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亮江•亮江遗韵展风华
2017-11-06 08:01作者:吴育瑞

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气。依山傍水之地,自然是堪舆学中认可的好地方。

湘黔边界的清水江,流淌着绿色的神韵、和谐的歌舞以及随着木材贸易的兴起、发达、衰落、回归宁静而积淀下来的木商文化一直深深吸引着我,让人沉醉其中,眷恋不已。清水江,成了我梦开始的地方。几十年里,我蜗居在清水江畔的崇山峻岭中,游走在这里的苗村侗寨,与河流、与水的感情越来越深,可谓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看河景,沐河风,听河声,走河堤,早已是我每日必修的功课,若是哪一天不看一眼河流,不听一会儿水声,不闻闻河水散发的丝丝腥味,内心会感到失落而引发一股莫名的不安。

清水江畔的村落大都以支流溪名为寨名。黔东南锦屏县境内清水江河段最大的支流亮江与清水江交汇处的这个村落,就以亮江为寨名。

△ 亮江寨景(杨道泽/摄)

亮江,苗语称之“南亮”,地处湘黔交界的亮江与清水江汇合处南岸。依山傍水,山清水秀,古树苍翠,风景独好。这里温润的气候,纵横的河流,密布的溪塘,养育了丰饶的草木生灵和淳朴厚道的人民。亮江、下寨和犁头咀三个自然村寨分处亮江河左右岸,正所谓“一渡两江三上岸”。亮江和下寨旧属天柱县,民国三年(1914)划入锦屏;犁头咀属排洞村,黎平府管辖,土改时犁头咀与亮江合为一村。清代,亮江属天柱与湖南交界地区锹里四十八寨之一。

世居清水江畔的苗村侗寨乡民,生于厮、长于厮,祖祖辈辈厮守故土。是舍不得那些美好的河水,也是对河流由衷的尊敬和热爱,对河流怀着一种敬畏,怀着一种崇拜。他们认为,河流就是历史老人本身,大地的往事都镌刻在河流弯曲的身上,散落在河畔的那些沙砾中。随便一粒沙、一块河边的石头、一页沉没于河底的木船碎片,都记载着过往时光的遭逢际遇。其间惊心动魄的事件和情节堪比一部百科全书。随意拾起一粒石子,在它细密的纹路里,浓缩着比《史记》更浩瀚更久远的时光密码。

2010年7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在锦屏县三江镇亮江村考古发现了两处新石器时代遗址。遗址中遗物丰富,其中,亮江遗址文化层堆积厚度超过4米。这两处遗址均位于清水江和清水江支流亮江的河边台地上,是考古专家在对清水江白市水电站锦屏境内水库淹没区进行文物调查、勘探时发现的,分别被命名为亮江遗址和培垭遗址。在亮江遗址,考古人员从文化堆积层中采集到了500多件石器、陶片,石器均用砾石打制而成,主要是砍砸器和刮削器。据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介绍,这两处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现,证实早在7000多年前锦屏县境内已有人类生存繁衍。

△ 出土新石器(杨秀廷/摄)

据乡民世代的口传歌授,亮江村的先民于明朝中期在此开寨,这曾是锦屏地区最大的集市,一条石板街贯通全寨,外地木商在此长住,商铺、会馆、客栈散落其间。在亮江寨后四五公里处,现今尚有广东山、福建山、广西山等地名和“宝府界”界碑(湖南宝庆府商人山界)。兴旺时有800多户,分上寨、下寨、新寨、三磴园等多个组团居住。现寨脚边大片良田即为旧日寨址,当时赶场苗船多达300余艘,有“小洪江”之名。清康熙时期,亮江集市被新兴的茅坪木行取代。这些商家大户外迁前,集资于寨边修石拱桥一座留作纪念,今人称之“告别桥”。

亮江居住有苗、侗两个民族,苗族居民略为多一些。新中国成立前,湘黔边界的四十八寨集资在亮江建公渡,置渡船田四五亩,免费渡送寨中人。新中国成立后渡船田收归公有,公渡至此消失。

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在生产、生活、文化和习俗上都受到河流影响,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把河流喻成一位博大精深的百科全书式的学问家和具有无穷原创力的创造者是不为过的。

静静地站在亮江村前,抚摸沧桑的青石板,聆听亮江和清水江交汇形成的历史心跳。苗侗儿女们用生命铸就的木材贸易的辉煌,波涛汹涌中放排下江,那马嘶人叫的声音犹在耳边回响,送别放排工的歌声从历史深处翻涌而来。

明清以来,清水江上,因木商贸易的兴起,长江中下游的水客溯江而上,清水江畔的村落就成了汉文化与苗侗文化交融的重要地区。长江文明与地方民族文化相互汇合,形成了当地文化自身的特色,亮江村自然成为首选。这仅从亮江村的各种历史地名和界牌,就可窥见一斑。

亮江与清水江上其他村寨一样,山多田少,林丰粮缺。千百年的生存发展,林业文化便从农耕文化中凸现出来。这种文化内涵丰富,包括造林营林经验,爱林护林习俗,木材生产运输习俗,木商经营习俗,苗族侗族风情及其风物等等。由于清水江木业市场开发较早,外来商帮群体的长期深入,本地林业文化和民族风情与江淮、荆楚文化自然形成大交流、大融合。人们的思想观念、建筑风格、饮食习惯、民间习俗、语言文化等等,无不打上汉文化的深深烙印。

自明末以来,清水江发达的木业市场,大规模的造林营林,吸铁石般地吸引着数以千计的各省木业商帮和农民入涌清水江两岸,抢滩木业市场,从事租山造林,清水江畔的优质木材和土产山货源源东流,江淮、荆楚的食盐、布匹及其日用百货溯江而上。数百年的人员双向大流动,商品双向大流通,文化意识双向大融汇,形成了以林业为中心的文化大交流、大融合,最终形成了清水江流域独特的林业文化。在亮江村,可以看到这种木商文化涵盖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以致出现别具一格的木商文化。

随明代“皇木”的频繁征集,自明末清初,清水江山门大开,外省木商络绎于道。以安徽“徽帮”、江西“临帮”、陕西“西帮”为代表,“五瓤”“十八帮”等中原、江淮、荆楚各省木业商帮群体数以千计地涌入清水江采购木材,运销华东、华北大地。许多木商就居住在亮江村,经营木材,谋求生存。时下,举国上下大谈特谈的开放、创新,其实,早在明清一代,亮江村就已经是一个开放、创新的保税区,市场经济早已在此繁荣开了。

天下熙熙,为利而趋;天下攘攘,为利而往,这就是商业王国的准则。然而,清水江木材市场形成以后,木材经营的高额利润使运输木材和停泊木排的江河价值日益显现。清水江畔的苗侗人民,为解决各河段木材运输权,规范木材水运秩序和木材经营的市场行为,先是在民间制定了一些约定俗成的规则,然后不断规范,成为标准之后,当地群众把条文镌刻在碑石上,题写在纸契里,镶嵌于人们的生活中。如锦屏境内的卦治、王寨、茅坪“三江”分年轮值“当江”、“三岁而周”的“江规”,亮江由沿江各寨分段运输木材的“八步(八段)江规”等等。后来,这些民间规定被官府批准,上升为地方性法规,刊刻表立于官道上、码头旁,公开发布的文书,使人们诚信经营,是这些法规终究使清水江的木业市场得以持续几百年。“青山常在,永续利用”等地方俗语成为清水江流域的时尚语言。“读不完的书,杀不完的猪,砍不完的树”正是连绵不断的青山写照,砍了又栽,栽了又砍,砍砍栽栽,不断迹地更新,形成了清水江木业市场数百年间木材涌流的不竭源泉。

△ 亮江风光(吴育瑞/摄)

当然,亮江村受中原文化、江淮文化、荆楚文化影响最深最明显的是建筑文化,其中的会馆建筑、宗祠建筑、宗庙建筑、民居建筑中的窨子屋和四合院尤为突出,唯鼓楼、风雨桥、吊脚楼是当地苗族和侗族所特有的标志性建筑。

随着时代变迁,亮江村里的一些会馆建筑,早已淹埋在历史的记忆深处。只有一些民居建筑,还保持其特有的风格,有窨子屋,有木质四合院,也有吊脚楼。前两种是木材贸易兴起后引入的,为数较少,是大户人家的标志;吊脚楼则是苗侗人民居住的传统房子。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这里依山而建的吊脚楼,或全吊,或半吊;或三间,或五间;或两层,或三层。高低不一,大小各异。顶盖小青瓦,支柱、穿枋、墙壁、楼板门窗等全以杉木为建材。一层为吊脚部分,一般用于关猪牛、养鸡鸭、放农具、堆柴禾;二层以上为堂屋、厨房、卧室等。山区农耕时代的气息仍很浓重。

清水江,是梦开始的地方。亮江村,是心沉静下去的土地。站在亮江河与清水江交汇的沙砾上,面对一条河流、一脉溪流、一眼山泉、一泓碧波,世居与后来移入的人们都绝不仅仅把它们看一个东西或一个物件,肯定会看作一种生命,一种比生命还要久远、要幽深的根本,那是孕育生命的地方,是希望的地方。

亮江,是一个村庄,也是一条河流,还是一个族群心灵深处的皈依,是一个民族文化的依托,是一个沉淀着锹里四十八寨木商文化的灵魂记忆。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