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茅坪•木商文化映古镇
2017-11-07 13:27作者:吴育宪

白市水电站下蓄水后,茅坪古镇就有了一个碧波荡漾的湖面。远远望去,古镇犹如飘浮在水中的仙山琼阁。

湖面上泛起缕缕白雾,白雾很薄,弥漫着,缥缈着,隐隐约约地遮着水面,如少女脸上罩了一层洁白的轻纱一样,让人明明知道很美,总想伸手掀开那白纱,一睹绝世容颜,可又不敢。

△ 茅坪镇景(范诚/摄)

湖畔上,是木楼。茅坪古镇的木楼立在水岸边,一排一排,都是古式的吊脚木楼。

茅坪古镇的木楼,有一种古朴的美,古典中带着坚韧,一任岁月风雨的剥蚀,显得有些沧桑,依然那么牢实稳固,如那古镇里坐在青石板上的老人,尽管饱经风霜皱纹满面,身体仍然那么壮实硬朗;茅坪古镇的木楼,有一种温柔的美,朴实中带着幽雅,一任天然,毫无装饰,如茅坪水乡的女子,妩媚,婉约,简练。

古镇的木楼,都用当地杉木修建,大多三间三层或五间三层,木梯、八字门、印合板壁、花格窗,木工精细,技艺精湛,做工考究,极富特色。

在清水江湖畔的古镇闲逛,湖光水色映入眼帘,习习清风拂面,静谧的湖,温柔的水,撩人心智,拨人心弦,让人顿生情愁。这时,水边的木楼上,花格窗不时开启,总有粉嫩青涩的脸儿露出,浅浅一笑,让人心中漾起一圈一圈涟漪。

古镇的木楼,虽然年代久远,可是,因为古,才给人一种木皮盖顶、杉板为壁、鸟依花窗的古韵美。

徜徉于古镇的古街古巷中,明清时期那繁华的商业气息扑鼻而来,让人又回到了久远的木商时代。

茅坪是贵州历史上最著名的木材商埠,是清水江历史上著名的“三江”之首,亦是湘黔四十八古寨之一。茅坪木商古镇,不仅成就了无数代人追求财富的梦想,造就了灿烂辉煌的清水江流域木商文化,而且也带来了清水江沿岸的文明。明清以来,由于木材贸易的发展和繁荣,古镇因木而生,因木而荣。发迹的木商和因木富有的人们建起马头墙窨子屋、祠堂、寺庙,创办培育人才的学馆,街道铺就静逸油光的青石板,寨旁、路边竖起“功劳”纪念石碑,外商建起会馆。古镇发展至今,虽然现代文明的强势正在冲洗过去的模样,但我们仍可随处看到斑驳的封火墙,古老的石板道,青苔蔓延的古石碑。古镇至今仍保留有窨子屋、木商会馆、古民居、古祠堂、木坞码头、古桥、古井、古驿道、古石街、古寺庙等30多处古迹;遗存有商号斧印、商号大钟、木商簿文契和捡尺竹篾码单等木商文物;20多幢非常完整的封火楼四合院,粉墙黛瓦,翘角飞檐,青砖外墙,雕梁画栋木内核,回廊万字花格窗,无不体现“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的徽派建筑风格。这些文物古迹,是明清时期江南木商与清水江苗侗群众交流合作,木业贸易,形成和遗留下来的特殊文化遗产。湘黔文化、荆楚文化、江淮文化与清水江苗侗文化,在这里兼容并蓄,融汇一体,既有江南地域文化的瑰丽神奇,又有苗侗本土文化的古朴悠远,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清水江木商文化。茅坪古镇被誉为清水江木商文化博物馆。

△ 木商文化展示(范诚/摄)

走在古镇中,古墙古砖古宅院,古道古井古码头,一切都是那么古朴悠悠,让人仿佛走进了历史的时空隧道,走进了古镇拉木放排和“一口喊断千金价”那段木材交易岁月。

看到古宅院中存放的商号斧印,还有屋角那锈迹斑斑的放排铁撑拉钩,听老人们讲述架厢拉木、放排下滩的故事,古镇拉木放排的一幕幕情景又浮现眼前,“加把油勒,啊嗬!同着力嘛,啊嗬!”,苗家汉子激越高亢的拉木号子声仿佛又在响起。“我郎放排下洪江,今日去了几时还。滩险浪大水中过,手握艄棹心头寒。顺风顺水把排放,最怕搁浅触暗礁。暴雨水涨排散架,人落人散抛下江。河水汹涌命难保,死在江中喂鱼虾。放排的人命真苦,哪人愿嫁放排郎”。放排佬们放排下滩悠悠的歌声仿佛又在古镇上空回荡着。

这样的号子声和歌声在清水江边的乡村中已经消逝很远很远了,只有走进古镇,抚摸留下的文物古迹,听老人们讲述过去的故事,拂去遗迹上的尘埃,才看到斑斑点点的历史印迹。古镇的木商文化,是清水江这片地域特有的不可复制的宝贝,显得多么稀奇珍贵啊!

△ 茅坪古宅(范诚/摄)

从历史的记忆中回过神来,看着飘摇在湖面上的渔船,不禁让人想起了古镇当年那位书生,一袭长衫,一支笔。他走出茅坪古镇的木楼时,白发老母站在楼前声声嘱咐学成早日归来。他走下临水的台阶时,看到了袅娜细腰在江边浣衣的苗家女孩那双期盼的汪汪泪眼。他执地跃上了清水江上杉木扎成的木排,挥着手,顺流而下,沿着清水江走了出去。从此漂泊四方,去了武汉、上海、浙江,留学莫斯科。与刘少奇、向警予领导工人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早期工人运动领导人。与林育南、柔石等二十四人被国民党杀害于上海龙华,碧血凝结在上海龙华24烈士的丰碑上,再也没有回到古镇。

他就是龙大道,茅坪古镇永远的游子。

这样的游子,在古镇还有很多,列出名单来,长长一串:龙云,中国工农红军师长,毛泽东第一次反围剿词写到“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活捉敌军师长张辉瓒的就是从古城走出去参加红军的龙云。舒文谟,乾隆时期武举,官封武德郎,清水江下游开科第一举人。龙燮廷,光绪三十年(1904)经营木业发迹,年营业额白银达20万两以上,曾为贵州锦屏、湖南洪江两家银行行长,号称清水江首富,富而回报乡梓,创办茅坪学堂,兴教于乡里。龙开荣,留学比利时机械工程专业,是清水江一带苗乡侗寨中工程技术出国留学第一人。唐维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级知名桥梁专家、知名铁道专家。龙咸灵,我国空间物理学家,武汉大学教授……。

△ 石羊哨姊妹岩(范诚/摄)

长长一串古镇的游子啊,在中国历史长河中洒落着,如昨夜星辰,熠熠生辉。

这些古镇的儿女们,离开古镇时,大都怀揣着一缕剪不断的乡愁吧。

其实,生在古镇,长在古镇,走出古镇,或是来过古镇的人,都忘不掉清水江水面上缥缈的薄雾,忘不掉湖畔上一排排古老的木楼,还有古巷里的宅院、会馆、马头墙、古庙、古井、古桥、古碑、古钟、古码头,更忘不掉水边木楼上不时打开花格窗向湖中眺望的苗家少女。

无论游子,无论过客,无论名人,无论常人,概莫能外。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