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玉马•马背悠悠承古寨
2017-11-02 20:35作者:龙校华

自然奇景“骏马饮槽”

或许只有苗族中的草苗族群,才能在山高水远之地寻找到诗意的栖居。

大约在400年前的一个清明时节,一位叫龙富万的男子翻越湘桂边界的青草长坡,眼前豁然出现一片奇特的山谷:山谷中有一座山丘形如骏马,山丘北面亮出一汪河水冲刷而成的小湖,这一山一水天作之合,组成一幅美妙的“骏马饮槽”图。而崇山峻岭环绕山谷四周,像一个巨大的马厩。温煦的阳光把岭上的青松照得格外苍翠,山谷里雾气蒸腾,百鸟争鸣…… 龙富万看到山谷深处已经住着几户人家,依稀还能听到几声人语和牛犊的欢叫。几块水田分布在小河的两岸,秧苗像针尖一样从细腻的田里长出来,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

△ 玉马苗寨(龙校华/摄)

这便是玉马村(古为“几马”)400年前的田园景象。

这样一片美丽安详的土地,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是何其珍贵!可想而知,当时龙富万的心情应该不亚于发现新大陆那番激动,他从湘西南靖州一个叫柳细(今靖州县平茶镇棉花村楠木山苗寨)的村子辞别父母一路往南,带着宗族的使命寻找宜居之地,传承和繁荣其血脉。而眼前这片世外桃源一般的山谷,正是他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理想归宿。或者说,冥冥之中注定他属于这个山谷。

现玉马村龙氏家族还这样相传,说祖爷爷龙富万是在夜幕降临之时进入山谷,此时山谷中的几户人家炊烟袅袅,照明的松火已经燃起,亮光向山谷四周散射,显得格外温暖。初来乍到的龙富万隔着小河与收工回家的主人打招呼,没想到对方热情地邀请他进屋投宿。

机缘已经到来。

“富万田”的建寨初心

山谷里的几户草苗人家姓王,早些年搬来此地,看好山谷中这块“骏马饮槽”的风水宝地。多年来,他们一直期待其他苗胞前来聚居,以便就地联姻,繁衍生息,共同应对这并不太平的世道。

龙富万就是那个从茫茫大山里走来的有缘人。

当晚席间的谈话一定温馨而又充满艺术。屋外的小河淙淙流淌,树林里百鸟归巢歇息,整个山谷都静了下来。推杯换盏,酒过三巡,在婚嫁话题上习惯含蓄表达的草苗人,那夜到底是谁最先道破真心?现在玉马村龙氏后代普遍的说法是:祖爷爷龙富万英姿俊朗、仪态翩翩,王氏主人家心生欢喜先开了口,诚邀龙富万留下来当王家女婿,自立门户。王家的大闺女对此也挺欢心,这门婚事当晚就定了下来。

△ 先祖走来的古道(龙校华/摄)

他乡遇知己,洞房花烛夜,当晚酒意朦胧的龙富万一定幸福得恍如梦境,山谷里美好的风物,眼前热情的王家人,以及温柔娇羞的王家大闺女……如此美丽的相逢,注定传为佳话。

成家后的龙富万倾尽全力,勤奋创业,报答王家的知遇之恩。

现在玉马村还流传着“富万田”的故事。相传龙富万常年披星戴月,开垦出百亩良田留给子孙。龙富万家业有成,子嗣兴旺,开启了龙王两族世代秦晋之好,玉马村人口大发展由此开端。到清朝咸丰年间,玉马村已经有百户人家。其中龙氏家族的人口发展尤为迅速,这个时期众多龙家子嗣开始往外迁徙。现汾水、布代、上亚等周边草苗寨都有龙氏家族居住,大都是玉马村龙富万的后代。

如今玉马村的“富万田”有些已荒芜,不知道那些离开家园奔向城市的人们,是否记得先祖们披荆斩棘、守护家园的那份美好愿景。

古老敲竹回荡玉马

当然玉马村有些传统文化习俗还是得以发扬光大。

随着人口逐年增长,玉马村形如骏马的山丘上房屋分布越来越密集,一屋挨着一屋,一旦发生火灾便是一场大灾难。

400年来玉马村不知道遭受多少次火灾肆虐,但每次火灾过后,人们依然默默地在原地重建家园,舍不得离开这块世代生存的土地。

△ 玉马老寨门(龙校华/摄)

后有一位高人指点,说玉马村居住的山丘是一匹野马,它咬着锁链,摇晃着身子,村子在“马背”上,自然不得安宁,必须“敲山震马”,压一压它的威风。

于是村民们纷纷到山上砍来竹子,制作成回音筒,每年的小年夜、除夕和元宵节全村男女老少背着小竹筒挨家挨户巡游,一路敲打一路唱歌。巡游队伍每到一户人家都要放鞭炮迎接,通宵达旦,全村一户都不落下。队伍里有一面巨大的牛皮鼓,所有的竹筒都跟随大鼓的节拍一齐敲打,浩浩荡荡,响声震天。

“敲山震马”慢慢演变成娱乐活动。年轻后生们更在巡游的晚上跟随队伍物色心仪的姑娘。为吸引姑娘的注意,有的用木叶吹着动人的曲子,有的打扮得英姿焕发,也有的先走几步去帮姑娘放鞭炮迎接队伍……

这大概是所有草苗村落中最独特的风景线。玉马村人口众多,“敲竹之夜”活动变得越来越丰富多彩,打油茶,行歌坐夜更是不在话下。有识之士还捐赠款项,置办铜锣大鼓,成立专项基金,要把玉马特色的民俗活动传承发展下去。

古老的敲竹声依然回荡在玉马村的上空,可是外界却很少有人听得到。可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还有很多盲点,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听到玉马村那回荡400年的敲竹声。

青山依旧继往开来

因为没有文字记载,“马背上”的村落——玉马村还有很多风物往事、人文历史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草苗学界盛传的“高宇玉马碑”已经下落不明,或许这通古碑带着它所篆刻的历史永远地沉睡在地底下。

于是,修族谱成了最具体的记录方式。

现存的玉马村龙氏家谱显示,从龙富万至今已是17代人。而玉马村的王、范、潘氏已经没有更久远的族谱可考。相传在龙、王两氏之前,玉马村的山丘上已经有欧、姚等氏草苗人居住,但现在也已无从考究。

但可以肯定的是,玉马村这块风水宝地曾经是草苗人聚居圣地,各个姓氏先辈在茫茫大山里慕名迁徙到此,和谐地相处在一起,相互提携、开荒种地、共建家园。每操办一场婚事、开辟一块水田,对弱小的草苗族群而言都是一次奋力向前。

△ 玉马古枫树(龙校华/摄)

玉马村山丘上屹立着几棵古树,历经漫长岁月的风吹雨打,树身干裂斑驳。但百花争荣的时节它依然生机盎然,注视着村子里的每一次变迁。600多户的玉马村(含高宇屯)一直是广西境内草苗族群最大的村落,也是湘西南苗族向桂北迁徙的一个重要中转站。梳理好玉马村的建寨历史和人居往来,对研究草苗生活习性、风土人情具有重要意义。而对身在城市化时代洪流中的草苗后代而言,更是一次对家园记忆的回找。

历史的车轮势不可挡。草苗人该如何屹立于民族之林?应该就像龙富万那样,真诚如赤子,顽强如青草,鲜艳如山花,在高寒的山岭上迎风生长绽放!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