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地交•养在深闺人未识
2017-10-03 00:09作者:陆顺祖

从靖州县城往西南行驶42公里,到达新厂镇。再沿乡村公路南行,途经哨团、洛河、岩鹰坡,右转溯溪而上,目睹潺潺流水、耳闻阵阵鸟鸣,穿过高山峡谷,展现在面前的是地势开阔的田坝。过了花桥,就进入省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锹里苗寨建筑群——地交寨。

△ 地交古寨(刘刚/摄)

寨子历史悠久,唐宋时期就有人在这里居住。现寨里住着陆、梁、龙、潘四姓人家。他们是清朝乾隆、嘉庆年间,从三锹、渠阳等地迁徙而来。共4个组,120户,570人。此前曾经有黄姓人家在此居住,但因家道衰落,人口骤减,不得不迁往他乡。

这里地理位置独特,东面翻过蓑衣山通往通道县溪镇;南面翻过大坡坳就是通道播阳镇,再往不远可达广西三江县;西面翻过大段岭就是贵州的黎平德顺乡;北面翻过白山界到达新厂镇。四面大山把寨子遮掩得严严实实。

寨子几易其名,很久以前叫“地招”,意为招财之地;但因频发火灾,为避灾祸,人们将其改名为“地焦”,清道光年间属于六团里;新中国成立后,将其改为“地交”,直到今天。

寨子里住的都是苗族同胞。由于山高路远,受外来文化的影响较小,仍保持着浓浓的苗族农耕文化。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耕女织,过着与世无争、犹如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走进寨子,徜徉漫步,观赏景物,探访老者,让人觉得韵味无穷。

一、奇特的后龙山

地交四周是郁郁葱葱的青山环绕,中间一块田坝,田坝中有一圆形小山。北边后龙山是一道长长的山梁,好似一条腾飞的巨龙,它从黎平境内逶迤而来,千回百转,延绵五十余里,或歇息或奔跑,一路浩浩荡荡,奔入地交田坝,与小山互相呼应。龙身长满青松翠竹,龙颈耸立参天古树,龙头上坐落着地交寨。寨前一条清澈的小溪,恰似一条长长的玉带,由西向南,由南向东,由东向北,环绕着寨子往四乡河潺潺流去。东、南、西边的山梁,也争先恐后朝着田坝中的小山奔来,形成争夺态势。不少地理先生认为这是一块五龙抢宝的风水宝地。

△ 后龙花园(龙本亮/摄)

“当阳坐在地交寨,岩上刊名占字岩。张团门楼分两姓,陆龙二姓两边排……”,古老的中岭十八苗寨数寨歌把它放在第一寨咏唱。年轻后生在后龙山花园里对歌时也唱道:“地交有座后龙坡,坡上坡下树木多,阳春三月花开了,古树脚下唱山歌”。

二、旖旎的田园

地交的老一辈十分勤劳,为了生存,凡能开荒造田的地方,都开垦成水田。开完了村边的坝子,便向周边山冲扩展。山冲水源好,逐级造田,穷尽冲头,随后向山膀延伸。层层叠叠梯田从山脚直到山顶,五六里路长的水渠盘山飞来,汩汩流进田里。当地流行着这样的民谣:“地交寨,土地多。有的在高拉,有的在坝脚。大段高泽到处有,下弯甘塘更加多。还有高南和文两,又有冲嫩地角坡。上王坡背岑美告,新桥冲亩老桥脚。谷种在十字路,棉花种在横岭坡”。春耕水光潋滟,夏季禾苗碧绿,秋收稻谷金黄,四时景色各异,构成一幅美丽画卷。

△ 层层梯田(刘刚/摄)

由于地交处在新厂至播阳、县溪至德顺古驿道交叉处,旧时,这里商贸异常活跃,卖米箩筐从寨门口一直摆到花桥边,足有一里路长。不仅满足了本寨人食用,还能对外供给粮食。

三、别致的建筑

地交的屋宇为木构建筑,依山而建,鳞次栉比。有的凿基建房,有的则采用吊脚楼形式建房,保护自然环境,不破坏原始地形地貌,与山形水体相融合,既有典雅灵秀之气,又有挺拔苍劲之美,实现人与自然的完美和谐。建筑结构榫卯嵌合,衔接多变,不用一钉一铆。除斗拱外,还有穿斗式、抬梁式、混合式,形式灵活多变,艺术端庄稳重。檐柱头雕刻绣球,千斤枋头雕刻龙头,小枋头雕刻象鼻,窗棂雕刻花草鸟兽等图案,屋脊两端翘角成牛角状,既美化建筑物,又反映苗族图腾崇拜。住房旁边,多建有八字形门楼,供奉土地神灵。

△ 水口花桥(彭勤/摄)

水口花桥始建于清朝乾隆五十五年(1790),跨溪横梁为杂木,历经两百余年风吹雨打,至今不朽。桥面用三、四尺长两尺宽的青石块铺就。廊桥原为六排五间单宝鼎,1991年春被大风吹倒的古树砸毁。这年冬天,村民集资重建。廊桥为十二排十一间三宝鼎,中间宝鼎为六方形六层檐歇,两边宝鼎为四方形四层檐歇。屋脊雕龙塑凤压顶,屋檐采用金银山梅花格装饰。桥内神龛供奉“三界伏魔大帝,盖天古佛关圣帝君”。花桥是连接两岸风水,藏风聚气,美化环境设施,又是过往行人歇息休闲,迎接宾客的场所。有歌道:“水口有座接龙桥,龙飞凤舞空中飘,迎来四面八方客,笙歌阵阵上九霄”。

木构建筑技艺培育了无数能工巧匠,雕刻师傅有远近闻名的陆万相;掌墨师老一辈有陆庆亮、陆庆财、陆庆杰、陆昌汉,新一辈有陆昌礼、陆顺发、陆顺信,后起之秀更有陆再吉、陆进全等人;而从事木构建筑技艺的工匠有梁永贵、梁永龙、梁永德、陆昌珍、陆再春等一百余人,成为靖州颇有名气的“木匠之乡”。

四、多彩的织锦

地交妇女的服装绚丽多彩,有盛装与便装之分。盛装为蓝黑色,右衽,三件套,领口、袖口、衽边、衣脚均绣花边,而袖口的花边从手腕到肘间;头戴花帕,腰束花带;裤子为黑色,裤脚镶蓝边;腿裹花绑腿,脚穿绣花鞋。便装上衣以蓝色为主,领口、袖口、衽边、衣脚用花边或其他不同颜色的布料镶嵌。这些服饰文化都由她们用勤劳双手和智慧创造。

地交的妇女心灵手巧,特别聪明能干。她们选择向阳坡地种棉花,精心栽培,提高产量。选择阴凉山冲种靛青,摘取绿叶浸泡制染料。把棉花晒干、脱籽、弹松,纺成纱线。将纱线浆洗、编排、上机,织成白布。将白布染成深浅不一的颜色,漂洗、锤平、晾干。再将布料剪裁,缝制成不同款式的衣服。花边、花带、花帕、花鞋都是她们用织机织、彩线挑、手工绣。绣出的鸟兽鱼虫、花草树木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十分精美。

△ 传授织锦(刘刚/摄)

地交寨家家户户都有竹木制成的纺纱机、卷纱机、织布机等手工纺织工具。白天,绣楼上不时传来“咣、咣……”的挑花织布声。晚上,寨子里除了歌声,就是“昂昂额、昂昂额……”的纺纱声,优美柔和的声音打破了夜空的寂静。说它是“织锦之乡”一点也不夸张。

五、修远的古道

也许是古道驿站的缘故,地交人与石头结下了不解之缘。砌坎用石头,垒墙用石头,磨子水缸用石头,修路架桥更用石头。寨子内随处可见石板路,家家户户用石板路相连,雨天走家窜户不沾泥。寨子外石板路从寨边向四周延伸至远方,绵延二十多里,过往客商只要见到石板路,就知道来到地交地界。老一辈人总把修桥铺路当作传统美德,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梁光炳老先生年轻时经常患病,有晚做了一梦,神灵在梦中告诉他只要到北面修一段石板路,病就会好。于是他倾其全家所有,请人开山凿石,自己亲自动手,在五里开外的老寨界修了一百多磴石板路,病便奇迹般地好起来。

△ 青石古道

地交老人更热衷于护路,总把补路放在心坎上。梁荣玖老人出门总不离镰刀和锄头,石板路上杂草深了他用镰刀砍掉,石板偏斜了他用锄头将其扶正。真可谓:“寨内寨外石板路,下满团寨上登天,古人积德来修路,留给子孙行万年”。

六、清冽的水井

地交的水井水质好,喝着甜,没有任何污染。冬天微温,夏天清冽。寨边有井,路边有井,凉亭边有井,大树下有井,水井无处不在。最有名的要算“里头井”,天旱不干涸,雨天不浑浊,井框、井壁、井底、井台全用大石板修砌。每当寨里娶新媳妇,年轻后生总要男扮女装和伴娘来闹井台,唱担水歌:“地交有口古水井,春夏秋冬清悠悠,早晚老少来担水,养育几多聪明人”。人们吃的是五谷杂粮,喝的是清泉,吸的是新鲜空气,故长寿者居多。随便数一下,九十岁以上的有陆万清、陆庆云、陆庆炳、梁光炳、梁光汉等十余人,八十岁以上有陆庆亮、梁光发、陆昌怀、陆顺枝、陆顺发等三十余人。

△ 清冽古井

更奇的要算“高南井”,井水从地底下涌出,流进用石头凿成的水盆里,水小不枯,水大不溢,大热天手触冰凉,大雪天漂浮热气,富含多种微量元素。井边有一凉亭,供络绎不绝的过客歇息。传说喝了这泉水,死后会顺利进入极乐世界。寨里及周边村寨行将离世的老人,都求家人舀其井水喝下,之后便安地驾鹤西去。

七、神秘的飞山宫

地交人信仰飞山太公,明代就在“卡皇湾”高坎的古树下建了飞山宫(即飞山庙)。因用木材修筑易朽,便用石材建造。庙台高四尺,庙宇高五尺,拜台分两级。其庙由五块大石板组成,正中为主碑,上首刻扇形“飞山宫”三字,中间刻遒劲的“神”字。两侧竖起两块石枋,呈八字状,上书对联一副:“尔等人民莫作恶事,我这神圣明察秋毫”。顶罩底面刻着八卦图。逢年过节寨里人带着三牲供品前去祭拜,求其保佑。遇到久旱不雨全寨人便去焚香祈祷,求赐甘霖。当寨里接二连三发生不顺心的事,便选择六月初六,隆重举办飞山宫祭,“招兵请神”。祭祀用二十四只活公鸡为供品,锣鼓火铳为响器,红绿黄纸为旗幡。寨老主持,巫师口念诵词,由轻而重,由缓而急:“苗苗、苗花、苗绿,飞山、大王到了飞山大殿、二王到了傩溪江口,八万雄兵、十万猛将,千兵到堂、万兵到殿……”。众人手挥幡旗,齐声诺诺。瞬间,巫徒从人群中跳出,手示方印,暗喻身为某某将军,咬断一只公鸡颈部,寨老立即将备好的牌幡安入神位。据传,有位在三十里外东溪打长工的巫徒,也发功前来,途遇四乡河涨水,无桥无船,便从水面上踩水过江飞奔赶到,寨民无不称奇。待诸神请到,祭祀结束。

△ 飞山神庙(陆顺祖/摄)

据说祭飞山宫后,寨内便风调雨顺,平安吉祥。这正是:“寨边有座飞山宫,飞山太公显神通,劝告百姓多行善,太平缘于和睦中”。

八、多元的文化

地交处在靖州、通道、黎平三县交界处,特殊的地理位置吸纳各种文化在此融合,形成独有的多元文化。

语言丰富。地交使用的语言兼收并蓄,既有外岭苗语的元素,又有内岭草苗语成分,更与侗语相接近。在周边人际交往中,不仅听得懂,而且能会话。灵活使用各种语言,互相交流生产、生活经验。

民歌多样。地交男女老少都是天生的歌手,能唱外岭苗胞的茶歌、酒歌、山歌、担水歌、四句歌,继承了锹里原生态文化;能唱中岭苗胞的倩口歌、戏赖歌、聊歌、酒令歌,发展了锹里原生态文化;能唱内岭草苗同胞的“嘎奔也”青年情歌和侗族同胞的“哆也”歌,丰富了锹里原生态文化。

接受汉文。地交早在清朝乾隆年间建了孔子庙,孔庙为三间,中堂设神龛,供奉“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神像。庙堂先后由梁、粟、吴、刘、杨等有学问的姑娘管理,梁先明姑娘学问较高,主持时间最长。孔庙教学生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增广贤文》,书写毛笔字,激励学生积极进取。老一辈开始用汉字记事、编歌,传承苗族的历史文化。并与汉族开始联姻,改变“铜不粘铁,苗不粘客”的历史状况。梁荣瑞用丝毛草当笔为四乡文昌阁题写匾额,梁光忠、陆昌龙进鹤山求学成绩优异等,一时都传为佳话。这种好学上进的精神影响了一代又一代青年人。如今不少学子考上了大专院校,陆艳还考上了上海复旦大学。

△ 古寨笙歌(陆顺祖/摄)

联谊广泛。在各式各样的联谊活动中,芦笙节会最具特色。地交芦笙分大芦笙,一丈来高,声音亮;中芦笙,五尺来长,声音悠扬;小芦笙,两尺左右,声音清脆;地芦笙,长筒五尺,声音沉稳。芦笙式样与内岭逊冲相同,吸取了草苗及侗族特点。吹奏方式有八卦阵,吹笙踏点,左右三圈,翩翩起舞;有长蛇阵,双方列成长队,一声令下,两边对吹,以吹得齐、吹得快、吹得久者为胜。每隔两年,地交和通道大高坪乡黄柏苗寨轮流举办一次芦笙节会,杀猪宰羊,吹上三天三晚。芦笙节更是两寨的姑娘后生“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谈情说爱的美好时节,白天进花园,晚上坐茶堂,如果情投意合,便能喜结良缘。每年秋收过后,腌鱼熟了,地交便与通道播阳镇地角、龙吉、岩更等侗寨互吹夜芦笙。晚上十一点多钟,寨里年轻人成群结队,扛着芦笙,打着火把,翻山越岭,向周边团寨进发。离寨子三里来远,芦笙高奏,向寨里发出信号。寨内芦笙响起,表示欢迎。于是,吹笙进寨联欢。夜半三更,主人架起长桌,摆上刚开坛的腌鱼,斟上香醇的苦酒,大宴宾客,杯盏相酬,尽享丰收喜悦。东方泛白,酒酣菜饱,主客依依惜别。如此交往,苗侗和睦相处,亲如一家。

寨内风景美不胜收,寨内传说耐人寻味。但知道这个寨子的人并不多,正所谓“养在深闺人未识”。如果你有时间可去地交走走,或许会有不少收获。她也期待你去探究,把山中的“瑰宝”发掘出来。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