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QQ群:91845470
投稿邮箱:251134344@qq.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5:00-18:00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 首页>如何保护民族传统村寨的几点思考
新闻详情
如何保护民族传统村寨的几点思考
2016-10-26 16:05来源:中国花苗网作者:潘虹

2015年12月12日,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围绕“推进城镇化进程中传统村落保护”开展讨论,邀请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全国政协委员和相关领域专家学者一起为城镇化进程中的传统村落保护问题建言献策。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习近平总书记充满诗意的话语,道出了无数中国人对传统村落田园生活的眷恋。但随着城镇化、工业化的快速发展,传统村落衰落、消失的现象日益加剧。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是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的重要目标。五千年的中华民族基本处在农耕文明时期。村落是我们农耕生活遥远的源头与根据地。如今至少还有一半中国人还在这种“农村社区”里种地生活,生儿育女,享用着世代相传的农耕文明。在历史上,当城市出现之后,精英文化随之诞生,可是最能体现民众精神本质与气质的民间文化一直活生生存在于村落里。我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地域多样;在漫长的岁月里,交通不便,信息隔绝,各自发展,自成形态,造就了中华文化的多样性并存与整体灿烂。如果没有了这花团锦簇般的传统村落,中华文化的灿烂从何而言?可是,最近一些村落调查和统计数字令我们心头骤紧,各地经调查上报的1.5万个传统村落仅占全国行政村总数的2.5%、自然村落的0.6%,其中有重要保护价值的传统村落已不足2000个。

传统村落传承着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生产生活智慧、文化艺术结晶和民族地域特色,维系着中华文明的根,寄托着中华民族儿女的乡愁。习总书记十分重视传统村落的保护,明确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目标、原则和方法,在考察湖北农村时还指出,建设美丽乡村,不能大拆大建,特别是古村落要保护好。

靖州地域多样性和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构成了我们独特的苗侗文化,这种独特的文化存在于靖州的传统村落中,记载了特定地域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历史过程,是地域文化、山水文化、民俗文化、建筑文化和民族文化的典范之作。这些村落所承载的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是靖州的独特文化,是靖州苗侗民族的精神家园。传统村落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关系到靖州的经济社会发展,关系到靖州地域文化的传承,关系到靖州在新常态下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地方的乡村发展之路。
   但是,由于自然、历史等原因,特别是在对外开放的现代化背景下,传统村落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其现状令人担忧:一是传统村落长期的经济落后,导致很多村民对自身文化缺乏自信,认为自己的东西是落后的,甚至将独具特色的传统村落与落后、贫穷划等号,把这些珍贵的遗产当做建设新农村和推进城镇化的包袱,有的盲目跟风“打造”所谓的“新民居”,热衷于“涂脂抹粉”,随意硬化、绿化、白化、亮化,把古朴的青石板、石砌路拆掉,铺装上水泥路;把饱经沧桑的夯土墙、石墙、砖墙统一刷得白亮光洁,把生机盎然的植被铲除,种上整齐的草坪,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村落整洁了、漂亮了,实际上却严重破坏了传统村落所承载的历史价值和情感记忆,让很多珍贵的地域特色、文化遗产和景观被“千村一面”所代替,造成传统村落历史记忆的消失。二是火灾对传统村落的破坏。由于传统村落主要以木材为建筑材料,火灾成为传统村落的最大隐患。三是相关政策也影响和制约着传统村落的保护。传统民居是村落不可缺少的重要元素,而传统民居的保护是一项庞杂的系统工程,涉及面广,投资量大,仅靠政府投入是难以实现传统民居长期可持续、系统保护的,需要建立多元化运营机制,吸引村民、社会资本积极参与保护工作。但传统民居为集体土地性质,按照目前的法律规定,其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仅限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间流转,难以吸引社会资本的经营性投入。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宅基地的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国家层面的相关政策没有出台之前,传统民居的保护工作存在着不少的困难和问题。做好传统村落保护工作,必须积极探索破解传统民居产权流转这一难题。

那么,如何在推进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加强对传统村落的保护,是当前和今后一般时期内必须认真研究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我认为,要处理好城镇化建设,新农村建设与传统村落保护的关系,必须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着力完善功能设施、改善人居环境、弘扬传统文化、培育特色产业、实现增收致富。

一、制度化保护

注重保护发展传统村落文化的完整性。文化是传统村落的灵魂,要注重村落的传统选址、格局、风貌以及自然和田园景观等空间形态与环境的保护,注重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与其相关的实物和场所的保护,注重特色民居、历史建筑、文物古迹等传统建筑的保护。这些保护,就需要建立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做到有法可依。建议县人大尽快制定和出台《靖州县传统村落建设保护条列》,解决传统村寨建设保护的盲点和空白,然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完善管理体制,建立和完善传统村落保护与开发的听证、抢救、跟踪、督查、评估、项目管理等制度,积极探索社会参与,多种并行的保护措施。

一是要依法依规对传统村落的保护。规定保护职责分工,积极探索属地管理责任制药建立执法与监督机制,消除文化遗产保护的空白地带和管理漏洞,做到科学保护,活态传承,合理利用,兼顾发展。同时要探索传统村落的项目建设,公示听证,督促考核等机制,将传统保护作为乡镇、村级政绩考核目标中,认真落实责任制。

二是要探索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定期开展督查、农业、住建,文化,文物等多部门通力合作的工作机制。要积极发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作用,各相关部门要积极深入,作细致的实地调查,建立相应的数据库和村落档案掌握情况,准确把握,以利于科学决策和稳步实施。

三要从村级层面做好保护工作。指导农村制定乡规民约,乡规民约要有一定的约束性,加强对村民的宣传教育,要充分发挥“乡绅”、“乡贤”的作用,吸收和吸纳其中的合理性意见和建议,同时要将传统村寨,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艺术的保护纳入其中,尝试建立传统村寨保护志愿者队伍,使更多的村民都来加入传统村寨保护队伍中来。

二、规划谋发展

新农村建设,城镇化推动与传统村落的保护并不矛盾,问题的关键在于科学的谋划和实施。各级各部门要将发展与保护有机结合,要突出乡镇特色,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传统村落地处偏远,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要与扶贫工作有机结合,要实施好产业培育计划,打造一批特色种养业基地、农副产品加工基地、休闲观光农业和农超对接基地,要积极发展山地旅游、民族文化旅游、红色文化旅游、休闲观光旅游、健康养生旅游,提高村民收入,让村民充分享受改革发展成果,实现安居乐业,同步全面小康。加强村寨规划建设管理,要严格限制核心保护区的改建、扩建,室外装修,严格限定拆迁范围和建筑风格,坚持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优先,既要注重传统村落生产生活设施的便捷舒适性,又要注重传统村落生态环境的和谐性,切实加强村寨规划建设管理,避免和减少乱搭乱建和“插花”混建等问题的发生。要尊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产生活方式,创建生态村落,要改善好村民的居住环境,发展经济与传统村寨的关系,在建设中,既要合理充分利用原有的传统文化底蕴,在受益的同时,传统又得到了保护,从而达到一种良性循环的目的。

三、加大资金投入

发挥政府在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主导性。各级政府要把民族村寨、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展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城乡建设规划之中,作为美丽乡村建设的重要内容,立足山地建筑特色、民族文化特色、农耕文明特色,科学编制民族村寨、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规划。要将乡村旅游、文化保护、扶贫开发、紧扣“和美靖州大地,幸福苗乡侗寨”主题,把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规划有机衔接,统一于美丽乡村建设的总体布局之中。
    各级政府还需增加保护资金,给予经费上的支持,增大投入,循序渐进,同时要积极探索市场化运作,吸纳社会资金和民间资本进入该领域,从政策、税收等方面实行特殊的待遇,建立以“游”、“养”、“保”的良性运行机制。

“保护”的过程中,要严禁以牺牲传统村落格局风貌及其自然景物景观为代价,去获得保护开发资金,更要注重原生态文化的历史延续和发展,切忌“恶搞”,将有悖于本地区原生态历史,风俗,民情的所谓“现代文明”掺杂于其中,要加大对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发展滞后,基础设施落后的村落合理安排保护利用项目,使村民能享受现代文明的成果,让村民是村寨文化的直接生产者与保护的实践者,激化村民的保护意识。

我们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快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重要讲话精神,围绕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展,致力于留住靖州苗侗民族的生态细胞和文化元素,守住耕读文明和田园生活,努力让传统村落美起来、富起来,让我们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