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高坡•高坡岭上生态美
2017-10-01 21:49作者:陆湘之

高坡之美,美在生态,美在勤奋。

秋日,乘车沿着蜿蜒曲折的林间公路,一路拐弯,向上攀升,道道风景闪过,如同走进一个飘逸明丽的秀美绿色景廊,令人目不暇接。到达坡顶,柳暗花明,豁然开朗起来,再走过几弯盘山公路,呈现在眼前的便是掩映在翠绿山谷中的高坡苗寨。

天朗气清,悠悠白云在寨子上空飘过。山脉曲线环绕,峰峦叠翠堆绿,莽莽葱葱。傍山而建的吊脚木楼,层层叠叠,充满着朝气。蜿蜒的小溪,别有情趣。金色的田野,显现的是沉甸甸的劳动果实。几声犬吠,几声鸡鸣,缕缕炊烟,呈现苗寨的勃勃生机。好一幅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色彩斑斓的苗寨画卷。有如椽巨笔,方可描出古寨的大美;是丹青高手,才能画出奇美的意境。

这里的美,在其他苗寨中或许有之。其实最特别的,最撩人心弦那定然是高坡的生态美,一种用苗家人的智慧和勤劳所雕琢出来的自然美,一种时代传承和与时俱进相结合的创造美。

△ 高坡苗寨(龙本亮/摄)

高坡位于藕团乡西部,这是一个传统的苗寨,为上锹九寨之一。辖故冒、冬瓜组、麻湾、朗溪、杨告等五个子寨,900余人。清光绪前,有潘、龙、张、高、马、陆诸姓。清末后,其他姓氏或迁或衰,仅张、龙二姓在高坡继续生存繁衍。2016年,高坡村并入康头村。

无论是徜徉在古寨中整齐的巷道上,还是流连于寨外的田塍或山岭间,都会感受到美的存在,会享受到大自然的恩赐。空气被森林浇灌得异常清新,一呼一吸,荡心洗肺,舒畅无比。极目远眺,上百座山峰时现于云涛雾海中,神秘莫测的波峰浪谷里,是莽莽无尽的森林;近看寨边,则是人工栽种的杨梅林等经济林,山山相接,几无隙地;而村寨水口和后龙山上,则是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上百株古松树、枫树、青冈树直入云霄,伟岸挺立,清风拂过,林涛阵阵。

在锹里,高坡是生态保护最好的村寨之一,也是开发利用山林资源最有特色,最为成功的村寨。这种成功,源于高坡村民世代遵循人与自然和谐生存的法则和理念及感悟,确切地说,源自于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自古秉持的传统。几百年前,龙姓祖先一路漂泊、辗转来到吊灯坡脚,搭棚种田为生,生活甚是艰难。明洪武年间一天清早,老母亲将早起的两个儿子龙银富、龙开富叫到身旁,神情严肃地说道:“儿啊!昨天晚上,树神矮老爷变成一个人形,告诉我,要我们搬到坡头水井中有浮萍的地方去居住。今天,你兄弟俩带着撵山狗上坡去寻找安身地吧,找到了,我们就搬到那里去住。”孝顺的兄弟俩,不敢违抗母命,二人带着撵山狗,翻过几座山,越过几座岭,果然找到了有浮萍的水井。然后一家人移居到山谷间,安营扎寨,渐而繁衍成寨。明永乐年间,银富之孙一支迁居到云南,临行前,兄弟们将鼎罐盖一破为二,一边带往云南,另一边埋在寨旁山垴上(后人称为半盘),故有“半盘埋在半盘垴”之说。一百多年后,云南的后裔持半盘到高坡寻根问祖,可是整个寨子的人谁也不知道半盘埋在什么位置。束手无策时,一位睿智的老人开口说道:“我们还是求助于树神矮爷吧”。于是寨佬们虔备香案,向树神祷告,第二日,便见寨口的风雨桥上放着一块沾着新鲜黄泥,锈迹斑斑的半边鼎罐盖。将两半盘扣合,严密无缝,众人啧啧称奇。从此,高坡人便将树神矮爷尊为图腾,人们尊它、祭它,丝毫不敢亵渎。

树神矮爷的传说,在湘黔交界一带的山区一直存在,在屈原的著作里,也有类似的描述。在锹里崇山峻岭中,有一种体形二尺左右,披金色头发,形人似猴的山鬼经常出没于林间寨边,与人共居,没有害人之心,只是玩心很重,喜欢和人逗玩,搞一些恶作剧,收人魂魄。敬之者称其为山神或树神,畏之者云其为山神或小山神老爷,憎之者谓之曰山鬼或矮罗子。这种树神,喜欢人们敬重它。如果敬重它,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物质或帮助,如果不祭祀它或者咒骂它,会招来殃灾。轻者被其“收”,重者会被其困在山中几日,动弹不得,甚至歪嘴斜腮,家中鸡犬不宁。山鬼究竟为何物,是神?是鬼?亦或怪异生物?超级磁场?至今无人能解。

对于山,对于树,对于山林,高坡人始终具有一种情愫,一种世代相传的情结和传统,他们敬重山神、树神一样对待山林,对待自然。他们深知,有山必定要有树,有树才会成林,有林才能长出百果,有果才会招来飞禽走兽。有了这些,生活才不困乏,才不寂寞,才会活得滋润。因此,保护森林,保护生态便成了一种刻骨铭心的自觉行为,才有了今天这种完好的生态环境。

△ 甜酒宴客(龙本亮/摄)

或许,是大自然的格外垂青,高坡人一直在享受着绿色山林的厚报。清代,杉木贩运给人们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木材统购统销开禁后,在境内从事森林采伐搬运的外地工人有时高达500余人,这种境况一直持续了将近10年。

由于过度采伐,大片的森林日渐消失,坐吃山空的危机感萦绕在高坡人的心里。又是一些睿智的老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于是在政府的引导下,走上了一条“靠山、养山、吃山”的山村经济发展之路。

早在清代前期,人工培植林木技术在高坡已相当成熟。据考证,湖南山核桃人工种植就是在上锹高坡一带兴起的。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高坡人开始规划、行动起来,远山陡坡栽松杉,近山平缓向阳坡栽核桃、猕猴桃和杨梅树。栽得最多最成规模的,自然是优质杨梅。经过十几年间的精培细管,杨梅林渐而成林,并带来了丰厚的效益。

杨梅树是四季常绿乔木,喜清凉湿润的环境,微酸性土壤,耐寒性强,适宜向阳的山坡。而高坡的自然环境简直是为杨梅量身定做。

△ 淑女出嫁(龙本亮/摄)

六月,梅雨淅沥,杨梅逐渐由青变红,继而由红转乌,到了成熟季节。满山遍野,绿荫翳翳,果实累累。山村欢腾繁忙,人来车往,充满了丰收的喜悦。由于特殊的山地小气候,高坡的杨梅自然比其他地方晚熟10天左右,再加上特别的味道更引来客商们的青睐。产量高价格好给高坡带来好效益,村民大部分经济收入来源于此。高坡也成了远近闻名的“杨梅之乡”。

土能生万物,地可出黄金。人煨土,土养人。这是锹里苗民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煨”在土语里是培管的意思,高坡人深明其中的自然哲理。身心并驱,精细耕耘,“煨”是一个漫长的互动过程,自然需要心血和汗水的浇灌。高坡人的勤劳出名,眼光和超前思维也非常独到,敢闯敢干,种核桃药材,栽珍稀山果,将土地价值与市场运营有机结合,实现经济收益最大化。

功不唐捐,玉于成。付出必有回报,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带来的不仅只有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带来林地的休养生息和生态美。它告诉生活在深山里的人们:保护是发展的前提。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