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QQ群:91845470
投稿邮箱:251134344@qq.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5:00-18:00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苗族木构建筑艺术的文化内涵
新闻详情
苗族木构建筑艺术的文化内涵
2016-11-04 11:32来源:中国花苗网作者:吴才德

、苗寨总体空间布局特点

建筑是人类适应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把自然空间变成建筑空间的产物,具有自然适应性和社会适应性。在苗寨的总体空间布局中,同样体现了顺应自然、利用自然、适应社会的建筑环境观。

(一)自然适应性

苗族“依山而寨, 择险而居”自古有“高山苗”之称。苗寨周围的环境多是层峦叠嶂、沟壑横纵,加上落后的经济条件,苗族木构建筑在总体布局上便是顺应自然、利用自然,而极少在建筑的建造过程中改变环境,挖、填土方。这样一种省时、省力、就地取材的建筑手段使建筑与自然完美地融为一体,苗寨总体空间布局有平行等高线和垂直等高线二种基本样式。当然,由于建筑有5~7 米高,房顶为人字形,一般两层。房屋基于自然地理环境的限制,也不完全局限于这两种基本样式,还有在这两种样式上延伸的其他形式,如“树枝形”等。

(二)社会适应性

苗寨是一个小社会,自然有自己的组织生活方式,谷坪、廊桥、风雨桥等公共建筑空间,它们都是节庆活动、聚会、娱乐、交通、休息的公共场所,体现了村寨中的群体空间,极富社会性。还有苗寨每家每户都有的“保命桥”是通向外寨的桥梁,把寨与寨互相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更大的“社会”。

、建筑单体平面空间布局特点

建筑是文化的载体,在物质和精神层面同样具有重要意义。由于历史、时代、地域、民族、文化、经济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苗族木构建筑单体形式多样,有着不同的空间布局。

(一)落地式平房

落地式平房是苗族木构建筑之一。没有吊脚,落地而成,为穿斗结构的传统建筑。一般为三间正房 ( 个别富裕人家修五间正房 ),每间宽约 4 米。中间的正房隔成一大间和一小间, 前面的一大间为堂屋,后壁上安有神龛,正中开大门,门的两侧各开一窗。堂屋是祭祀祖先、接待客人进餐和家人休息的场所。后面的一小间用来架楼梯或堆放杂物。堂屋左右两间,其中一间房中有四方火塘,上架一个三脚架,供煮饭菜和冬天取暖之用,火塘一侧为卧室,铺有木地板;另一间也铺有木地板,隔成两小间作卧室。堂屋楼上阁楼非常宽敞,不住人,前壁中间上房开一窗,两侧设两个正方形大柜用来储藏粮食。两旁正房楼上跟楼下布局一样,也隔成两间,存放粮食或为卧室。厨房一般设在正房以外的偏房里。平房一般用青瓦盖顶,木板作壁。

(二)吊脚楼

吊脚楼也称“半边楼”,源于干栏建筑。干栏建筑底层全部架空,在苗族居住的山区大多悬崖斜坡,在斜坡上建房当然不能采用纯干栏建筑。苗族人民便创造出一种顺应自然的建筑—— 吊脚楼,就是在斜坡上找上下两方做屋基,在斜坡上方挖填很少一部分土石方作为房屋后部地基,上方立短柱,下方立长柱,立柱长短不一。底层前部上升为楼层,与后部地面齐平,形成半楼半地的吊脚楼,即半干栏式吊脚楼。

吊脚楼一般为三层,底层堆放杂物、关牲畜。二层为生活起居之用,一般为三间,中为堂屋,左右两间分前后开间,前间为卧室,后间地面部分设火塘,为家庭生活起居中心。三层储藏粮食。室内空间按功能分层,在构造处理上亦各不相同,相互交融和谐地组成一个整体。

吊脚楼采用穿斗式结构构架而成, 各栋楼体随山形灵活多变,找不出两栋完全一样的吊脚楼。屋面是悬山式或歇山式,盖小青瓦或杉皮。

三、苗族木构建筑蕴含的文化内涵

建筑同服饰、绘画、雕塑等一样,是一种文化符号和文化载体。苗族木构建筑是苗族人民为其社会文化的生存需求而构筑出的“场所”。它是一部“无字的史书”,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一) 顺应自然,利用自然

吊脚楼是苗族喜爱和常见的一种建筑形式,依山就势,依水造奇是吊脚楼顺应自然而建的结果。它们采用机动灵活而又高度协调的木穿斗构架体系,在空间自由组合,自由伸缩,以既适应自然,又满足人们的各种需求。苗族吊脚楼凝聚着苗族人民的智慧与创造才能,是苗族人民生存要求、精神要求和审美要求的“结晶体”。它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但又从人的需求出发,最大限度地利用自然,因地制宜,因势利导,达到与自然的高度协调统一。依山面水的吊脚楼,临江河面尽量出挑,千方百计占天占地,满足了人们生活对空间的需要。房屋撑柱悬空,凌架在溪河沟涧之上,多有古朴的飞檐翘角,给人以腾空而起之感。这种独特的半干栏式楼居,适应南方潮湿的气候,非常实用与美观。李先逵认为苗族木构建筑在意念上是一种“活的建筑”。[1 ]这是一种恰如其分的表述。

(二)多元崇拜和信仰

苗族的源流可以追溯到黄帝时期的“九黎”。“九黎”战败后南迁至江淮流域,改称“三苗”, 其中一分支“窜三苗”发展为滇、黔一带的“三危”;另一分支“北三苗”一部分与部分华夏族融合,另一部分融入“南蛮集团”建楚国。可见苗族文化属华夏亚文化体系,与巫文化有着根深蒂固的联系,比之汉文化的礼教,更富浪漫主义色彩。《国语楚语》说:“家为巫史。”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湖广》篇里也说:“按湘楚之俗尚鬼, 自古为然。”苗族的巫文化系统,与九黎、蚩尤一脉相承。[2]

巫文化同其他风俗习惯一样,深深影响建筑文化的形成与发展,苗族民居也不例外。苗族人民希望借助超现实的祖先、神灵以及圣物力量,保佑风调雨顺、人财两旺、除病消灾、五谷丰登等等,此中反映了他们的理想与希望,凝聚着他们对幸福生活的追求。这种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神灵崇拜、图腾崇拜的原始多元崇拜宗教观,深层地体现于苗族木构建筑之中。

1、自然崇拜

苗族木构建筑中对大树、山石、桥等的崇拜,反映出苗族独特的文化心理。苗寨都设有有形或无形的寨门,是一寨的标志。靖州一带的苗寨把生命力旺盛的枫树尊为神树,视为“保寨树”。人人爱护倍加,不能砍伐,不能在树干上刻画。枫树结子,则认为象征人丁兴旺,秋季枫叶火红、则认为喻示喜庆。高大茂密的枫树不仅改善了苗寨的生态环境,更增添了一大景观。在苗寨,桥也是一大景观,苗族人民认为人都是由桥上来到人间。因此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保命桥”祭桥求子,护桥向善,形成淳朴的苗寨民风。被当作寨门的“板凳桥”,既是一寨的象征,又兼做休息与寨内外交通之用。加上建造美观,深富实用性和审美性。

苗族民居顺绿水清山而筑,这种外观与自然的融合也是人们对自然崇拜的反映。

2、神灵崇拜

笔者认为神灵崇拜是自然界“万物有灵”的升华。苗家贴门神,就是认为人、动物或自然物具有灵性与神性,祈求其保家护院。

3、祖先崇拜

苗家把祭祖神龛设在堂屋正中后壁上,处于全家中心至尊地位。这折射出深厚的祖先崇拜意识。还有堂屋楼上不住人,否则会得罪祖先,这也是祖先崇拜思想的反映。

4、图腾崇拜

图腾崇拜在苗族民居上有充分表现。湘西、黔东南、靖州等地的苗族以牛为图腾,比如在苗居门簪上往往有一对牛角形门纽, 希望以牛的威力来护家。还有吊脚楼堂屋安放牛角祭祖,用牛角杯请客喝酒,这些都表明苗族以牛为图腾的观念。苗族民居喜以雀鸟为屋脊装饰,栩栩如生。屋面饰鸟反映了苗族的民族意识和民族文化心理。苗族与“百越”有着密切的关系,承继了越人信仰——鸟图腾。

前面提到苗族喜以枫木为“保寨树”,他们对枫木的崇拜,不是单纯的自然崇拜,也是与氏族有血缘关系的图腾崇拜。《苗族史诗》里有“枫木篇”认为枫树生蝴蝶,蝴蝶妈妈生十二个蛋,从蛋中生出各种动物和人类始祖“央”《山海经·大荒南经》载:“有木生山上,名曰枫木。枫木,蚩尤成弃其桎梏,是谓枫木。《云籍七签》卷一百《轩辕本纪》也说:“黄帝杀蚩尤于黎山之丘,掷械于大荒之中,宋山之上,后化为枫木之林。”认为枫木与蚩尤有关,苗族对枫木的崇拜,大都融涵着对于祖先蚩尤的崇拜。

(三)防灾意识

旧时由于自然力量和社会不稳定,苗族在民居设计上就有了种种古朴、自然的防灾意识。传统苗寨寨门一般设在垭口或陡坡上,易守难攻。床都是挨房间后墙摆放,而房屋后墙多靠岩坎且绝不开窗。在二楼才开很小很小的高窗。若是与其他房屋毗邻时,往往修建有封火山墙,不但防火,还防盗。另外,密檩、门插、门窗及阁楼等的设计也蕴藏着不同的防灾意识。[3 ]

落地式平房为防潮,一楼卧室铺地板,吊脚楼堂屋采取了加密立柱、楼枕和加厚楼板的工艺来增强建筑物的坚固性,这些都是防灾意识的体现。

(四)追求吉祥,追求美

苗族人民在漫长的社会历史进程中,由于战乱、部落的征伐,被迫不断迁徙,生活十分艰苦,但他们永远有着一颗积极乐观的心,追求吉祥,追求美,追求幸福平安的生活。苗寨把枫树作为“祖母树” “保寨树”是因为枫树再生力强,不但有利于生活环境的保护,苗族人民还相信它的枝繁叶茂与火红必然带来多子多孙,红红火火的幸福生活。房屋中柱一般择枫木制成,喻示吉祥。苗族建新房,一般先看风水,这是受汉文化的影响。上大梁时要致“上梁词”、捆“踏梁鸡”、撒“抛梁粑”。捆“踏梁鸡”因“鸡”, 与“吉”谐音 。“上梁词”因时因地,有不同的形式及内容。我们以“上梁词”为例,来感受一下苗族人民立房时的喜庆与求吉心理。“上梁词”如下:日吉时良,天地开张;华堂造就,万代荣昌;鲁班先师造云梯,造好云梯步步高;脚踩云梯上一步,一步高升;脚踩云梯上二步,二梅发达;脚踩云梯上三步,三星高照;脚踩云梯上四步,四季发财;脚踩云梯上五步,五子登科;脚踩云梯上六步,六位高升;脚踩云梯上七步,七子团圆;脚踩云梯上八步,八方来财;脚踩云梯上九步,九九长寿;十步上登楼,文等科,屋封侯;手攀枋,儿孙代代做丞相,上了一层又一层,儿孙代代坐京城;到了梁头文登科,武登侯;来到梁上打一望,梓梁造得放豪光,梁头造起龙凤角,梁尾造起凤凰神,龙凤神,日落黄金夜落银。正如李先逵所说,苗居也是一种充满“情感的建筑”。苗家吊脚楼的走廊栏杆有的雕有万字格、喜字格、亚字格等图案,也是吉祥如意的象征。

苗族木构建筑的文化内涵极为丰富。其科学价值不仅存在于建筑学中,还蕴藏在民族学、民俗学、社会学、人类学等各个学科领域里。苗族民居建筑文化是中华民族建筑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