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江边•古寨探秘江边行
2017-10-10 12:39作者:姜雪峰

江边苗寨属靖州县平茶镇江边村,距离县城54公里,是靖州锹里上锹古苗寨之一。江边村有7个村民小组,182户800多人,江边苗寨是江边村2、3、4、5组400余苗胞居住的团寨。江边苗寨先后获批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全国第四批传统村落,其苗族织锦技艺和芦笙节均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 江边苗寨

季冬时节,我慕名跟随县委宣传部的二位同志前往江边村苗寨寻游。我们来到苗寨,车刚停稳,一位上穿蓝色对襟衣、下着青裤,头戴青帕的古稀老伯向我们迎过来,说村支书去镇上开会去了,让他在寨门口迎候我们。我主动跟他攀谈,得知老伯叫龙运达,是平茶镇人大主席任上退休的老领导。

苗寨状若蝴蝶妈妈

宣传部的刘主任对苗寨情况轻车熟路,知道站在什么地方最能欣赏到江边苗寨的全景,跟龙老伯说了几句,就带着我们往侧面的山坡上攀爬,站在半坡的古石板路上,果然整个江边苗寨惊艳地出现在视野里:红叶似火的古老枫树伫立在寨后的山尖上,褪尽了叶子、只剩灰白色枝干的大片枝丫稀疏挺拔的杜仲略矮一层,更低一层的是苍翠的杨梅树、柑橘树,然后是一层层错落有致、顺势而下的吊脚楼,瓦是青的、檐是白的、屋板壁是黄褐色的,层次分明,色彩鲜艳,衬着蔚蓝色的晴朗天幕,是一幅天成“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意画卷。

江边苗寨始建于明代,是迄今为止我见到过的靖州境内保存最完整最具特色的苗族村落之一。苗寨建筑多为抬梁穿斗式结构吊脚楼,每栋建筑都非常注重细节,每根梁柱的榫头、托斗都雕刻了精致的图案,比如云纹、象鼻、莲花、灯笼等,非常精致华美。从高处看,整个寨子是沿着两座小山坡顺势而上的,两山中间的浅坳里也住满了人家,吊脚楼从山上顺势而下又在平坦的坡脚向两侧山坡铺延开去,寨前两条小路则延伸往山冲的稻田两侧。望着眼前温婉灵秀的苗寨,我感觉脑中灵光一闪,十分惊喜地发现,江边苗寨的整体布局就像一只翩跹起舞的美丽蝴蝶,呼之欲出,活灵活现。

△ 吊脚楼群(石云昌/摄)

果然,我查阅资料发现,原来“蝴蝶”竟然是苗族祖先的信仰图腾。苗族人一直将“蝴蝶”尊为本民族的创世始祖,称为“蝴蝶妈妈”。这里面有一个古老的神话传说,相传蝴蝶妈妈是从古枫树变来的。上古时期,人类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山岭上到处是古老的枫树,有神仙从天上降落,砍倒了一棵古枫树,从树心里飞出了一只蝴蝶,这只蝴蝶和水上的泡沫“游方”(苗语,即恋爱)怀孕生下了十二个蛋,经大宇鹡鸟孵化十二年之后,生出了姜央(最早的男人)、妮央(最早的女人)、雷、龙、虎、蛇、象、牛等十二兄弟,后来苗族人就尊姜央为远祖,尊蝴蝶为始祖,称“蝴蝶妈妈”。蝴蝶在后来的中华文化中被赋予更多的文化内涵,如爱情、生殖、生命等,还有“庄周梦蝶”,梁山伯与祝英台幻化成蝶等美丽传说。

这个发现又再次印证了一个事实,就是江边苗寨为何有那么多的参天古枫树。我们一行沿着古老石板路攀缘到了山上新修的林区公路上,随处可见的需几人合抱的高入云天的古老枫树,枫叶绚烂似火。因为始祖“蝴蝶妈妈”是从枫树树心孕育出来的,枫树也就成了苗族的神树和图腾。苗民在村寨旁边种植枫树,把枫树奉为村寨的护寨树、保护神,祈求枫树神保佑村寨安宁、子孙繁衍、五谷丰登。

枫树和蝴蝶是苗族特有的文化符号。一个地方的传统村落承载着一个地方或者一个族群的历史记忆、生产生活方式、文化艺术结晶和民族地域特色,维系着一个民族或族群的根脉,寄托着本地域本族群世代儿女的乡愁。

祖祭文化源远流长

江边苗寨是一个遗世独立、完整地保留了本民族文化特征的族群寨落。生活在这里的苗族同胞,知足常乐,享受生活。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种秋收,男耕女织,遵四季农事节气而劳作收获、生存繁衍。农时劳作,闲时吹笙歌舞,饮酒聚会,生活安逸闲适。

△ 糍粑制作(龙本亮/摄)

龙老伯介绍:江边苗寨苗胞皆姓龙,无一杂姓。其先祖是湖南省绥宁县东山铁冲龙宗麻公的后裔龙远坤,于明嘉靖四十年辛酉岁从柳榜(今棉花村)移居江边寨,已历经450多年繁衍生息。江边苗寨一直保持着一种独特古老的祭祖仪式,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为祭祖日,活动包括祭祀先祖、踩芦笙、吃龙头宴等,所需费用由寨子的公钱开支。祭祖仪式开始的时候,寨中男子按辈整齐俯首跪拜于地,听苗寨长老念家族繁衍历史“流水簿”。这份“流水簿”类似于族谱,从一世祖开始到最近新逝的先祖姓名逐一念到,无一遗漏。长老在祭祖仪式上还要追远抒怀,悲情唱读,感念先辈的恩德,创业的艰难,守成的不易,重申必须遵循的祖先遗训(包括仁义孝悌、禁止同姓或亲族联姻、禁止拆卖祖屋、禁止偷盗等),往往从日升唱念至日斜。祭祖仪式过程中,男子们神情庄重、缅怀先辈,情不自禁、痛哭流涕,复又激起发奋图强、光耀门庭之精神。我想,这样的古老仪式,大概就是江边苗寨苗族同胞始终保持族群凝聚力、生命力的根源,也是江边苗寨建筑群历经风雨沧桑仍然得以完整保存的奥秘。

织锦挑绣巧夺天工

织锦挑绣是江边苗族妇女的特长,每一位看似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苗家女人都身怀这样的技艺。美术大师刘海粟曾对苗族织锦技艺给予很高的评价:“缕云裁月,苗女巧夺天工”。她们精心织绣的花带、绣腿、围裙、花边,想象丰富,图案繁复,色彩绚丽,风格古朴,装饰着她们盛装的衣裙,精美绝伦。若非亲见,你万万想不到苗家女坐在那样简单的木架、梭子、脚踏组成的简陋织机前,手脚并用地摆弄上十天半月,一团七彩丝线就能从那个简陋的木架上变出令人惊叹的漂亮织锦。

从山头下来,我在江边苗寨一个小卖部里亲见了一位苗家大姐的木架织机和她刚织出的两绣腿,给我一种远离尘世、独特古老的美感。我见过的苗族织锦除了人字斜纹、复合斜纹、小型几何斜纹等多种纹饰,还有蝴蝶纹、鸟形纹是最常见最重要的一种装饰图案。仔细研读这些图案,有的含有明显的阴阳结合、创造生命的寓意,有的则表达了苗族对自然宇宙、对生命起源的理解和认识,对祖先的敬仰和崇拜。

杨梅产业致富苗胞

江边苗寨,清澈的山泉环绕苗寨人家吊脚楼边叮咚流过,寨子里非常安静,一种恬淡的慢悠悠的生活气息迎面而来。龙运达老人介绍说,如今的寨子里人气不是很旺,只有一少部分人留守,一部分人外出打工,一部分人在城里陪孩子读书,还有一部分人在县城附近租赁山场种杨梅去了。

△ 精选杨梅(廖志华/摄)

杨梅产业是江边苗寨的主要经济来源,苗胞龙通喜被尊为“江边杨梅之父”。一九九五年,全国劳模林跃首次将浙江乌梅树苗引入江边村,因为江边村原本多野生杨梅,苗胞们对杨梅种植不感兴趣。只有龙通喜买下了一百棵杨梅苗,栽种了两亩坡地,夫妻俩勤施农家肥、除草、松土、剪枝,精心地栽培,第三年杨梅开始挂果,但是果实又小又酸,备受寨子里的人们嘲笑。龙通喜顶着压力不放弃,继续精心管理杨梅树,终于从挂果第三年开始,杨梅品质发生改变,果子个头适中,色泽乌红发亮,酸甜适度,望之口舌生津,十分畅销,两亩杨梅林每年纯收入三万余元。由此,带动江边村苗胞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了十几或二十几亩的乌梅,江边乌梅已经是继木洞杨梅之后的靖州又一个地方杨梅品牌。因为江边地处深山,季节相对滞后,杨梅成熟期要比木洞等地晚半个月左右,又恰到好处地延长了靖州杨梅的上市销售时间。

如今,由于江边杨梅种植已经饱和,而苗胞们尝到了杨梅种植的甜头,在龙通喜的带动下又转移了杨梅种植阵地,先后在县城附近的飞山、艮山口、铺口等地承包山地种植杨梅,大有“江边包围城郊”的架势。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 在国家“建设美丽乡村”、“保护传统村落”的政策雨露滋润下,江边苗寨的苗胞们保护和开发苗寨的意识已经慢慢提高了。美丽的江边苗寨或许也将引发一场新的地域民族民俗文化旅游的“蝴蝶效应”。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