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康头•和谐共荣在康头
2017-10-02 09:08作者:陆湘之

康头古寨,由康头寨、三江溪、杨柳坪、大山界、倒龙榜和熊公冲等自然团寨组成。岁月轮回,春秋代序,已不知走过了多长历程。从300年前开始,民族融合的推力,在这里演绎了一幕另外的景象。这个古寨,对“熟苗”区的客家而言,它被视为“锹家”、“锹寨”;就“生苗”区的锹家而言,又是寨市里讲酸汤话的“客家”,唱四乡歌的“客寨”。身份双重,朦胧难分。与周边锹寨毗邻而居,和谐相处,共同生存和繁衍。

△ 康头寨(龙本亮/摄)

康头寨位于古寨的中心位置。全寨70余户,300余人,有蒋、梁、陆、贺、吴等姓氏。它历史悠久,自然环境十分优美。前有螺蛳垴把水口,后有螺精山作靠山。山间坝子阡陌纵横,一条小溪逶迤相环。四周几千亩楠竹林,堆绿拥翠,景色人。吊脚楼因山就势,顺坡而建,呈现出高山“花衣苗”团寨建筑的典型布局,富有浓郁的民族特色。

康头寨的名字颇有来历,有两个传说。其一,从前,寨脚深潭处,曾有米糠不停地冒出,米糠随溪水漂流至20里外的四乡河,有人为探究竟,溯流直上,寻到潭边,见米糠冒出,便道:“此乃糠之源头”,语音刚落,米糠亦止,后人以此言为寨名。其二,原寨名叫米山,清康熙年间,杨姓居民举族迁往今贵州锦屏云亮村茶山脚、鞍马坳一带居住。杨姓寨佬要将米山寨名一同带走,临走时将此事告知吴、李、蒋姓留住寨民,留住寨民表示不满:“将寨名带走,这如何是好?”杨姓寨佬回答:“米山跟我走,糠头碎米给你留。”一反应机敏的留者答曰:“有糠就有米,无糠不登头”,不嫌粗鄙,以“糠头”为新寨名,后日渐繁盛。

据蒋氏族谱记载:康头寨蒋氏始祖蒋天可是明末清初从藕团瓦窑寨十甲坪迁入的,最初给杨姓佣耕,后来娶杨姓之女为妻,定居下来。康熙年间,杨姓举族搬迁贵州后,蒋姓人丁旺盛。清末,原住李、吴等姓或徙或衰,蒋姓成为大姓。清代,刘、张、蒋是寨市里的大姓望族,康头蒋姓与寨市里蒋姓一脉相承,讲酸汤话,唱四乡歌,行客家礼。因此,康头寨包括附近杨柳坪等几个小寨均在行政上隶属于寨市里,语言、服饰及某些风俗与周围锹寨有明显区别。

自清初开始,康头原住寨民受汉文化影响,逐步演变成为“熟苗”,和寨市里藕团三桥一带同操汉语方言酸汤话,由于和周边苗寨交往接触频繁,苗语依然作第二语言使用。汉化后的村落,其文化和政治地位优势明显,但与“生苗”村寨之间一直和睦友善,亲密无间。并利用其特殊的政治地位和人脉资源,参加款事活动,保护了周边苗寨不受寨市里乃至贵州滥民的骚扰和劫掠。汉族文化、先进生产生活方式通过康头这个中间媒介传输和影响着周围苗侗寨,上锹九寨的礼俗变迁,苗歌演变,经济发展,无不显露出苗、汉文化融合的印记,成为民族和谐相处的典范。

三江溪是明清时期的湘黔四十八寨之一。寨中乾隆四十八年(1783)修井功德碑,记载着三江溪苗寨的古老。

△ 五龙桥(龙本亮/摄)

整个寨子掩映在一片翠绿之中,寨子干净整洁漂亮。站在寨中酷似圆宝的山头上眺望,五条山脉像五条龙争先恐后涌向这里,于是有了“五龙抢宝三江溪”的美名;四周山色雄奇峻美,林海莽莽,春天山间的桃花、梨花以及更多不知名的花儿竞相开放,无边无际的天然阔叶林尽收眼底,赏心悦目;两条清澈的小溪,顺山沟而下,绕着村子,常年经久不息的流淌,弹奏出美妙动听的音符,在寨前的五龙桥下汇聚后,缓缓向东流去,给苗寨增添了几分灵气。

三江溪同样是多民族团结和谐的典范。50户人家246人中,分为苗、侗、汉3个民族,有杨、谢、蒋、张、粟、胡、金、吴、龙、卢、周11姓。按常理,多民族、多姓氏的村寨,矛盾和纠纷会多些。但数百年来三江溪团结得像一个家庭。寨民们不仅传承了本民族的精髓,也吸收了其他民族的精华。正因为三江溪人精诚团结、齐心协力,才会短短几年内,在传承锹里传统文化和发展民俗旅游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清代中期,康头便有人“负笈求学”于靖州城和寨市里镇宁寺社学,是锹里地区最早出现苗族文人的村寨之一。清光绪初年,蒋贵善成为明清时期寨市里和锹里唯一的恩科进士。光绪十八年(1892)三江溪、康头寨、高营等寨的富户捐银30两聘请唐平章先生在三江溪开办义学,招收上锹苗寨蒙童23名入学就读。读可荣身,耕可致富,耕田读书为立家之本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

△ 老学堂(龙本亮/摄)

汉文化的影响和读书的人增多,使底蕴深厚的民族文化更繁盛起来。昔时,康头境内唱山歌、进茶棚、上花园、赶歌会等活动十分盛行,演唱歌曲除苗族歌鼟外,以四乡歌为主,清末,贵州九南敦寨腔亦传入康头。锹里民族文化和四乡文化在这里形成大融合、大汇集。清光绪年间开办的樟木堂歌场,至今仍非常活跃。

民国时期,这里发生了唱山歌应讯赢官司的故事。民国二十八年1939,三桥寨巴刘贵畴等四位青年依约前往康头寨深冲,与砍核桃山的姑娘们对歌玩山。对歌正酣之际,一声枪响,刘贵畴疑是有强人追赶(实为猎人打猎),慌不择路,奔跑时撞上山岩负伤身亡。寨巴刘姓族人疑是猎人所殴致死,状告至靖县政府,县长赵安畴亲自讯问,公堂上,康头寨四位姑娘以四乡歌应讯作答,厘清案情。清秀婉约的曲调,大方得体的应答,令赵安畴大加赞赏,并判定姑娘们无罪。山歌应讯赢官司的故事传遍周边数县,“靖州衙门高又高,四门角上铁皮包,我们小人犯了事,望靠县长解个交(难)”,几句歌词至今尚为人津津乐道。

民以食为天,坐山吃山,傍水吃水。上锹苗寨有着丰富的山林资源,除了伐木放排、榨核桃茶籽油外,最重要的经济来源要算手工抄纸(即传统造纸工艺)。锹地多竹,气候宜人,是抄纸的好地方。清代,会同苗民梁氏善抄纸,定居康头后,抄纸工艺在上锹苗寨传播开来,康头的纸因质地优良而颇具名气。

抄纸是一项劳动强度大,技术含量高的劳累活,要经过几十道工序。康头的纸,一般作祭祀用纸,少部分作文书纸。清代民国时期,康头和棉花地两寨的纸,因洁白光滑,薄如蝉翼,畅销湖南广西贵州三省交界的市场。抄纸一度成为苗族同胞养家糊口的依靠和保障。时光荏苒,受工业现代化的冲击,传统的抄纸技艺退出历史舞台,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康头,还是红色文化浸染过的地方。1934年12月15日,红九军团一部长征时,由藕团进入康头寨。是夜,宿营于寨中的凉亭、塾校、油榨房及村民家中,红军官兵积极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不扰民,不掠民,秋毫无犯。苗民们看到红军和蔼可亲,寨中妇女们连夜舂米,为红军筹粮。第二天,两名木匠给红军当向导,带路至贵州黎平中黄桥。红军给向导写了带路证明,并给每人一枚银12月16日,一名负伤掉队的红军战士牺牲于滥塘。1976年,康头小学师生为其立碑,永远铭记革命先辈们的丰功伟绩。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