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零溪•铅华洗尽古风存
2017-10-21 08:23作者:陆湘之

“世事如棋局局新”。天下之大,何处不变?天在变,地在变;人在变,事在变;社会也在变。沧海桑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物是人非,曾经的辉煌、显赫和威烈都化作一缕轻烟,消散在历史的尘埃中。

零溪便是如此。至少,在某些方面。

零溪,是一条小溪的名字。它是靖州第二大河流——四乡河上游的一条重要支流。零溪和平茶溪交汇于藕团,始称四乡河。四乡河汇集了众多的溪涧,一路向南,然后在通道境内的县溪折向东,流入渠江,汇入沅水,最后融进烟波浩渺的洞庭湖。

零溪,是一个古老的苗寨名。它的名字赫然载入了官方典籍中。只是在清代中叶,零溪被另外一个名字所取代,变成了现在的“三岩桥”,简称“三桥”。“岩”在当地土话念“an”,意为深岩洞。此寨地处喀斯特岩溶地区,寨后为石灰岩山,岩洞颇多,三桥的三个小寨分别有一个较大的石洞。因此,上寨、中寨、下寨依次被称为“上岩”、“中岩”、“下岩”。三个小寨之间有石桥相连,故称“三岩桥”。“零溪”仅存在于古典书籍的记载和人们的记忆中。

△ 三桥寨景(龙本亮/摄)

零溪,是一个军事基层单位和行政衙门的所在地。宋淳熙年(1174年),朝廷便在此设立零溪砦[zhài]。砦是宋代的基层军事单位,相当于现在驻军一个排编制。零溪砦和贯宝砦是靖州境内最早设立的两个基层军事单位。明朝之后,随着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变化,零溪的地位便凸显出来。从明朝到清朝,零溪都是靖州的第二行政中心。明嘉靖九年,朝廷在此设立零溪巡检司,清代因之,直至宣统年间(1910年)才裁撤。由此可见,零溪的政治地位和军事地位非同一般。

零溪,更是由湘入黔入滇的重要通道,素有“湘黔咽喉”之称。明朝为朝廷保障大西南黔滇走廊的要津,清代是控制“蛮区”的咽喉与要塞。正因如此,自宋代以来,湘黔桂边境所发生的兵事,零溪多在其中。

元朝至正六年(1346年)十月,零溪苗民吴天保,杨留总发动苗民起义,揭开了反抗元朝暴政的序幕。先后攻陷武冈、黔阳等地,屡次击败元军, 并杀死湖广行省右丞沙班。九年(1349年),元军攻陷零溪,起义失败。这次起义动摇了元朝的统治基础,加速了元朝的灭亡。之后的明清两朝数百年间,同样是兵燹[xiǎn]不断,烽烟时起。

清咸丰元年,新宁李沅发农民起义军进攻靖州,二月初十日,在零溪和藕团一带与清军对决,毙伤清军百余人。咸丰五年、七年、十一年、同治六年、太平天国军队多次在零溪一带与清军展开激战。

△ 古桥残墩(陆顺祖/摄)

1950年12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47军418团在剿匪战斗中,侦察分队与杨标、吴君庭匪部2000余人在三桥斛桶岩展开激战。侦察股长孙守信、战士刘桂生壮烈牺牲,将鲜血洒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虽然兵燹给零溪留下许多血腥、仇杀,抑或苍凉悲壮,但历史上零溪所发生的事件,对靖州后世的社会、经济、文化等方面留下了青史永垂的影响。

600多年前的洪武年间,清水江一带苗民起义,楚王朱桢、信国公汤和指挥数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来到零溪。在“平蛮”过程中,意外地发现湘西南、黔东南一带满山遍野生长着优质杉木,是建房的好材料。因水运条件优越,后来将其作为皇木运至京城建皇宫。这一发现,为靖州及清水江一带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遇。之后的几百年间,木材收入成了湘黔交界地区重要的经济来源。经济的发展和繁荣,推动了社会进步和文化繁荣,为世俗的改良提供了基础。

△ 拴马石桩(龙本亮/摄)

靖州锹里一带,曾经沿袭着一种“舅霸姑婚”的陋习。即“姑所育之女,定为舅之媳,若亲舅无子,堂舅霸之,倘若舅氏无子,将女另婚。舅则索钱,少则三五十,多则百余金。”这种强制性的婚姻,严重影响了苗族后代的素质和民族兴旺,因而引起男女青年的深恶痛绝和强烈反对,甚至造成命案。也造成了亲邻不和,寨邻不睦的状况。道光年间,锹里万才寨苗族姑娘潘好山被迫嫁给地背寨舅父家为媳。丈夫(即表兄)吴某自幼痴呆,又经常虐待、毒打潘好山。潘好山多次要求悔婚不许,怨恨不已,遂在吴某的饭碗里下毒草药,毒死了丈夫。结果姑舅两家争闹不已,打了三年官司,“亲家变冤家”,尸体三年未埋。道光十九年,靖州知府宋晏春,与零溪巡检司长官郑武,一同在零溪司审理此案。官府批文“此等陋习,定当革除”。锹里24寨苗侗头人即在牛筋岭款场合款,订立款规,禁止舅霸姑婚。现存于楠木山、地背寨的两通碑文记载了此事。

零溪位于四乡河流域上游山间盆地,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光热充足,降水适中,水源丰富,是喜温作物的适宜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丰厚的物质基础,加上第二行政中心的政治优势和苗寨人民的勤奋,零溪成为方圆百里最有名的村寨。明清时期,苗民励精图治,将汉文化与苗侗文化巧妙融合,形成独具特色的建筑风格和布局。民居既有窨子屋与四合院,又有干栏式木构建筑。寨内青石板街、鹅卵石道四通八达,曲径通幽;青石墁地,雕饰精美,寓意深刻,栩栩如生。寨门、戏楼、凉亭、家祠交相辉映,井然有序。既散发着厚重的田园风光,又折射出浓浓的耕读乡风。

自清代中叶,零溪更名为三桥后,更是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崇文尚武之风隆盛。据《靖州志》记载:清中至清末,三桥就出了武职六品千总刘云章,贡生秀才若干。还有崇儒尚道,乐善好施的刘祖绍父子。耕读之风,延续至今。直到现在,三桥仍是藕团乃至靖州最出人才的村寨之一。

△ 神鱼古井(龙本亮/摄)  

光阴荏苒,岁月悠悠。历史的辉煌和曾经的古迹已经掩匿于漫漫烟尘之中。自民国之后,随着政治经济中心的转移,当年的零溪——三桥,头上的金钗簪花,身上的绫罗绸缎,也随即悄然褪去,威严堂皇的零溪司衙门,四进十间的宏伟建筑已灰飞烟灭,只留下些许残砖破瓦。零溪司对面的神鱼井,亦落寞地处在昔时摩肩接踵的驿道边。“零溪司对神鱼井,仕女时来倚井栏。触手锦鳞皆五色,乘空掷作玉刀寒。”相传此井与黎平神鱼井相通,各色游鱼穿梭其间。古井无声地见证着昔日的繁华兴衰,古寨的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铅华洗尽,风姿犹存。昔日的零溪,今日的三桥,还有自古未能改变和继续弘扬的东西,那就是永不言败的英雄气和浓浓的耕读乡风。零溪遗风永在,三桥一直前行,在变与不变中,不亢不卑,守正出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