时,吴、粟二姓族众还积极鸠工集资,分别于乾隆二年(1737)和乾隆十年(1745)修建了吴氏宗祠和粟氏宗祠,两祠均坐落于寨中心,相距不过300米。吴氏宗祠占地300平方米,建筑面积277.35平方米。粟氏宗祠占地300平方米,建筑面积168.3平方米。

△ 粟氏宗祠(姚学银/摄)

抱塘人在搞木材做生意抓创业的同时,不忘“圣贤垂训,启迪为先”,兼抓教育。以吴君能、吴君占、粟云开、吴世荣、粟通义、吴文芳等人首倡,于乾隆二十一年(1756)创建了凤鸣馆,以供本寨及附近孩童入学就读,并竖“凤鸣馆碑记”以纪。其碑序曰:

“时维圣贤垂训,启迪为先,朝廷设科,建学为首。是故三代以来,夏曰胶,殷曰序,周曰庠。造士之端,其由久矣。况今圣王治世,崇尚儒林,国有学,党有庠,家有塾,此固道一而风同者也。我团原有旧馆,世讲学其中,奈基非久藏,数徙靡定,竟未有名焉。至乾隆丙辰,于村左巽地,卜其山水秀,峰峦排列,复迁于斯。前人因其地属高岗,咸思羽仪王国,遂额曰凤鸣馆。既定之后,地灵人杰。庚午乙亥,迭采泮芹食,是文运日新,其进难量矣!及贰拾壹年丙子春,父兄视其旧馆窄狭,鼎新重建而启迪后人之意。虽不仅为取第占鳌之计,然苟于中而造就有成,将异曰者:或腾蛟起凤,或附凤攀龙,何莫非凤鸣之,应父兄之愿与夫?……朝廷作人之意同哉。是为序。”

凤鸣馆开办以后,坌处、杨渡溪、三门塘、中寨等四十八寨都有学子来就读。如今,凤鸣馆舍早已倾圮,仅余“凤鸣馆碑记”碑尚存于寨背井坎边。凤鸣馆亦曾培育出科考中式的姚仁仕、姚子元兄弟和国民党贵州省咨议局议员龙昭灵等人才。

抱塘人在大兴土木修建住房的同时,还兼顾公众出行的方便,大兴公益事业,修井、架桥、铺路。尤其是寨内的巷道,东西南北,纵横交错,全用青石板铺墁,每条巷道交汇均呈“丁”字形,无一条交叉而过,故外人入寨,如入迷宫。抱塘先人是否按八卦迷魂阵布局?不得而知。但为长富久安,抱塘人把村口外两座横跨抱塘溪连通古驿道的风雨桥尊称为金锁桥和银锁桥,意为把抱塘的金银财宝永锁抱塘不外流。

△ 抱塘虹桥(姚学银/摄)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抚今追昔,600余年过去,当年那些古迹的创造者早已成为历史的过客。他们留下的20幢窨子屋、2座宗祠、18条石板路、10条花阶路、2座风雨桥、一条古驿道、20余通古碑、2口古井、一个学馆等古建筑,大部已倾圮颓败,有的仅存遗迹,有的已无遗迹可寻。就算保存较好的5幢窨子屋、2座宗祠,也已失去昔日光华。然而,无论留存多少,损毁如何,都值得我们珍视、爱护、研究,因为它们毕竟见证了抱塘昔日的辉煌,是无价之宝。

独特的语言及歌场文化

抱塘及附近的中寨、三门塘、龙塘、新寨、高坡、花里、湳头、棉花等村寨,是天柱、锦屏、靖州两省三县交界“四十八寨”的中心地区。千百年来,在这个方圆不到500平方公里的狭小范围内,苗、侗、汉3个民族杂居其间,亲如一家。这里的村民,不论苗、侗、汉民,遇苗说苗话,遇侗说侗语,遇汉说汉话,寨与寨之间,人与人之间,彼此交往,并不存在语言上的障碍。这种独特的语言文化现象,与当地苗、侗人民历史背景和生存环境密切相关。据史载:苗、侗先民,在夏、商、周至春秋战国时代,就溯沅江到清水江沿岸定居。明、清两朝开发清水江一带木材,湖南、湖北、江西、江苏、安徽一带的汉人木商也散住清水江边各寨;加上明朝初期,朝廷为巩固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统治,从中原不断派来军队在当地驻扎,后他们也成为当地居民。故形成苗、侗、汉民相互杂居,习俗相互融合,语言相互融通这一独特的在其他地方鲜见的语言文化“奇观”。

△ 平芒歌会(吴厚征/摄)

抱塘的歌场文化也很有特色。在抱塘周边相距不到10公里的范围内,有平芒、三门塘、新寨、天华山、龙凤山、四方坡、丫婆坳等著名歌场,抱塘是中心。抱塘歌场场址就在其村边红桥桥头树林里。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俗称七月半)开歌节,十里八乡的民众集中到抱塘歌场,或一天或连续数天。在歌场上男女对唱,以歌传情;或相互盘答,以歌达意。歌词采用比喻、叙事、夸张、借喻等多种手法,随机应变,巧妙穿插,直接演唱。歌场中苗人、侗人、汉人语言虽不相同,但唱山歌时,却一律用侗语演唱。每位山歌爱好者,在同一歌场上,都能流利用“河边调”、“高坡调”、“青山调”、“阿哩调”这四种唱腔演唱同一主题的山歌。“河边调”唱腔似清流叮咚、甜润绵柔;“高山调”音调嘹亮,声震山谷;“青山调”如林中画眉,音色抑扬顿挫,婉转悠扬;“阿哩调”唱腔活泼、欢快,使听众如醉如痴。“四十八寨”侗、苗民歌,地方特色突出,经久不衰。这一独特的歌场文化,千百年来,一直保持至今仍未改变。以抱塘为代表的“四十八寨”这种语言和歌场文化,是一块不可多得的民族文化瑰宝,必将成为当地旅游开发的品牌。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