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高营•石碑留文诉沧桑
2017-09-27 07:50作者:陆湘之

高营是湘黔四十八寨的上锹九寨之一。背倚雄伟的牛筋岭山脉,依山居于海拔700余米的山腰之间,群山环拱,风景秀丽。现有居民100余户,400余人,龙、王两姓和谐结伴而居,世代繁衍。高营寨始建于元末,兴盛于明清。据传,龙姓人是最早在此开基落寨者,来自于绥宁东山麻公一支,辗转流离贵州亮寨司、锹里双溪口、柳榜一带后,其中一部分又迁徙于高营,后有谢姓入住,清初,谢姓迁居塘保寨。后来,王姓从贵州锦屏平锹一带迁入。

高营寨景(龙本亮/摄)

昔时,高营名叫高峒。高峒不是洞,而只是山腰之间的一小片洼地。峒者,旧时对苗蛮聚居地带的泛称。明代万历年间,寨市里、中洞里的苗族与侗族在中洞(今靖州新厂镇炮团一带)合大款,制定款规款约,高峒派龙成仲等款首参加。轮到龙成仲到四方旗台上讲话时,他不慌不忙解下头上的黑包帕,绕着旗台转了两圈,台下款众见龙成仲头大如斗,身材魁梧,勇猛有力,齐声惊呼“高营呃”。“营”侗语中“人”的意思,意谓此人高大,“高营”寨由此而名。

高营,是一座古朴、宁静的苗寨。吊脚楼散缀在山坡的边缘,错落有致。山宁谧,风正轻,和煦的阳光洒在屋檐和风蚀斑驳的木壁上,使吊脚楼显得十分的古朴和自然。木屋青瓦上的苔泥看上去有些暗灰,寨内的青石板路蜿蜒曲折。在寨子的水井边上和青石板路头,遗存有两通古碑,其中的一通已经断成两截。抹去淤泥和苔藓,艰难地辨认已经漫漶模糊的文字,丝丝沧桑感就会从心头涌升。

这两通古碑:一通为立于清乾隆五年(1740)的“禁示”碑,一通为立于清光绪十七年(1891)的“流芳万古”碑。两通古碑见证着锹里苗民所经历的喜怒哀乐,同时也承载着苗族人民的顽强抗争。

第一通碑文如下:

奉恩主太爷曹禁示

署湖南直隶靖州正堂加一级纪录一次又军功纪录二次曹□为恩赏查禁,以民困,恩重不朽事。闰六月十六日据寨市里夷民龙应阆等禀前事,禀称同里刘张蒋三姓计户二千余,动辄排年名色,每年六十两,月索蚁艮,名□纳酒勒蚁谷称火烟禾,即来寨四五十不等,多方骚扰等情,据此随批:排年乃地方催粮,甲首轮流充当,乡村酒食情或有之,勒派银钱即属不法,候示禁在案,合行出示,仰寨市里刘蒋张三姓人等知悉:尔等钱粮秋米,遵限全完,军需夫差,均为公当,不许藉端雪索,已往从宽不究,嗣后违禁示,如敢以排年名色,入寨骚扰,滥派烟火,勒索鸡酒等项,许受害之家捐名禀官。以凭大法究处,衿发诫褫民,则立杖下。本州铁面冰心,申悉安良,法在必行,断不故宽,各宜猛省,毋违特示□□示者

右仰通知

乾隆五年闰六月二十四日示

发寨市里晓谕

第二通碑文为:

流传万古

钦命二品衔署理湖南分巡辰永靖兵备道加十次纪录十次伍

为出示晓谕事案推

藩司咨奉抚宪主批:据本道禀请,嗣后无论何项捐输,概不得于有苗寨地方勤办。缘由奉批。据禀请嗣(后)无论何项捐输概不准入有苗寨地方勤办,所见极是。仰布政司查照立案五道。凡有苗处,各地方官一体遵照,永为□□□□□□外,为此会咨一体饬属□□照等□□通饬各府州厅县一体遵办。□□□□□□谕为此示仰□□□人等知悉:嗣后无论何项捐输概不要尔等□捐助分文,如有不肖□□□,据实指名禀究,但尔等亦不得平空执□讦摇政□□□□坐□□,应毋违特示!右仰通悉

告示

光绪拾伍年拾月贰拾三日实贴晓谕

钦加三品衔计□□湖南道后补特受靖州直隶州正堂潘出示批

捐输本为朝廷,不得□之。举凡食采践土者均应踊跃捐输□□□,□□锹里廿四寨地方瘠苦所有捐输均从宽免,准其勒碑可也。

协镇刘大人出示批:据锹里生员岗长□□具结一次□□各寨具结原有章程……该镇等□□遵照先年旧章……。

光绪拾柒年岁次辛卯冬月九寨绅民公立

廿四寨各关各立碑记

有村民告知,井边还有一块立于同治四年的石碑,其内容是“照原有旧章”以及“滥民不得入锹……”等,可惜该碑已不知去向。

△ “流传万古”石碑(龙本亮/摄)

从古碑晦涩的字里行间,隐藏着锹里苗民一段辛酸遭遇和苦难历史,显露出锹民的不堪重负而进行顽强抗争的决心和斗志,亦反映出社会治理的复杂和艰难。

直接控制和搜刮租赋钱粮,是清王朝废除土司和武力“开辟苗疆”的目的之一。自清康熙开始,统治者在原土司区和“生苗”区,先后清编户口,田亩定赋起科。锹里苗区山寒水冷,生产环境恶劣,资源匮乏。因此,治理苗区的方法一直是“镇”“抚”并用。一方面,在百里苗乡,实行苗防政策,进行军事封锁和隔离,设置一司(汛)三关,(即零溪巡检司,查塘关、黄泥关、大梁关),以“杜汉奸不入苗寨,宄苗不入内地”,监视和防范苗民;另一方面,对苗区的租赋差役,还是采取了较为宽松和节制的办法,所规定的秋粮和其它数额的租赋也较“客民”的田赋丁银轻很多,同时又革除了过去的种种私征杂派。据《乾隆靖州志》载:“苗民吴齐元等丈田十九顷四亩九分三厘,每亩科粮三升一合五勺六秒五撮六粒四颗,该米六十一石一斗三升,原议减米四十石,实该米二十一石一斗三升”。特别是经历清咸丰、同治年间所谓的“锹里苗乱”后,永免锹里田赋成为“定章”。这是统治者调整统治政策的需要,更是锹里民众抗争的结果。

这些制度和规定,客观上有利于苗区社会经济的发展,但实际情况同官方的明文定制存在着很大的差距。由于苗区的“百户长”、“办苗外委”、“宗老委牌”等多为地方“豪强”充任,这就为地方官吏、兵丁差役的额外搜刮开了方便之门,也为“客民”寨的一些凶狠贪婪之徒提供了可乘之机。于是各种巧立名目的勒索摊派,名目张胆的敲诈事件屡屡发生。

乾隆年间,寨市里32寨已经完全汉化成“熟苗”,作为大姓中的刘、蒋、张三姓已经有2000余户,占据着山下的盆地和交通要道。只要地方政府在行政管理上出现了一些漏洞,这些客民寨中好吃懒做的凶狠之徒,便窜到山上的锹里苗寨,欺凌老实无助的锹民。把地方排年中的60两银钱,转嫁摊派到锹民身上,同时勒索夫马酒食。如锹民拒绝则殴打捆绑,甚至以放火烧寨作威胁。这种转嫁摊派敲诈勒索之事虽立碑明文禁止,但在恃强凌弱的强人面前却屡禁难止。锹民们欲哭无泪,忍无可忍,为反抗压迫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抗争。一方面禀告于官府,希望求得国家机器的保护;另一方面,延续古老的合款传统,一寨有事,众寨相帮,共同反抗。直至100多年后的清光绪十七年1891,终于得到“无论何项捐输概不准入有苗寨地方勤办”、“锹里廿四寨地方瘠苦所有捐输均从宽免”的定章,并立“万古流芳”石碑晓谕锹里24寨,锹民们赢得了一定的生存空间和民族尊严。

△ 寨前古树(龙本亮/摄)

生活艰辛、环境恶劣,锤炼了锹民们顽强的意志,也使他们意识到自立、自强、自尊才是出路,在保护自己民族特色的同时,必须学习先进的中原文化和生产生活方式。清道光年间,高营寨捐资兴办了高营书馆,偏僻的苗寨响起了朗朗的读书之声。

风风雨雨中,古碑在苗寨中经历了280来年。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这些石碑所记载的历史事件已是过眼烟云,时间的年轮已驶入了新的时代。锹民梦寐以求的幸福生活以及人格上的平等和尊严,都得以实现与享受。而今,锹里及高营苗寨人民不辜负这个伟大的时代,正只争朝夕,奋起直追,共圆中国梦。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