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QQ群:91845470
投稿邮箱:251134344@qq.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5:00-18:00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巫山巫水 傩风傩俗——绥宁苗族神秘巫傩文化的原始形态探析
2015-05-26 11:08来源:中国花苗网作者:杨焕礼

巫山巫水 傩风傩俗

——绥宁苗族神秘巫傩文化的原始形态探析


  绥宁为古荆楚之南极,是古苗民原居地古苗疆要区

  绥宁以苗族为主的巫傩文化遗存众多、文化体系完整,它以大法事傩戏活动——庆祖仙为主体形态,其他多种形式并存,一直延续至今。传统的庆祖仙有法事78堂,现保存完好的还有36堂,可供三天三晚的不间断表演。庆祖仙后来衍生出吉傩和凶傩两大类别。吉傩以祭祀、祈求、还愿、酬谢等为主,如庆祖仙、祭祖、舞土地(闹土地)、祭狗、祭牛、祭树等;凶傩以驱疫逐邪、成巫成蛊等,如禳灾、法师(老司)女巫殡葬、赶尸、巫术、蛊术、女子落洞等。

  一、绥宁苗族巫傩文化——从水开始

  这“请水”有什么来历呢,据说苗族的祖先沿沅水水路而下,出洞庭,在很远的地方建立了美丽的家园,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后来因为战争和灾祸他们不得不离开家园,重返故土,而千千万万的祖先灵魂却留在了那曾经的家园,要唤起这些祖先神灵回到故土,只有故土流到外面的河水、井水传信水神(四海龙王),由水神引他们回来,他们灵魂返回故土时还会引来各路大神灵。

  东山老人和南山小妹传说

  苗族敬狗习俗的来历

  绥宁苗族巫傩文化认水是生命之源,水也是灾难之源。水有神秘莫测的力量,水可化雾化雨,苗族先人最早创造了“雾术”,因汉字中的“雾”笔划太多,后人将“雾术”写成了“巫术”。

  二、绥宁苗族巫傩文化中的神秘之物——树

  金童树在庆祖仙法事中有什么作用呢?法事中有这样的唱词:“金童树下歇得千千兵,停得万万马。”“金童树下山连山,寨连寨。敬得金童树,神灵保平安;栽下金童树,子孙传万代。”据老法师介绍,金童树的有三个作用:一是起标志物作用,如军队中的旗帜;二是树下是被请来的各路神灵居住和屯兵马之所,如古时的客栈,现在的宾馆;三是可庇护寨子、家族、家庭繁衍子孙后代,风调雨顺,平安幸福。绥宁苗族巫傩文化之中也就有了“金童树下屯神兵”、“金童树保佑子孙”和“金童树赐万福”之说。

  在历史上,绥宁苗族人住在深山老林,生存条件极差,既要与大自然抗争,又要与统治者对少数民族的严酷控制作抗争。历史上官军屡次进攻苗疆,苗民都利用特殊的自然环境同官军周旋。例如,清乾隆四年十一月,奸商黄三奇在绥宁耙冲开采铜矿,恣意砍伐苗民林木,践踏田地。苗民愤怒地毁掉了铜矿,遭官府镇压,瑶民首领粟贤宇率苗民起义,他们运用“官有万兵,我有万山,其来我去,其去我来”的战术,躲在大树和岩坎后面,巧妙地与官军周旋,给官军以沉重的打击,令官军吃尽苦头。史书也有官军进攻深山老林苗民时的记载:“苗贼巢穴猩峱,所居悬崖,鸟道莫可攀跻,且竹箐丛生,弥望无际,贼从内视外则明,每以伏弩得志,我从外视内则暗,虽有长技莫施”, 悬崖、林箐、山洞、溪涧皆可作为苗民的屏障,特别林箐更是“弥望无际”,官军无计可施。

  绥宁苗侗瑶族人,把树作为自已终生的伙伴。苗侗瑶族人成年后,可在指定山上选择两株杉树,用藤蔓缠绕,作上标记,等过五十岁后,就能砍下来作棺材,死去后和这两株树一起入土。这个习俗称之为“箍树”,已被“箍”的树,任何人不能砍伐,除非“箍树”人自己。“箍树”人每年还要经常照看这两株树,除掉树下的杂柴杂草和树身上的害虫。

  绥宁苗侗瑶族人笃信树能造福于人类,各苗侗瑶山寨将某些名木古树视为“神树”、“保寨树”,逢年过节,占卜凶吉,虔诚祭祀。除了有“祭树”的习俗,村村寨寨必栽“保寨树”(有的村寨称为风水树),所栽“保寨树”大多为枫树,因为枫树是苗族人民的创世之神,造神之神、生命之树。这种“保寨树”是否就是庆祖仙中的金童树原型?笔者认为这是极有可能的, “保寨树”和金童树相比,所具有的人和神的社会生活内容大同小异。正如赵沛霖在《树木兴象的起源与社树崇拜》中所说:“在宗教观念的支配下,树木逐渐被神化,从而使作为自然存在的树木神圣起来,并具有了社会生活内容。……同时,人与树的关系,由人与物的关系,变为人与神的关系,并反映着一定历史条件下人们的关系,概括这一定历史条件下的某些社会内容,诸如祖先宗族、古国乡里以及福禄、国祚等等。”

  三、绥宁苗族巫傩文化中的重要角色——女人

  属于沅水流域巫傩文化带中的绥宁苗族巫傩文化,女性在其中的地位不比男性低,甚至还要略高于男性。如在傩戏中,苗族人祭祀的人物类主神(始祖神)有三位:东山老人、南山小妹和神兵小姐。三位中有两位为女性。苗族人在家中设立家神像,这种“家神像”是一个抽象物,以木板为底座,竹筒为骨架,用千层布缠包,然后用红布蒙上作外衣。这种家神像祭祀的是自己家的女性先祖,又称显灵祖婆。家神像一定要放在堂屋的神龛上。设立了家神的人家常年香火不断,还要三年一小祭,五年一大祭,这祭女祖的法事也是庆祖仙最为普遍的一种。祭女祖神,使绥宁苗族巫傩文化明显带有母系氏族时代的痕迹。

  浪漫爱情  和美家庭

  《跳云仙》讲述的是一对神仙男女从自由相恋到组建和美家庭的经历。法事中男女仙人爱情缠缠绵绵、恩恩爱爱、和和美美,令凡间的青年男女羡慕不已。《跳云仙》曲调不是庆祖法事中专用的曲调,而是以山歌曲调为主。《跳云仙》也不是法师们的独角戏,里面进行大量的山歌盘歌,村寨的青年男女就有了展示自己歌喉的机会。盘歌开始时,首先是女孩和法师盘歌,法师装傻,假装答不上,傍边的男孩机灵地接上,这样一来一往,一堂法事下来总有几对有情人结为终生伴侣。而在这样的场合定下婚约,男女双方父母一般是不反对的。

  姑娘回家路漫漫

  四八姑娘节是苗族人民为了纪念在外作战身亡的英雄姑娘,而巫傩文化中庆祖仙有一堂《迎小山》的法事,则是接回流落在千里之外的姑娘们的魂魄,接受故里的祭祀。

  这只是一个传说,没有相关的历史文献记载,老一代的法师也只是口口相传,《迎小山》法事唱词中也好象要刻意隐藏真相。但仔细研读《迎小山》法事唱词,还是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如迎小山就有一个非常详细线路(这里限于篇幅简单例举,省去小地名):长安—太和县—洞庭湖—长沙府—宝庆府—武冈州—枫门岭(位于绥宁和城步交界处)—关山(即关峡隘口)—双溪渡口(长铺乡田心村)—黄石(今绥宁县城)……寨市(绥宁老县城)……靖州州府—寨市—终点(庆祖仙法事所在地)。通过这条线路,我们可以发现,征苗蛮女子进京应不是在唐朝,而是在宋宣和元年(1119年)以后的哪个朝代(因为那一年才置泰和县,后改泰为太。)。而这条线路进入湖南,走的正是湘黔古驿道的主干线。上文提到,《请水》这一堂法事,走的是沅水水路,那是上古时期,还没有驿道,苗族先民走的是水道。而湘黔古驿道,据考,兴于西汉,至明、清臻于完善,可以推测,当时的绥宁县应属靖州管辖。《迎小山》法事唱词中,对府、州、县的衙门所在和朝向都有详细的描述,对各地的水井、桥、驿站也有详细描述。如果我们从终点反向走,不就是官府送这些苗蛮女子进京的路线吗?笔者大胆推测,这些苗蛮女子或不是应征去当什么宫女,而是官府在征剿苗民中,杀掉男子,掳走女子到京城炫耀邀功去了。如明英宗天顺四年(1460),蒙能、李天保先后坚持了二十年的苗民起义失败,李天保被俘,押解进京,义军家属被驱出原藉变卖。清朝时,官府每次镇压苗民起义后,都将义军家属变卖,所得银两封赏有功兵丁。

绥宁苗族巫傩文化也就是这样,用极隐晦的方法来记住自己苦难的历史。

  生殖崇拜,是原始社会普遍流行的一种风习。它是原始先民追求幸福、希望事业兴旺发达的一种表示。绥宁苗族巫傩文化有自己的独特之处。

  在庆祖仙法事中,原始的生殖崇拜法事有四堂。生殖崇拜法事开场前,要进行清场,凡是未婚男女,不允许观看。对女性而言,她们受到了充分的尊重,只是在语言上对女人的臀部、胸部和阴部进行赞美,较为含蓄。对男的而言,古时男性要赤身裸体对阳具进行展示,并以夸张的动作进行舞蹈。改土归流后被官方禁止,改用穿衣服表演,但须从外面做出抓住阳具的动作,以夸张的动作进行舞蹈。为什么只有男性进行表演,不要女性表演,这不是“重男轻女”吗?事实上不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母系氏族中女尊男卑的原始遗风,恰恰说明当时女性的地位要高于男性。

  总而言之,绥宁苗族巫傩文化是在苗族先民长期受到驱逐压迫的苦难中,在征服自然恶劣的环境中,繁衍生息,族群生存的欲望需要宗教(自然宗教)观念庇护,巫傩活动在生命意识上满足了苗族人民的心理要求。尽管受到来自巫、道、儒、释、佛、梅山的文化的渗透和融合,但其原始形态的巫傩之风已融入苗族的习俗之中,至今仍以传统文化的形态存留于苗家山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