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新闻详情

地妙•倡学明道育新人

2017-09-16 08:18作者:吴宗堂

在靖州西部,有三爬界、八人抬轿两座大山。在绵延起伏的山峦中,有一条山脉向东延伸下来五公里左右形成一处山尾,地庙就坐落在这山尾上。

(一)

在古锹里,地庙是有名的大团寨之一,属中锹。现属靖州三锹乡,位于三锹乡西南部,南与藕团乡、西与贵州锦屏敦寨、铜鼓等乡镇接壤。古时地庙关山处有一古庙,因祈福灵验香火很旺,庙旁有一株铁树,十年或二十年开一次花,每次开花都能给此地带来好运,地庙因此而得名。

三爬界、八人抬轿最高海拔1035米,是古锹里中锹和上锹地区的分水岭。原古锹里中锹和上锹的芦笙场一直在三爬界山麓,只因一次芦笙活动而使这个芦笙场冷落、废弃。据说那次芦笙活动,地庙陆姓的一位姑娘满身穿金戴银参加芦笙节,连路也走不动,寨人就用轿子把她抬进芦笙场。周边苗侗村寨认为这是炫富欺人,集体商议不再参加三爬界芦笙场活动,另辟新的活动场所。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塘保九炉冲、老里牛筋岭等芦笙场。

在古锹里数寨歌中:“地庙坐在龙尾上”,道出地庙所处的风水宝地。地庙地貌形似龙尾,依山面水。左有盘山头山脉护佑,右有岩头岭山脉环绕。寨前,一条溪河似玉带由南向北缓缓延伸。寨后山及周围都是绿意勃发、充满生机、密不透风的千年枫树、银杏树和米板栗树,风景极佳。寨前美丽富足的川地田坝,成了一代又一代地庙人休养生息的场所。走到较宽阔的田坝中段向寨子里看,根本看不到古树群中的寨子。从田坝走一段坡路进入团寨,才领略到古寨的风韵,因此地庙又称地妙。如今,寨边六棵千年银杏树尚在,最大的一棵五个成年人也合抱不过来。

        古稀老者(龙本亮/摄)

地庙是渠水支流地灵河的发源地,很早这里就已是古锹里地区交通交汇处和人流迁徙地。由黔东南和湘西一带南下广西、广东与东南亚以及由广东、广西北上黔东南、湘西和湖北恩施等地的人,都经过地庙。从黎平到靖州、从锦屏到通道,也亦经此。优美的风景,便利的古道交通,给地庙繁荣发展带来了优厚条件。

隋唐时期,地庙就有人居住。一些路经此地、落难及躲避战乱的人见此地风景不错,适宜居住生活,就零星的暂住下来。几经变迁,直到唐末及五代时期,随着张、刘、潘姓等家族落住和繁衍生息,地庙寨逐渐初具规模。之后潘、谢、陆姓又不断迁入繁衍,地庙很快繁盛起来。当时以苗族潘、谢姓为主,大多说苗语,讲侗话的陆姓进地庙,也随了当地说苗语兼讲侗话。因此,从地庙迁出的潘姓,属苗族,多说苗语和侗语,如通道锅冲等潘姓。而从地庙迁出的陆姓,有的属苗族,说苗语,有的属苗族,讲侗话,如新厂地交等陆姓。随后又有部分讲侗话和说苗语的龙姓及少量吴姓迁入,地庙就成了古锹里地区屈指可数的大团寨,也是既讲侗话又说苗语的特殊村寨。

明洪武初年,因无法忍受朝廷的武力征服与压迫,吴勉率领当地侗、苗等少数民族武装起义。明洪武十八年十月(1385年),吴勉起义失败后,其后裔在湘、黔、桂交界地辗转隐居。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吴勉第六代孙(从吴勉儿子吴禄排下来为第七代)吴国佐、吴度(道)龙和吴度(道)朝,看到苛重的差徭赋税压得百姓难以生存,遂率苗侗人民举事反抗,再度起义。吴国佐等起义被镇压后,其后裔几经隐居辗转,于明代后期进入地庙落住。随着讲侗话吴姓兴起及人口迁入迁出,影响了地庙居住人员语言结构。从此,地庙形成了以大团寨吴、龙、陆姓侗话为主,小团寨古苗、瓦厂潘姓苗语为主,石榴山潘、龙、陆、谢姓苗语和侗话并存的局面。

(二)

从宋代中期到清代中后期,地庙大团寨有过四百多户的辉煌;也有过因瘟疫只有不满七十户的惨景;有过子民外出因不识汉字、不懂汉语和不知世道而产生的尴尬。这些都深深触动着地庙人的神经。因此,一直以来,他们都在思索和寻找着立身处世的路子。

地庙人在与外界接触中,清醒地认识到不能拘于一隅。要想有影响地融入外面的世界,就要寻找一条问学明理之道。于是,地庙在走向繁盛的过程中,逐渐把重视教育、知事明理作为立寨指南和兴寨根本。

从建寨开始,凭着有古时的交通要道,地庙就频繁有人迁入迁出,寻找适应的生存、利于生活的地方。因人员的频繁流动,相应带来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助推了地庙的发展。清代,地庙发展山核桃已具规模,并影响到周边地区,成为山核桃油生产的重要基地。凭着山核桃油及一些木材等特色山货,地庙人开始走出山寨,逐步与外面交易经商,迈上了正式了解外部世界的旅程。同时,用逐步积累的财富置田置地置山,经济实力逐步壮大起来。鼎盛时期,地庙置田置地曾涉及到今藕团三桥、贵州锦屏地崩等周边地区。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一部分人家就把男孩带出去见世面,寻学识。当时靖州城、通道、洪江、黎平、锦屏等地都有一些私塾,这些孩子就在那读书识汉字、学“客话”(汉语)、长知识、开视野、明道理。地庙本来也想建一所小规模的私塾,但因当时一部分百姓思想还不开通,外面的先生也不易请到,愿想一直没能实现。当人们看到出去读书的人,有的在外当差或谋生,有的回来被周边有影响的团寨请去当私塾先生,认为读书走向外面或被请为私塾先生是很光彩的事。这样一来,整个团寨受到影响,重学的风尚蔚然成风。在与外界接触中,也受到某些消极因素的影响,一些好的传统观念受到冲击,一些不良风气有抬头蔓延之势。因此,地庙在鼓励弘扬求学问道的基础上,立下了”身正厚德善立家”的规矩,这些东西一直影响至今。

地妙一角(龙本亮/摄)

从明代后期至清初,地庙已经有私塾学堂。但地庙真正成规模办学,是从清朝中叶开始的。当时为义学,即读书人和重教的富裕人家办学。清光绪年间,地庙吴念虚在黄柏寨置房,在黄柏和地庙办义学当先生。后考取秀才的吴念常,也联合办学当义学先生。民国初年,科举废除,义学停办。这段时期内,整个锹里地区没有专设的学校,地庙及一些有影响的村寨沿袭前清“私塾”形式,教以“四书”、“五经”、“幼学”之类,学生以识字为主。由于军伐混战,兵匪为患,社会混乱,学校教育萧条冷落。民国二十年(1931),县人申锦章先生在靖州县城创办靖县乡村师范学校,锹里选派中锹地庙吴念煌(字炳炎)、上锹吴仁枝,下锹潘树仁到该校读书。在申先生的教诲下,吴念煌等对“教育救国”的意义领会较深,认为要安国兴邦,必须提倡教育。民国二十三年,吴念煌率先在地庙兴办了一所初级小学(同时潘树仁在岩湾、吴仁枝在滥泥冲(今藕团新街)也各办了一所初级小学)。这是地庙创办新学的开始,连同岩湾、滥泥冲一起开创了锹里地区创办新学的先河。地庙创办初级小学时,困难多难度大。那时,没有校舍,教师吴念主有两间住宅,就腾出楼上作为教室,远道学生无处食宿,就让学生与自己共餐。1936年,地庙发生大火灾,学生无处上课。为了能及时开学,校长吴念煌(炳炎)将刚从邻村买来的两间住房让出来做教室,时间长达四年。在建新学校时,吴念煌(炳炎)苦口婆心发动群众捐工献料,亲率群众上山搬运木材。在他的影响下,群众积极参与,热情很高,仅半年时间就修好了三栋九间新校舍。周边地区相继又有很多学生纷纷慕名前来就读。地庙的办学行动,使锹里其他地区受到鼓舞,亦踊跃集资办学,先后有滥泥冲、地笋、凤冲、地背、菜地、高坡、江边、铜锣、岩湾等地建起了新校舍,从而掀起了锹里地区办学的高潮。地庙重学兴学,不但自己团寨人才辈出,同时带动一批批锹里学生走出锹外深造成长。民国末年至解放初年,虽政权更替,但地庙初级小学一直延续上课。随后,地庙初级小学成为公办与村办相结合的小学,长达五十余年。2009年,因靖州三锹乡教育结构调整,撤消了地庙小学教学点。

遗憾的是,地庙虽为古锹里千年古寨,但因住房皆为木质结构,一直受到火灾的困扰。特别是清中叶以来的4次大火灾(清代中期、1936年、1965年、1981年),古老而富有丰厚锹里苗侗古韵的名寨损失惨重。而今,寨子周边的古树群不多了,也看不到古时辉煌的印记和丰厚的苗侗人文底蕴,只有那逐渐荒芜淡去的古道和零星可见的古石板路告诉我们,这里曾有过昔日的辉煌。然而,无论怎样时过境迁,地庙倡学明道之举,仍是一种有眼光的选择和远见,影响了一个区域,培育了一批又一批锹里有学问之人。同时,倡学明道之举,作为地庙兴寨育人的标杆,将一直引导和教育着一代又一代地庙人“身正厚德善立家,扬德立身锹内外”。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