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滥泥冲•雅风正气贯新街
2017-09-25 09:09作者:陆湘之

滥泥冲,座落在云贵高原东部斜坡边缘的褶皱中,巍峨的三扒界如同道道屏障,将整个村寨呵护起来。干栏式吊脚楼由山脚平地向山坡延伸,分布在山岭上和山谷里。民居以坐北朝南为主,集中连片,恢弘大气,绿树掩映,木楼错落有致,蜿蜒曲折的青石板道和鹅卵石花街,古井、学堂、榨房、风雨桥、流水、鸟鸣、歌声、炊烟等构成了山水田园生活的体系和格局,温馨而安

滥泥冲,最先由苗族龙姓在宋元时期落担开基。明朝中叶,为避战乱,吴、杨等姓由天柱县远口、锦屏县的大同及钟灵一带迁入,与其他族姓毗邻而居,开荒拓田,勤劳耕耘,繁衍生息。早先,民居都聚集在山腰下的低洼之处,泥泞不堪,行走十分不便。清代,款首、寨老号召村民筹集银两,投工投劳,劈山采石,将村道铺设青石板道和镶嵌鹅卵石道,村貌为之一新,于是将寨子取名为——新街。后来,寨内秀才生员们看到寨中常发生一些不祥之事,认为寨子五行火过旺,旺火必须有水来镇,滥泥冲三个字里有八点水,符合相生相克规律,又复名滥泥冲。1959年,靖县县委宣传部李季政部长到此检查农业生产,认为“滥泥冲”这个名字不雅听,遂更名为“新街”。而锹里民间还是喜欢称原来的“滥泥冲”。

新街寨景(龙本亮/摄)

滥泥冲,历史上属锹里二十四寨中的上锹九寨之一。现属藕团乡新街村,100多户,600多人。与锹里其它寨落一样,千百年来,滥泥冲自称为“锹家”或“锹上”,一直秉承着纯朴的信仰和由信仰派生出来的伦理以及遵规守法观念,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延续着蔼蔼古风。

习俗和文化是寨子的灵魂,没有文化内涵的寨落往往只是一副空躯壳,缺乏生机。千百年来,悠远的古风、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浓郁的民族风情,再加上旖旎秀灵的自然山水,成就了滥泥冲特别的魅力和风彩。

最能体现和代表滥泥冲的是绵延数百年一直坚守和传承的古风:讲锹话、唱锹歌、崇锹俗、行锹礼、遵锹规。

语言和歌谣是区分一个民族和族群最显著的标志之一,也是文化个性彰显的手段。

锹话是一种有别于纯苗话、纯侗语、纯汉语的一种特别的流传于锹里地区的一种语言形式,它是元明时期形成并传承至今的苗族、侗族、汉族三种语言巧妙融合的新的语言产物。在它的语言词库里苗语成份占55%,侗语占25%,汉语方言酸汤话占20%。在滥泥冲内部,日常交流的语言为北侗语,对外部交流的则是一口地道的锹话。就是在一个家庭内部成员之间,苗话、侗语可以互相切换和交流,而且毫无障碍。平时所唱的歌谣,是用汉词记录、用苗化的汉语方言酸汤话来演唱,这种独特的语言现象曾经让一些研究侗族历史文化的学者们感到纠结和困惑。一个讲侗话的村寨,竟然穿的是花衣苗服饰,唱的是苗族歌鼟,风俗习惯和周围苗寨一模一样。

△ 节日盛装

歌鼟在以往的靖州典籍中,被称为锹歌,属多声部苗歌。二十一世纪,文化部门在做非遗申报材料时根据锹歌声音起伏如阶梯的特点,改称为靖州苗族歌鼟。这种多声部音乐以优美清新的自然环境和古老纯朴的民俗生活为背景,以鸟鸣、蝉唱、流水、林涛等丰富多彩的大自然“和声”为元素,融合汉族文化,创造和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原生态民族音乐。2006年靖州苗族歌鼟成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大自然赋予了苗侗人民生活下来的勇气和决心,也赋予了对创造生活的灵气和悟性。自古而来,锹里人民视歌为宝,认为歌就是智慧、学养、知识和文化,谁掌握的歌多,谁就最受人尊重。“坐地就把歌来唱,木弯就把墨来弹,弹起墨线锯弯木,唱起山歌解心烦。”哀伤时唱歌,欢快时唱歌,曼妙的旋律和流动的音符,成为思想表达、情感交流的方式,这就是歌鼟在人们心中存在的意义,就是实实在在的乡村生活。

有酒就有歌,有歌必有舞,歌舞相伴,充实着山里人寂寞的时光和岁月,也充满了岁月中的暖意和温情,更寄托着祈盼丰收、祈盼和平、战胜苦难的向往和决心。

通常锹里的舞是与芦笙联系在一起的,“芦笙不响,五谷不长”,“芦笙一响,脚板发痒”。每年农历的七月十五日芦笙节,则成为锹里苗侗寨共同的盛大民族节日,而滥泥冲的芦笙舞则是其中最为靓丽的一道风景。吹笙者和伴舞的村姑们配合默契,芦笙悠扬、舞姿翩翩,摆身、拐膝、扭胯、插脚尖、跨腿等每一个舞步都模拟生产劳动、日常生活,并巧妙艺术化。高潮起处,笙曲嘹亮,村姑们银饰叮叮,眉目含情,一手持着花帕,一手撑开红伞,伞伞相接,或张或闭,模拟龙的形象,其动作有龙穿花、龙现爪、龙翻身、跳龙门、龙抢宝、龙护宝、龙进门、关龙门等。红伞上下左右翻滚,队形齐整,动作优美,变化似龙腾欢跃,令人目不暇接,将舞蹈效果发挥到了极致。

世界族群众多,分分合合,生生灭灭,更仆难数。而锹人之能够成为族群,就是靠着共同的信仰和伦理,来维系和支撑族众的日常秩序和道德理念。

在滥泥冲,会经常听到锹寨人说的这么一句谚语:“山为主人是客”。意思是说,人类不能超越于自然之上,只有自然的存在才是永恒,才是天底下的主体。人类无论是群体还是个体,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是客体,人不能改变和破坏自然,只能遵循和适应自然规律,和自然一起生存和发展。

正是这种对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关系自然纯朴的理解和认识,形成了锹寨人的意识和行为。同所有的锹寨一样,滥泥冲人崇尚万物,敬天畏地。古树、古井、桥梁甚至块头较大或形状奇特的石头,都被赋予灵性,也成为顶礼膜拜的对象,焚香、祭拜,十分虔诚。对祖宗、对土地神、对各种神灵都有广泛的崇拜。至今,在寨子的水口上,仍然有当年威远侯杨再思庙、水口庵庙等祭祀场所的遗迹和残缺的石碑。

△ 古老石碾(龙本亮/摄)

古老的锹寨,日常的生产生活秩序除了需要培育敬天法地的宗教信仰之外,更多的便是靠传统朴素的规约来维护和匡正。在锹寨人的心目中,人是生而自由、生而平等的。为了保证众人的自由和权利,成员之间必须有一些共同遵守的约定,于是便产生了供全体社会成员遵守的契约——“款约”。“款约”的表现形式是“款词”,“款词”既是古老村寨的“法律”,也是文化的“百科全书”,至今在滥泥冲仍然保存着清代的部分“款词”手抄本。

有了“立法”,必须有相应的“司法”与“执法”。滥泥冲寨内有“小款”坪,寨外有大款坪。处理村寨重大事务便是通过“齐款”方式来进行的,而且执行起来相当严格。

清乾隆元年(1736),寨内龙起美勾结贵州亮司寨盗贼,昼伏夜出,偷盗高坡寨张家的耕牛,被寨人发现,寨佬们不徇私情,将事件报告给大款首,款众将龙起美押至牛筋岭总款场,一户派一人带一小捆干柴,按款规将龙起美处死并焚烧。

清咸丰五年(1855),滥泥冲苗侗民与贵州鬼金山、黎平四脚牛苗侗民合款,进行抗赋斗争,争取生存权利。

民国初年,为了反抗暴民欺凌,寨内民众在杀猪奶奶——李氏的领导下,通过合款方式,驱逐滥民,维护团寨安定。

正是凭着这些古风古俗,滥泥冲寨数百年一直秩序井然,生活在平静和安定之中。自清代中叶开始,耕读之风蔚然而兴,且绵延流传,成为锹里地区人文气息最为浓厚的村寨之一。

历史在静默和喧嚣中流淌。走到今天,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在变,滥泥冲也在变,社会在进步,生活水平在提高。但纯朴古风却依然存留,古老的锹寨依然承袭着优良传统和生活方式,它正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向明天和未来。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