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苗网
www.zghuamiao.com
 
收藏本站
今日天气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网站管理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2:00
周一至周五 :14:30-17:30
新闻详情

三省坡多民族文化走廊夹缝中的花苗

2014-09-25 00:00来源:中国花苗网作者:文/石林 吴楠  摄影/杨家敏、龙光银

 

  [论文摘要]苗族在历史上由于战乱或天灾人祸而四处奔波迁徙,从而形成若干支系。居住在湘、黔、桂交界处的三省坡的草苗(miiul nyangs)即是苗族的一个支系.三省坡的苗族原先分为三个支系:内部苗(gangh aox, 60苗、40苗都属此),中部苗(gangh dav,花苗属此),外部苗(gangh bags)。有的又称为内堺苗、中堺苗、外堺苗及内亲(senlaox)、中亲(senldav)、外亲(senlbags)等。而居住在黎平、通道、靖州交界处的花苗在语言、服饰、恋爱婚姻、风俗习惯以及民歌上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民族特征。然而这至今仍为外界所不知。因此对其作一个较为详细的调查研究我们认为是一件十分有意义和有价值的。因此,本文将对花苗的族源、称谓、分布、服饰、丧葬、民歌等进行分析研究,从而揭开三省坡花苗的神秘面纱。

   *本调查研究受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07XYY018)。
   2008年7月、8月笔者带贵州民族学院民族文化学院2005级的同学:陈蓉、梁思娥、张江舒、石庆章、龙本洲参加了对黎平、通道、靖州三县花苗的田野调查。2009年3月笔者又带领陈蓉参加了与通道县吴通爱、潘仕品两位先生对通道县、黎平县花苗的田野调查。在田野调查中,我们先后得到三县乡(镇)村领导潘启斌、吴仕维、吴通爱、潘仕品、龙景铎、曾垂亮、李邦益、胡大立、潘开海、梁永军、吴启林、潘启亮、杨远胜等的盛情接待和帮助;在写作中也参考了上述同学的田野调查记录;谨此一倂对诸位表示由衷地谢忱!本文民族语记音为侗文拼音方案。

 


   一、花苗的自称、他称、人口及分布
   在湘黔桂毗邻的三省坡地区,群山巍峨,溪流横流,森林密布,阡陌纵横。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交通闭塞、人烟罕至的荒蛮之地。三省坡以东为汉族居住的丘陵地带,以西为少数民族栖息的云贵高原。在明代以前,三省坡及以西的云贵高原,汉人尚未大规模进入。明代以后汉人才逐渐大批迁入,三省坡地区遂成为熙熙攘攘西进人流的必经之地之一。有的人继续西进,有的人留了下来,三省坡因之成为多民族多文化的走廊。至今在三省坡及其南北的狭长地带,仍生活着汉族、侗族、老苗、60苗、40苗、花苗、瑶族、酸汤人、三撬人、本地人、客家人、那溪人、六甲人、六色人等。三省坡地区是一个待开垦的民族人类学和汉语方言学、民族语言学的处女地。
   三省坡的苗族分为三个支系,即内部苗,又叫内堺苗或内亲苗(gangh gaox或senl gaox);中部苗,又叫中堺苗或中亲苗(gangh dav或senldav);外部苗,又叫外堺苗或外亲苗(gangh bags或senl bags)。如此分法可能同苗族支系间的婚姻亲疏关系有关,事实上这三个支系间在以前是互不通婚的。草苗分布在贵州省黎平县的水口镇,龙额乡,肇兴乡,顺化乡,洪州镇,德顺乡和从江县的洛香乡;广西自治区三江县的同乐乡,独峒乡,林溪镇,八江乡,洋溪乡,良口乡;湖南省通道县的大高坪乡,独坡乡,牙屯堡镇;草苗又分为60苗(miiul liogc xebc)和40苗(miiul siiv xebc);40苗分布在黎平县的水口镇,肇兴乡和从江县的洛香乡。花苗分布在贵州省黎平县的德顺乡;湖南省通道县的大高坪乡,锅冲乡,播阳乡和县溪镇;以及靖州县的新厂镇。外部苗(包括黄苗也叫白头苗和老苗)分布在靖州县的新厂,平茶,四乡,三秋等地。
   花苗的自称、他称因地区的不同其叫法也略有不同。天堂花苗叫miiul geenv,肯溪花苗叫miiul kgeenv。侗族叫花苗为miiul geenv。草苗称其为miiul gangh dav 或 miiul geenv。花苗又叫花衣苗。花苗的得名是因其妇女穿的上衣和头饰比内部苗(60苗和40苗)和外部苗花哨鲜艳所致。这一看法已得到当地花苗的认可。
   三省坡花苗的居住环境阡陌纵横,山高坡陡,大小不一的田地星罗棋布地散落在冲冲垴垴中。其地势正如花苗民谣所言“龙安高寨冷悠悠,三年两不收;蚊子鸡婆(母鸡)大,蚂蝗扁担长;蓑衣盖一段,斗篷盖三丘”;“黄土中央地交寨,岩上嵌名占字岩;共个地名分两寨,黄柏昵(大高坪)系黄柏屯(贵州);张团门楼分两姓,篾匠团员是簸山;口讲朝阳山背岭,长田高坡远来朝”。花苗也由起先的地交、占字岩、黄柏屯、黄柏山、张团、簸山、朝阳、长田八寨发展为如今的 28个村寨,即黎平县德顺乡的天堂(jeenp dangc)、长田(xangc jeenc)、中塝(zongs bangx)、大塘(dangc pop)、汉棚(hanl bengc)、白岩岭(gaos guags)、三段(samp donh)、玉河溪(ul qit)、界牌(gaiv baic)、二段(nyih donh)、飞腰(fup yeeul)、普里(bic bac pus)、高寨(ul gaol)、上跃山(yaol sans)、董家冲(zenx gas congs)、黄柏山(wangc begs nyil)、水路(xiv luh)、张团(jangl gonx)、黄柏屯(wangc bas denc)、簸山(dees bos)、雷打岩(haoc daeml moiv);湖南省通道县锅冲乡的肯溪村(kenx qis)、锅冲村(gos qongs),大高坪乡(jenc gaoc)的黄柏昵(wangc begs)、地了村(jil siul),播阳乡的冲华村(xengp wac),县溪镇的晒口村(sail koux);靖州县新厂镇的地交村(dih siul)。
   三省坡花苗的人口截至2007年止为5931人左右。其中贵州省黎平县3160人,湖南省通道县2271人,湖南省靖州县500余人。具体人口数如下:
黎平县德顺乡3160人左右:其中天堂212人,长田144人,中塝128人,大塘130人,汉棚121人,白岩岭89人,三段156人,玉河溪220人,界牌155人,二段165人,飞腰119人,普里107人,高寨237人,上跃山31人,董家冲175人,黄柏山164人,水路58人,张团227人,黄柏屯240人,簸山152人,雷打岩130人。通道县大高坪乡1195人:黄柏昵768人,地了村427人;锅冲乡826人:锅冲村516人,肯溪村310人;(锅冲乡占字村为黄苗miiul mans即外部苗,其人口所以不计入花苗人口之内)播阳乡150人:冲华村150人左右;县溪镇100余人左右:晒口村100余人左右;靖州县新厂镇地交村500人左右。

 


    二、花苗的服饰及其与60苗、40苗、侗族的区别
   三省坡上的花苗、草苗在服饰上区别较大。花苗妇女服饰的颜色鲜艳,多采用蓝色和绿色为主而很少采用黑色,仅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的服饰为黑色。因此花苗的服饰与草苗的服饰有着明显的差异。服饰的开口花苗都是右开襟无领的;而草苗有的(60苗)是右衽开襟无领,而有的(40苗)则是左开襟无领。例如:倘扒村、锅冲村、龙安村的花苗均是右开襟,归斗村的草苗(60苗)是右开襟无领的,新平村的草苗(40苗)是左开襟无领的。(插图在末页)花苗女子的服饰艳丽多彩。女子上身着右衽大襟衣,下身穿裤子,有时也穿自制的百褶裙。衣领、袖口、衣边均镶有约半寸宽且以五彩丝线绣上各种图案的花边,裤脚大都用约一寸宽的异色布镶边。花苗女子的衣服分为“姑定”和“姑滚”(苗语)两种。“姑定”一般在衣领、襟边、衣摆镶有各色丝线自绣的各种图案。在婚嫁的日子里,新婚女子和伴娘通常以这种衣服作为礼服。“姑滚”分为两种:青年女子一般在衣领、襟边用三条均用3厘米宽的其它颜色布条为镶边,而年长的妇女大都为两条,其中一条宽约2厘米,一条约为4厘米。其颜色搭配是:青衣镶蓝边,蓝边镶黑边。花苗妇女还系绣花胸围,腰束手绣的艳丽的花腰带,发髻盘于脑后,插银梳、银簪、银花,包花帕或丝帕。花苗女子的头帕为用棉纱自制的黑白相间的花格布帕,脚穿绣花鞋,姑娘多把缠着红头绳的长辫盘于头上,而妇女挽髻,外包底白黑方格头帕。花苗包头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头帕包在头发上而缠着红毛线的长辫盘在头帕的外面,花苗故娘大都如此打扮,例如通道县锅冲乡和黎平县德顺乡龙安村、黄柏屯的花苗就这样;另一种则相反,把头帕包于长辫外,如黎平县德顺乡倘扒村天堂组就如此。花苗的发式还有已婚与未婚的区别:已婚且已生育者将头发打发髻置于后脑;已婚但未生育者和未婚者将头发打成长花辫从右往左盘于头上,不同的是已婚的妇女的毛线长辫缠在方格帕的外面,而未婚女性则是毛线长辫包在花格头帕里,如德顺乡天堂寨的花苗即如此.另外所包的头帕均留下尺许长,有的把其披于肩后,有的将其披于左胸前当地人一般从服饰上就能辨别出谁是侗族、草苗、花苗。在服饰的长短上,花苗的上衣较短,一般衣长只及臀部;草苗则长至膝盖;而侗族的上衣最短。在服饰的颜色上,花苗的最为鲜艳花哨;草苗的则多为黑色跟咖啡色;而侗族的大多为黑褐色。在服饰的饰品上,花苗的最为繁多,有花腰带,银胸配,银链子,并且衣襟、袖中和袖口均有彩丝线绣和花带;草苗的衣服在袖口的3-5厘米处有2或4层的飘带,腰也系花腰带;当地侗族的衣服一般没有什么装饰。

    三、花苗的恋爱、婚姻。
   花苗男女恋爱一般由亲戚引荐日子,大都是白天在山坡上唱歌,以唱歌的方式来培养感情从而达到男女双方的相互了解和增进感情,最后走上结婚的道路。花苗青年男女唱的大都是汉歌,奇怪的是在以前花苗女子并不会讲汉话但都会唱汉歌。正月花苗青年到女方家吃油茶,男的要是唱不赢,女的就不给油茶吃;而女的虽不会讲汉话,但却能连唱两三晚的汉歌。他们所唱的歌为7言4句,在唱歌中也夹杂着一些白话。
   花苗的婚姻有两种:一种是自由婚姻;另一种是“说媒”婚姻。自由婚指的是男女经过在花园的自由恋爱而形成的婚姻,其实自由婚后来也要走请人去认亲的过程;说媒婚姻指的是男女双方经媒人的介绍而形成的婚姻,男女双方事前并未经过自由恋爱的阶段。
   (一)自由婚。
   自由婚包括约会、送篮子、认亲、讨酒、看日子和接亲六个过程。
   1、约会。
   男青年身着新装(以下均称后生)前往女青年(以下均称姑娘)所在的团寨的花园上。所谓“花园”指团寨附近山上,大家认定的男女青年谈情说爱和约会的地方,有的也称为赶歌场或者歌会。约会一般在白天进行。后生们到花园后,就打“吆喝”和吹木叶表示已来到花园,等待姑娘们的到来。姑娘闻声后便着盛装款款来到花园附近,同样以打“吆喝”和吹木叶回应。这时后生们就以歌声试探对方,姑娘们也以歌声相对:
   后生:吆喝声,       不知吆喝喊哪人;
         要是有心拢来坐,若是无心莫作声。
   姑娘:郎在高坡娘在冲,娘想上来路不通;
         娘想上来路又远,好似云南隔广东。
   伴着歌声,姑娘们来到花园。这时后生们唱起歌向姑娘打招呼:
         三月初三火烧山,火是烧山没烧岩;
         放心大胆拢来坐,再不穷气过姣来。
   姑娘:想是想来不好来,身上无衣脚无鞋;
         身上无衣不好看,脚下无鞋不好来。
         ……
   男唱女答,你往我来,天已晚,约会时间很快过去,虽然是初次约会,但大家已达到互相了解的目的。
   2、送篮子。
   送篮子为花苗青年男女在情投意合时彼此交换的把凭即定情信物。时间一般在再次约会后的一两日内。令人惊讶的是花苗在送篮子之前是由男方先编细草鞋送给女方作为定情信物。而侗族(天柱、锦屏、剑河、三穗四县交界处的北侗地区)则刚好相反,是女方先送细草鞋给男方(第一次约会确立恋爱关系后)。细草鞋(再次约会时男送女)—花带---布鞋(送篮子时)—银手镯或衣服(男女双方决定共结连理时),这是花苗青年男女谈情说爱时女方送给男方爱情信物的路线图(除细草鞋外)。这与北侗青年男女恋爱时女方送给男方的定情物的路线图何其相似乃尔:手巾(初相会时)---花带(男女确定情人关系时,花带---爱情的纽带)---草鞋---布鞋---银手镯或贵重衣服(男女一定终身时)。
   第一次会面时在男方的再三邀请下,女方才半推半就地同意下次约会的时间。此时后生们为了让姑娘们表示诚意,向姑娘提出了拿把凭(信物)的要求,女方同时也向男方提出要把凭的要求,这样双方交换了下次会面的把凭。
姑娘们一边用歌推辞,一边在暗地里选择自己送把凭的对象。后生们接过姑娘的把凭后,唱歌表示谢意。这时天已晚,分散的时候来到了。在男女双方依依惜别时,接着唱起了分离歌:
   分离了,       手拿葛麻路头载。
   劝良要学葛麻样,葛麻牵去又牵来。
   后生们一边唱分离歌,一边牵着姑娘的手慢步离开花园。大家唱着难分难舍的分离歌回家,彼此期待盼着下一次约会的到来。
   再次约会时,男女青年唱起了相思苦之歌。当女方听明男方爱情延续下去的心意后,即唱起了十连“缠歌”,表示愿意与对方共结连理的决心:
   一字连,       我俩要结六十年,
   我俩要结同到老,同同到老心才甜。
   二字连,       青藤要把古树缠,
   青藤要缠老古树,我俩要缠六十年。
   三字连,       初三望着月半边,
   初三望到半边月,要到十五才团圆。
   四字连,       望着嫩秧下了田,
   望靠嫩秧吃白饭,望靠你郎六十年。
   五字连,       五月龙船下大江,
   娘坐船头郎坐尾,船头只望船尾郎。
   六字连,       好口深塘水又深,
   万丈深塘见登底,点火难见姣的心。
   七字连,       河上修了一部桥,
   河上修了桥一部,扯手同过洛阳桥。
   八字连,       寺院修在普陀山,
   同去寺中烧香纸,同挂功果结姻缘。
   九字连,       望靠你郎半边天,
   别个连娘都没想,一心想郎六十年。
   十字连,       娘是真心要来连,
   娘是真心要来连,只望你郎结团圆。
   男方听到女方表示真意后,进一步向姑娘提出结连理的要求。
   经过数回合的约会之后,姑娘以花带、银手镯、衣服等物品送给后生作把凭,并以歌交待男方。
   3、认亲。
   当男女双方决定结成连理后,都会告诉各自父母。男方就会请媒人(女方寨子中一德高望重的女性长辈)告诉女方父母,征求其意见。待女方父母同意后,男方家里便选好认亲的日子,由男方父亲邀约一位本房族中能说会道的人,并备好酒菜,鸣炮上女方家认亲。女方家就要“开房族”,请房族的人来吃饭,行认亲礼。认亲的礼品一般为肉、酒、粉条、糖、粑粑和米花等。其中米花为男方必须要带去的认亲礼品,因为米花和粑粑是烧油茶时必须的东西,还要为每一个房族各备一份。女方房族人吃过酒后,都要先后请认亲客吃饭,认亲客则由女方的父亲陪同到每家房族去吃饭和喝油茶。要是男方赶时间的话,便由女方的众房族共同请认亲客吃一顿也可。这样,这门亲事就算定下了。此外,在过去,认亲时还需一两个大洋。
   4、讨酒,看日子。
   讨酒实际上指的是男方去女方家商量办喜酒要“八字”的一种仪式。阴历九月九日重阳节为约定俗成的讨酒日子。这天,男方父亲也同认亲一样,备好礼物邀约本房族中一位能说会道的人为伴,带着礼物(肉、酒、粉条、糖、粑粑和米花。)鸣炮来到女方家。女方同样要“开房族”请房族的人吃饭,一般是一户一人。席间,待酒过三巡后,男方父亲或者同去的族人,就会以说盘的形式(一半为客话,一半为苗话)当着整个女方房族的面,提出结婚办喜酒的请求:
说的部分: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制女男,制有一男配一女,制有一女配一男。一男一女通天下,一夫一马通朝廷。今天,不落张家,不进李门,落在贵府上。谢谢你们看得起,得你令爱配我*姓之子。到这里惊动你亲爷亲娘,谢谢你金房银族开金口,露银牙,劝他老人家把这桩喜事办了我俩两边也得个落心(肠)。
   女方房族的人听罢,就说“我们喝酒、喝酒了再说”,“我们喝酒、喝酒了再说”实为女方房族的推脱之辞,实为这事你两亲家去商量便是了。酒后,房族都要依次轮流请两位讨酒客吃饭。吃完房族的饭后,就进行发“八字“的的仪式。女方家便在堂屋里摆上桌子,放上讨酒客带来的红纸、笔墨,并在神龛上烧香点烛,请房族中一位家庭人财较旺的老者写“八字”。将女方出身的年、月、日、时以庚甲写成八个字竖写在红纸中间,两边写上“配就鸳鸯山坚海固,结成鸾凤地久天长”的吉语。然后将“八字”平端于胸前,念说吉语。而讨酒客则双手接过,谢过亲家就回家了。回家后则用男女双方的“八字”去看好新人过门的日子并通知女方,两边就开始着手准备婚事,等待着良辰吉日的到来。
   5、接亲。
   男女双方婚事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过门成亲的吉日来临了。
   按照花苗的习俗,新郎去接亲时的礼品为盐12斤,泡茶若干,茶叶1包,米1小包,黄豆1袋,草烟2把。盐为娘家办酒而用。泡茶、茶叶、米是烧油茶的必须品。黄豆和烟叶为6亲客到新娘家后作为散给众房族之用。同时两盏上满油的油灯和礼品一起装在一对竹篓里。
   接亲客为6人,俗成6亲客。其中4人为长者,年轻后生2人为伴郎。6亲客临行前,郎家会在堂屋中摆上一桌较为简单的酒菜,请6 亲客喝酒,此酒为“上马酒”,寓意为上马出发前的一杯送行酒。酒过三巡,6亲客离席时边唱歌边走出堂屋门往接亲的路上走去。
   来到新娘家门前,不鸣炮而以歌声表示接亲客的到来:
   来到娘门抬头望,芙蓉满山藕满塘;
   好的文章成了路,扬州来了花鼓郎。
   歌毕,6亲客将会受到最为尊重的礼遇。打过招呼,落座后姑娘们就打来洗脸水,接着就吃甜酒—吃茶—敬烟,房族中有专人在作陪聊天。此时,晚宴的准备工作已就绪,堂屋里数张八仙桌一字排开,摆成长桌宴席。6亲客被请到正席座位上落座,众房族在对面和两侧作陪。晚宴开始了,由房族中的长者端杯邀众亲饮酒,众房族随声附和。酒过三巡,房族中的歌师便起头领唱一支歌,完后便互相对起歌来,吉言佳话都用歌声表达。

主人:多年莫把歌来唱,放在高楼莫成行,
今日闲何唱一支,也唱一支闹娘房。

客人:听娘唱歌郎也唱,听风吹来木叶弹,      

凉伞半天接细雨,粗歌结成细歌玩。
对歌当中,主家会假意装着不知为何家中来了这多客人,而六亲客则表示来此接亲,是新郎家多年的心愿:
   主人:昨日我娘去打菜,忘记反手关了房,
         点火不知哪路走,何时打落一园郎。
   客人:云南下来一条路,一条大路到娘房,
         几十年前就想起,要来投你做爷娘。
   经无数回合的对歌,主家方表示对六亲客的应承,并表示怠慢,而六亲客则表示落心,拜问爷娘。
   主人:千里姻缘来得远,阳雀催春路来长,
         张飞行山借路过,不过是条轻慢郎。
   客人:是水流来归了海,是鸟飞来归了林,
         两手捞衣下了马,堂前空手拜爷娘。
   晚饭结束时,房族的人便打来洗脸水请六亲客洗面。待稍作休息后,众房族就请六亲客到各家吃油茶,一般是房族各家都要走到,六亲客当晚是没有时间上床睡觉的。走过整个房族后,已是凌晨了。娘家也已经做好了开夜餐的准备,席间除六亲客中的四位长者在唱歌外,两位伴郎还要去向众房族的人和客亲散豆子和烟。散豆子和烟是一种男女青年打闹逗趣的场合,在散豆子和烟的过程中,众人往往以各种荤话来逗乐两位伴郎,引起大家哄堂大笑。就餐时若“时辰”一到,六亲客就马上离席把新娘及陪伴接走生怕误过“时辰”,所以,花苗通常就把这顿酒称为“上马酒”。在吃上马酒时,六亲客还要向娘家众房族讨陪花(伴娘)。按照习俗,新娘在过门时,必须有两位姑娘陪伴。这两位伴娘是娘家通过挑选出来的,要求是人才姣美,热情大方,口才出众,能够应对到新郎家后各种繁杂礼仪的姑娘。初次做伴娘的姑娘还要请师傅作专门的培训。所以六亲客向房族讨陪花,这是对众房族的一种尊重。
   客人:仙马飞那云中过,打落番桃洞内来,
         拜上王公又王母,郎是要来接花台。
   主人:王公放下千斤令,陪花两朵交把郎,
         初出茅庐会世上,拜上六人多耐烦。
   这时,主家叫来两位陪花(伴娘)姑娘,站到六亲客中的两位伴郎面前,桌上摆上两杯酒,杯上摆上一双竹筷子。然后由一位房族中的长者交待伴郎,“两位伴郎,我们这两位姑娘年轻肚嫩,不懂礼仪,去到贵府,还得你们多多担待。如两位能担起这副担子,请把这两杯酒干了”。两位伴郎立即回答:“请老人家放心,一担我们担,一头我们扛”,随即把酒饮干。就算把陪花交给六亲客了,六亲客就唱陪花歌致谢:
         文龙求官得官做,打马游街闹忙忙,
         五色红旗配花马,锦上添花爱如郎。
         星星之火千斤重,烧了沉香几多行,
         兵马过道篱笆动,一里挂动十里娘。
   讨了陪花,六亲客还要接着讨真花(新娘)。
         太安时辰不离远,龙脉面催鸡面谈,
         郎身好似弓上箭,风吹红旗动忙忙。
         马在堂前配鞍子,船在江边扯蓬帆,
         包袱雨伞交把我,真花也要交把郎。
         养男登基管世界,养女登基跳龙塘,
         跳过龙塘成龙好,拜上爷娘放宽肠。
   这时,主家听到六亲讨真花的歌后,便唱起了叹息歌。主客一唱一合,更显生动:
   主人:养男登基管田地,养女登基丢爷娘,
         仔细心中打一想,刀割心头闷在肠。
   客人:皇帝公主招驸马,官家小姐要出房,
         自古女人离父母,车筒打水不单娘。
   主人:六月艰难同受苦,十月无衣同受寒,
         是我爷娘一块肉,如何分散我爷娘。
   客人:爷娘养女金样贵,排日拿来口中含,
         两手捧着口中宝,也是难怪我爷娘。
   随着歌声,时辰正到,六亲客结束叹息歌,唱歌起身离席:
         选定好时配好日,好时好日我郎来,
         是我爷娘维护我,劳心劳力因为郎。
         难为爷娘心挂念,时辰到了莫留郎,
         郎去云南回身转,慢来奉看我爷娘。
        时到了,       堂前先拜太上皇,
        拜了十二单四拜,太上公公多耐烦。
        时到了,       时辰到了急忙忙,
        先拜爷娘十二拜,拜上爷娘放宽肠。
        ……。
   在此前,主人家已请房族中人财周全的长者,把六亲客带去的两盏油灯点着了并放在了神龛上,歌唱到这里,他就主动把油灯递给六亲客的头客,随着,六亲客唱着答谢歌,提着点亮的油灯,跨出堂屋门,新娘则由其兄弟背出家门,六亲客拥着新娘和伴娘离开娘家往新郎家的路上走去。
   6、送担子。
   新娘到新郎家后,一般住二晚到三晚,因为花苗有不落夫家的习俗,不和新郎同居,吃、住都由伴娘和二位小姑陪着。新郎家于新娘进门的当晚或第二天早上办酒,还有房族酒和客亲酒都吃过后,就由包括新郎在内的六亲客,送新娘回家,郎家还要将新娘家办酒的酒菜和120斤粑粑,分为六副担子担去,所以花苗还通常把送新娘回门称为“送担子”。而新娘家嫁女的喜宴是在男家送来担子后方举行。除了房族、亲戚、朋友以外,寨中的所有姑娘都来参加,席间,新娘家会给每人分发给二个粑粑,所以姑娘们称这餐酒宴为“吃粑粑”。在酒宴中,主客双主对歌,郎家的六亲客还要以歌将新娘与伴娘(真花及陪花)交给父母和从房。而在同伴的陪同下,向岳父、岳母、舅爷人家、姑爷、房族中的老者敬酒,表示敬意和致谢。
   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花苗送担时送的礼品为:2斤肉、120斤粑粑、米酒20-30斤,还有一包黄豆和仅表意思的菜叶、草烟。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现在这种礼节已基本汉化,除要负担女方办酒的全部费用外,还要送上数千甚至上万的礼金,以作女方家购置打发女孩的陪嫁物品费用。
   7、不落夫家。
   婚礼过后,新娘一直住在娘家,到婚后的第二年2月2日新郎派两个年长妇女去接新娘到家里住两、三晚,还是不同居。待到插秧和打谷子时才去把新娘接来住上七、八天,才同居。第二年以后由新郎自己去接。新婚的前几年,新娘一年只来夫家住几次,大部分时间住在娘家。往往要等到怀孕生了小孩以后才来丈夫家长住。这种新婚“不落夫家”是花苗特有的习俗。婚后无小孩之前男女都可以去花园(男女对情歌的地方)唱歌,女的生了孩子后就不能再去花园对歌了,也不扎辫子改为盘发髻了,而男的仍然可以到花园去玩。
   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花苗通婚圈很小,只与花苗通婚,与60苗、40苗、外部苗通婚的很少,不和侗族、汉族以外的民族通婚。五十年代以后开始有了跟其它民族通婚的现象,但也是极少的,到了改革开放以后花苗与外族通婚就较为普遍了。60苗、40苗分上、中、下三个阶层婚,各阶层间是不能通婚的。而花苗不分上、中、下层婚,只有同姓不能结婚的限制。
   8、离婚。
   婚后,双方若因感情不和等原因要离婚时,则须请本寨的寨老来解决。寨老则根据本寨的乡规民约来进行调解,与此同时男方还要请房族的人吃饭。过去,若是男方不要女方,则要付给女方45两(大洋);若是女方不要男方,那么女方就付给男方33两。另外在我们对德顺乡天堂寨的花苗进行调查时,还发现那里的青年男女在未婚前有“试婚”的现象。待结婚以后,若是女方不孕或是男方不要女方,可以请寨老进行调解。调解协商好以后,女方在还没有进娘家大门前,一旦走出男方的家门口,若被哪个男的相中,一经女方同意即可以马上改嫁,即使是被前夫本寨的人相中女方仍然可以再次嫁人。
   (二)说谋婚姻。
   所谓说媒姻,较之自由婚姻不同的是没有通过后生、姑娘的约会、送篮子等恋爱过程,而是通过媒人从中说合而成的婚姻。在男方父母和年青后生相中某一姑娘后,请一媒人到姑娘家首先向其父母表示求婚之意。其父母同意后,就会证求其姑娘的意见,一旦取得姑娘的同意,其父母就会把他们的意思转告媒人,再由媒人转达男方的父母及后生本人。也有少数的是其父母同意后,不管其姑娘的意见如何,都会把婚事应允下来,这就是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媒人说合以后,和自由婚姻一样,则要通过认亲讨酒、送日子、接亲、送担子等程序,方把婚事办妥。在接亲办酒时,还要行“谢媒”礼。即用一篮子盛上酒肉、糖果、糍粑、泡茶等礼品,放鞭炮送到媒人家,以表示对媒人的谢意。
   

四、花苗的丧葬。
   花苗的老人去世后,族人就近请一地理先生选定一良辰吉日进行开悼,俗称—“开悼日”,并通知亲友前来祭奠。地理先生根据老人的“生辰八字”选定一最佳时辰,于“开悼日”的次日(一般在凌晨4、5点左右)将棺材抬出家,俗称—“出柩”。午饭过后,将老人抬至坡上落土安葬。途中,要作片刻休息,其间,“老外家”(指抬棺材的人,由16人组成两班,每班8人)们依次念出老人女婿们的姓名,要求他们将香烟放到棺材上,作为“老外家”和厨房帮工的辛苦烟。另外,妇女们还向送行的人散发糯米团和腌鱼、腌肉。在办丧事期间从老人去世起到送老人登山落土前,孝子要“吃斋”(只吃素,不吃晕,一般吃豆腐);老人登山后的晚上,孝子用鱼或猪肝小肠之类进行“开斋”,之后就什么都可以吃了。老人登山后三日内不准洗衣物,七日内孝子也不准用钱,以表孝心。在办丧事中,孝子要先后两次跪地以酒孝敬 “老外家”,一次是“老外家”将老人抬至山上时,另一次是送老人登山后的晚宴上,以表示对他们的谢意。同时,在早晚开席前主人家都要先在堂屋设一张专席,供“老外家”专用,只有在“老外家”用饭后其他人才能使用,以表示对其的尊重和感谢。送葬人员送葬回来的第一件事,要在门口事先准备好的茶盆里洗手,以消除晦气。另外就是封棺的时候,逝者的家属都要避免与死者正面接触,以免逝者的阴气传给阳气低的生者。
   

五、花苗的风俗习惯和禁忌。
   (一)花苗的风俗习惯。
   在饮食方面腌鱼、腌肉是花苗同胞的四季菜,也是用来招待宾客的美味佳肴。他们把新鲜的鱼和肉切块或者整块撒上盐巴,再辅以佐料和辣椒后腌渍数日,再放进坛子里再用塑胶纸密封坛口,再在坛沿里加上清水,最后盖上坛盖,一段时日后,腌鱼、腌肉便可食用了。
花苗每天早上都有吃油茶的习惯,油茶的吃法也很讲究。先把糯米蒸熟晾干,然后用油炸成米花待用。这时,将茶叶在锅中炒香,加入清水,再加入糍粑块,盐煮沸后,再撒上炸米花、炒花生、葱花,这样,一锅香脆的油茶便做成了。此时,趁热吃下,既好吃又有营养又解馋又提神。
花苗的节日从正月起依次有:春节、元宵节、二月二、三月三、四月初八、五月初五、六月初六、七月十四、八月十五、九月初九,十月至十二月没有节日。花苗的三月三跟七月十四还保留着自己民族独有的特点,这是与其他民族不同的地方。通道县锅冲乡花苗过三月三实际上就是我们所说的清明节。他们用来祭祀的粑粑很有特点,其制作过程是把籼米面和糯米面混在一起,再添加上甜藤汁、艾菜泥,再掺水搅拌揉合为湿面后,发酵十五分钟左右,然后捏成长方状再用棕粑叶包好,放入蒸锅里蒸熟即成,其天然的草绿色和纯正的植物甜味,令人吃欲大开。此外也可将其放在油锅里煎成圆形粑粑,也特香甜软绵。花苗的七月十四(鬼节)要过三天即十五的前三天,而其他民族大都只过一天。
   (二)花苗的禁忌。
   出行方面花苗有“七不出,八不归,九日出门空手回”的忌讳,即逢农历初七、十七、二十七不宜出门;逢农历初八、十八、二十八不宜回家;逢农历初九、十九、二十九不宜做生意求财。在婚嫁和迁居方面还有“初一出嫁主再嫁,十五移徙人财伤”,意思就是初一出嫁女方一定要改嫁,十五迁居人财两伤。花苗在外出做事出门时,最忌讳看到妇女梳头和孕妇等一些不吉利的事,所以都会选择在天还未亮或天刚朦朦亮时出门,避免遇见此类事情。另外花苗也忌讳农历二十四到医院探望病人。
   六、花苗的民歌。
   草苗和花苗被称为“说侗话唱汉歌”的民族,这种说法其实是片面的,他们对其并不是很了解。其实花苗既唱汉语歌,又唱民族语歌,但以唱汉语歌为多。其所唱的歌跟当地的汉歌和侗歌从形式到内容都有不同,就是其歌中的侗语和汉语也和当地侗语、汉语也有一些明显的差别。
   (一)从语言方面来看,在花苗民歌中既有汉语歌,也有本民族语歌。汉语歌虽然是用当地的西南官话唱的,但其某些读音却与当地不同,如把当地的ong韵母读为eng韵母:(龙)long 读为leng、(东)dong 读为deng 等。在花苗的民歌中也有一部分本民族语歌,其所说的侗语中也有不少来自北侗的词汇,如桌子daic-xongc 肝semp-dabl 肚dus-long猴leil-munh 土ens-namh 黄牛duc-senc 鱼gal-bal 等。
   下面是花苗的汉语歌:
  (1)千里姻缘来得远,阳雀催春路来长;
       张飞行山借路过,莫个是条轻慢郎。
  (2)文龙求官得官做,打马游街闹忙忙;
       五色红旗配花马,锦上添花爱如郎。
       星星之火千斤重,烧了沉香几多行;
       兵马过道篱笆动,一里挂动十里娘。
  (3)风棚起在当风坳,凉亭起在大路旁;
       穿红挂彩来路客,借落风棚歇下凉。
  (4)男:想来高坡修条路,想来娘乡架步桥;
           架成桥来修成路,郎做蜜蜂远来朝。
       女:细笔写字蚊虫脚,砚池打水墨来磨;
           买田也要写张契,卖地也要写契约;
           没得契约田难管,无本无把靠不着。
   (5)主人:行岸过了几十站,行水过了几十塘;
            六人行把哪山过,哪人带路进娘房。
      客人:行岸过了四十站,行水过了十八塘;
            六人行把媒山过。媒公带路进娘房。
   (6)主人:一人担水满了桶,众人打菜不满篮;
            六人长袖多遮盖,回家传好莫传扬。
      客人:郎来六人六匹马,踩烂娘家好多塘;
            先拜左丞和右相,后拜祖宗老龙王。
   下面是花苗的民族语歌:
   (1)男:samp benl gueec dongs dal dus yav ,
    三天不见眼都红
    Bix gangs yav jengl gueec dongs nyac。
    别讲这样久不见你
    女:geis yox benl naih nemx xonv qak ,
    不知天这水转上
    Nemx xonv qak nyal dongs jaix nyac 。
    水转上河见哥你
   (2)男:nemx nyal kuip luih yuv maoh jonv ,
    水河流下要它转
    Bix weex gueec jonv geis gonh lenc 。
    别做不转不愿转后
    女:yaoc bov jaix nyac bix jav gangs ,
    我告哥你别那样讲
    Nyac dus yav gangs geis lail yaoc 。
    你都那样讲不好我
   (3) xangv lis nangl ,
    想得很
    Kgaox sais lios liangs benx xangvnyac 。
    内肠很想你
    Ngeec lis jengv yanc lis jengv xaih ,
   不得共家得共寨
   Jengv jiuc liangc kgail sais yasbiingc 。
   共条梁堺肠也平
   (二)花苗民歌的种类。
   从内容上来看花苗的民歌分为:情歌、酒歌、迎客歌、婚礼歌等。
   情歌:女:跟郎断,       手拿花带断两头;
             娘拿一头拿到老,郎拿一头拿登头。
         男:跟娘断,       手拿铜钱破两边,
             手拿铜钱两边破,哪人反悔死他先。
   酒歌:主人:三月不听阳雀叫,文书不通娘内房;
               金鸡行到金街路,螃海不钻无缝岩。
         客人:三间堂屋定了磉,木下江河成了行;
               千种百样交父母,吃也落心坐落肠。
   约会歌:跟姣花园正好连,日头洋洋落西山;
           郎是路远要回去,断个日子下回玩。
   叹息歌:主人:养男登基管天地,养女登基丢爷娘;
                 仔细心中打一想,刀割心头闷在肠;
           客人:皇帝公主配驸马,官家小姐要出房。
           自古女人离父母,车筒打水莫单娘。
   接客歌:酉时天间天夜了,银灯点火过街凉;
           打开朝门打一望,拨开乌云见太阳。
  分离歌:分离了,        手拿葛麻路头栽。
           劝良要学葛麻样,葛麻牵去又牵来。
   (三)花苗民歌的韵律。
   从每首歌的行数(句数)和每行的字数(音节)来看,花苗的民歌大体上有七言(字)两句体、七言四句体和七言八句体,但也有七言三句体的。
   从押韵上看,花苗民歌基本上是押脚韵,并且大都是2、4句相押韵。例如,在上文引用的酒歌:脚韵就是2、4句中的“塘”和“房”,押的是“ang”韵;在上文引用的陪花歌中:脚韵就是2、4句中的“忙”和“郎”,押的也是“ang”韵;在上文引用的答谢歌中:脚韵就是2、4句的“边”和“先”,押的是“ian”韵;在上文引用的离歌中:脚韵就是2、4句的“乡”和“箱”,押的是“iang”韵。
   从平仄方面来看,花苗民歌几乎都是押的平声韵,其中尤以阳平韵为多,阴平韵要少一些,上声韵、去声韵及入声韵似乎未看到。因此,虽然其所唱的歌要么用汉语,要么用侗语,但从形式方面来看花苗民歌和汉族民歌及侗族民歌都不完全相同,它也有自己民族的形式特色。
   

七、花苗的语言。
   花苗和草苗都被外人称为“说侗话唱汉歌”的民族,但花苗和草苗却说他们说的是“苗话”而不是“侗话”。应该说花苗和草苗说的的确是侗话,和当地通道侗话、三江侗话、黎平侗话大同小异。他们和当地侗族各用自己的民族语进行交流毫无问题,但互相也能从对方说的话中判断出谁是侗族、花苗、草苗。这说明他们说的话是有一些差别的,但细微的差别并不能说明它们是两种不同的语言。民族的归属感和对自己民族的感情,对民族成分的认定是最为重要的。从花苗和草苗对苗族的认同感来看,他们的苗族成分是毫无疑问的。
   从语言系统来看,花苗话跟当地侗语也是大同小异的:(一)在语音方面:(这里以通道陇城longl xenc侗语跟通道肯溪kenx qik花苗话进行对比)
   1、二者的声母几乎完全相同,肯溪仅比陇城多两个小舌声母kg- gk-而已:
雹子里前歌人响找和
   肯溪 kgux kgaox kgunv kgal kgenc gkongs gkedlgkenk
   陇城 ux aox unv al nyenc ongs youp yenk
   2、韵母方面二者完全相同。
   3、声调方面,二者都有8个声调,仅调值及声调的分化略有不同。具体情形如下:
  调类1 1‘ 2 3 3‘ 4 5 5‘ 6
   侗文声调 l p c s t x v k h
   肯溪调值 55 24 22 33 13 31 45 45 42
   陇城调值 55 55/35 22 33 33 31 53 453 33
   (二)肯溪花苗话和通道侗语在词汇方面也是大同小异。据我们调查在800个左右的基本词汇中,二者不用同源的词只为70个左右,相同率在90%以上。在侗语内部,侗语南北两大方言间词汇的相同率只有70%左右;在侗语南部方言内各土语间的相同率为90%左右;在北部方言的各土语间的相同率为80%左右。所以说,花苗和陇城侗话的相同率是很高的。
   花苗话和陇城侗语不同源的词如下:

肯溪陇城三门塘肯溪陇城三门塘
山冲:haoc jemh haoc 鬼师:xeip xangh xeip
山坳:gkiuk kwengv gkiuk 柱子:saol dungh tsaol
泥土:ens magx ens 帽子:meuh emx meuh
日子:benl maenl benl 碗:duix guangs duix
黄牛:duc senc duc(秀洞) 陶罐:toup bingc toup
猴:leil munh leil 桌子:daic xongc daic
毛:bieml bienl bieml 床:doiv xangc doiv
口:mokl ebl muv 篮子:kingk mungl kingk
背:kgems laic kgems 弓:jeenv nas zeenv
肚:dus longc dus 碓:gaeml doiv geml
脚后跟:joux xongl joux 坟墓:moh wenc moh
鼻涕:biec mukx ngux 脓:nagx xogx nax(秀洞)
屁:sengk kgex dedl sengk ex(秀洞) 药:meix ems meix
祖母:wol(锅冲) sax wol(高坝) 瘦肉:jenl naol zenl
姐:baos jaix baos(秀洞) 盐:baoc yimc baoc
后生:yex nyix yex 话:songp leix songp
情人:neix yek juh neixyek(高坝)断 : dengx duv dengx
是:xix jingv xih 脆:saos yimp zaot
怕:kop yaos kop 清:liup tingp liup
咳:has laoc kouv houc hac laox(秀洞) 钝 : kgac debt kgac
骂:kgav jods kgav 近:pieik jaenx pieik
坐:nyaoh suiv nyaoh 暖:daos saos daos
躲:jaemc lebl jemc 饿:biegs jags bies
找:gkedl youp gkedl 腻:winl nyil weenp
揩:beh aemv beh 坏:hek yax hek
丢:kgiuh lieux kgiuh 嫩:yex nyix yex(秀洞)
搓(绳):sap tat sap 瘦: kgangx wuml wemp
剪:sins guenl sins 聪明:gkius guaip gkius
跪:quit jogs quis 个(人):bul mungx boul
蒸:saos meip zaos 咱们: jaol daol jaol
谢:kais liev gkais 别人:neep eep neep
直:diuc saengc diuc 不 : ngeec eec ngeec
扁:biangs bies bies 和:gkenk yenk kgonp
窄:jegs togl zes 祖公:kguv ongs uv(高坝)
吃:jil janl jel

   从上面花苗话和南部侗语不同源的近70个词中,我们可看出,出了个别的词外,绝大部分都是同北侗天柱三门塘或锦屏秀洞是同源的。三门塘和秀洞均与湖南靖州的三秋一带接壤,现居住在这一带的苗族大都能操苗语、侗语两种语言。而现居住在三省坡地区的草苗、花苗大都于明末清初从靖州三秋一带先后迁来的。在三省坡一带,侗族是原住民族,为强势民族,花苗和草苗是后来民族,四百余年来在侗族和侗语的强势影响下,草苗和花苗的民族语言渐渐消失了,转而借用了侗语,但现在其语言中仍留下了北侗的一部分词汇。所以,现在花苗的语言基本同当地的通道侗话、三江侗话和黎平侗话相同,然而在其语言中仍然留有北侗的一些词汇底层,这是草苗和花苗认为自己的语言是“苗话”的原因。从草苗话和花苗话的北侗词汇底层中,也可以证明他们的确是从靖州三秋(samp siup)一带迁徙来的。
   另外,根据笔者对通道大高坪、三江高宇、黎平起凡三地草苗话和肯溪花苗话的调查,发现草苗话和花苗话的语音相当一致,只有花苗多一个f-声母和大高坪无小舌声母kg-,kg-而:
大高坪起凡高宇肯溪
右、花: wap wap wap fap
血: kads gkads gkads gkads
人 : genc kgenc kgenckgenc
   在词汇方面,各地草苗和花苗都说二者只有一个词“不(没)”不同,但据笔者调查二者不同的,除“不(没)”不同外,还有:
大高坪起凡高宇肯溪
山冲: jemh jemh guis haoc
柱子: dongh dungh dungh saol
花、右: wap wap wap fap
祖公: gengs gengs gengs kguv
坐: suiv suiv suiv nyaoh
丢: liuv liuv liuv kgiuh
坏: waih waih hek hek
脆: yimp yimp yimp saos
扁: biees biees biees biangs
不(没): kueec gueec gueecngeec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