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老里•青山绿水入云端
2017-09-30 14:45作者:陆湘之

“侗家住水边,苗家住山尖”,形象地将苗侗民族不同的居住习惯描述得一览无余。侗人逐水而居,苗家则喜欢赶山游移,与大山为伴。山不仅是一种物质的存在和依靠,同样也是精神符号的象征和寄托。水隐喻着丰收、生存和发展,而山则隐喻了物质存在的基础,生存的根本以及生命的符号,象征着幸福和未来。

(一)

有这么一个村寨,将山水的隐喻和象征巧妙地合,将精神和习性与山水交融,既有着侗家人的柔美,又凸显了苗族人的厚重和骨感,青山绿水融于一体。

△ 吊脚楼群(龙本亮/摄)

这就是老里苗寨,云端上的苗寨,青山绿水入云端。

老里地处藕团乡西部,位于牛筋山脉上半部,与贵州省锦屏县敦寨镇云亮村相邻,是一个典型的鸡鸣两省的边陲村落。山大谷深,地势陡峭,寨子落拓于半山腰之中,一年中大多时间为云雾缭绕,掩映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宛如于缥缈之间,素有“云端苗寨”之称。村前是莽莽起伏的群山和梯田,寨后是一片面积逾百亩的原始生态林,有红豆、榉木、青冈、枫香等古树500余株,终年郁郁葱葱,林间有珍贵野生中药材上百种,是锹里苗寨中自然生态保护较好的少数几个村落之一。

明清时期,上锹塘保寨人口急剧膨胀,谢姓一支从塘保寨迁出,至老里盘、尧管冲垦田开寨,并在此定居了下来。在几百年的时间里,谢姓枝繁叶茂,发展到700多人,老里盘寨繁衍成500多人的大寨,成为锹里最具人文特色的村寨之一。2009年,老里被列为湖南省原生态苗族传统村落保护团寨,2016年成为中国传统村落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第一次到老里苗寨的人,无不为她的古老、美丽而震惊。傍山的木屋,苔色的石阶,廊外的古树,层叠的梯田,斑驳的古碑,千年的款场……这一刻,让人以为穿越了时空,寻访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片断和痕迹。

进到寨子里,满眼是密密麻麻的吊脚楼。这些极富湘西南锹里苗寨建筑群特色的干栏式民居,一栋连着一栋,一层挨着一层,一家挨着一家。青石板路从吊柱下穿插蜿蜒,连接着家家户户。也只有在这偏远的锹里腹地,才会保存着这么古老而又完整的高山花苗团寨建筑群。吊脚楼均为连排穿斗干栏式木结构,根据山形地势,采用吊脚式立柱支撑多,多层式木枋片穿连,木榫相接,坚固牢实,显现了苗家儿女高超的建筑技艺和水平。

(二)

与壮观的吊脚木楼相比,位于寨子不远路边的茶棚显得有些简陋和粗拙,四根不算粗壮的杉木柱子,竹片夹成的板壁,再用木皮覆盖,就形成了茶棚。但是千万不要忽视它的存在和低估它的价值。茶棚,它承载了苗族久远的文化和历史,见证了无数桩美满婚姻,延伸出我们对于昔日爱情生活的无限遐想和回味。

△ 茶棚欢歌(龙本亮/摄)

自古以来,锹里的苗族青年男女们为了追求美满自由的爱情和婚姻,利用“坐茶棚”的习俗和平台,以歌会友、以歌传情。宋代陆游《老学庵笔记》载:“辰、沅、靖州蛮,男女未婚者,聚而踏歌曰‘小娘子,叶底花,无事出来吃盏茶’,有一家女不吃两家茶之谚”。这里记载的就是靖州一带苗族“坐茶棚”的习俗。由此可见此俗在宋代就已经形成,年代相当久远。故而锹里民间也有“古一古二吃牯藏,三十三锹开茶房”之说。

“坐茶棚”作为青年男女社交恋爱的另一种形式,一直延续到“文化大革命”之前。为了延续历史的记忆,老里苗寨在2011年邀请锹里24寨在老里举行了盛大的“重开茶棚”仪式,影响空前。只是物是人非,“坐茶棚”成为历史的传说和记忆。

(三)

老里苗寨的后龙山是著名的牛筋岭山脉。牛筋岭主峰海拔940余米,是锹里的圣山,这里有千年款场,它是湘黔边界巨大的锹苗款组织——“三十三锹”的发源地。早在明万历年间,湘黔边界苗侗民就曾在此合款,声援铜鼓卫马家苗民起义。清代苗侗民也在牛筋岭多次合款,如清道光年间废除舅霸姑婚习俗,就是锹里24寨民众共同在此合款商议进行的。牛筋岭款场的最后一次合款是1950年3月。

“合款”是苗族地区以地缘关系和族缘关系为基础所组成的一种社会组织形式,是苗族社会内部的立法机构和权力执行机构。“款”有大小之分,“款首”主持“合款”会议,制定款规款约,对内维持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对外则保护所有“合款”村寨的利益不受侵犯。在锹里,普通民众“只知款规,不晓王法”,《靖州乡土志》曾赞锹里“款禁皆严,亘古良民地”。

△ 古老款场(龙本亮/摄)

款场在牛筋岭山尖上的山凹间,三座山峰成鼎立之势,将款坪围拢,款坪东南边缘,一条公路穿过,几通款碑立在东南峰的斜坡上。款碑上方,一株硕大的青冈树枝繁叶茂,虬枝盘旋,将款碑紧紧包拢,整个款场有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肃穆气氛。几百年来,在这里发生过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擂鼓声声,香烟缭绕,演绎了一幕幕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也寄托了锹里同胞追求幸福平安的向往……

(四)

如果说,千年款场充满了太多的凝重和肃杀,而距此仅二公里之遥的老芦笙场所呈现和反映出来的则是另外的一种情形和景象。

芦笙舞,又称踩歌堂,是锹里苗侗人民最喜爱的大型自娱性集体舞蹈。道光年间《靖州直隶州志》载:“男女成群吹芦笙,各寨游戏,此往彼来,宰牲款待,名曰踩歌堂”。《靖州乡土志》云:“合芦笙唱歌,以会男女……一颇合葛天,捉足以歌,所谓遂草木奋五谷也”“有芦笙场者富而朴……”明清时期,锹里芦笙盛行,踩芦笙成了一项公共文化活动,因此特辟出专门场地作为芦笙场。据传,锹里最早的芦笙场在下锹大梁坡。清代中期转至团山,后来再转至三扒界、十字路坪。清光绪年间,靖州知州金蓉镜视察苗疆民情,三次莅临三爬界芦笙场,对苗侗芦笙大加赞赏,赐银牌20枚以嘉奖,并亲撰二首诗附录于《靖州乡土志》。

咏芦笙童队

童一队吹龙竹,洞主三锹骖豹文,山顶踏歌风四合,鸾皇飞入遏行云。

咏芦笙

佳日无过春与秋,芦笙场在四山头,前寨逢迎后寨送,一生不解离别愁。

民国四年(1915),因某寨一位姑娘过多穿金戴银参加芦笙节的炫富事件,上锹老里盘等六寨在九炉冲头山顶坪,另辟新芦笙场,共同制定踩芦笙公约和细则,并立碑为记。

1985年,县文化部门将九炉冲头芦笙场搬迁至牛筋岭,与款场合二为一。从此,老芦笙场寂寥无音。

云端苗寨(谢弟煌/摄)

老里,云端苗寨。从远古中走来,带着朴拙的原始气息,饱经了悲壮和沧桑,积淀了厚重的人文。在古枫翠竹掩映的吊脚楼间,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的生活里,老里人口耳相传,将古老的苗歌、芦笙、款约和习俗传承下来,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今天人文的厚重。时光荏苒,走到了当今,现代文明和外来文化,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融合了我们古老的文明和文化。千百年来,承载着民族自身历史的老屋、歌谣、服饰、习俗,包括一切既往的生活,正与我们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历史年轮之中。

幸好,我们还能够在老里苗寨直观感受到这种古老文明的一些痕迹和片断,感受到先辈先贤的智慧和伟大,感受到传统文化的魅力。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老里之“老”,“老”在人文。老里之“新”,新在俱进。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